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九章 别扭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说到做到,不管刘雅静怎么劝怎么哄,就是滴酒不沾,就着口味偏辣的菜饱饱地吃了两大碗米饭,最后喝了点鲜榨的椰子汁,午饭吃得相当心满意足。苏糖皮肤好,酒后双颊升起一团酡红,似醉非醉地靠在秦风身上,两个人旁若无人地小声说着些悄悄话,然后时不时做点情侣间亲昵的小动作,看得唯一没喝高的胡爽同学相当腻歪。至于其他几个人,则是全都喝疯了。

    喝得最七仰八叉的人竟不是喝闷酒的黄震宇,而是人来疯的刘雅静。在桌上的菜才吃到一半的时候,之前上的那瓶红酒就已经空了,秦风于是又再叫了一瓶。第二瓶红酒上来,刘雅静差不多一个人就干掉了一半,张亮和谢子君两个人被她灌得眼神发直,黄震宇就更不用说,喝到最后舌头都大了,说话就跟八九十岁口齿漏风的老头老太似的,咕咕哝哝的,让人听不明白他在讲些什么。秦风倒也无所谓,任由他们瞎胡闹着。

    一顿饭吃了整整两个半小时,直到下午2点半过后,才总算散了席。

    走出小竹楼的时候,天色已经放晴了。

    阳光穿透薄薄的乌云,洒在小水坑上,叫整座园子显得格外清新和干净。

    秦风估摸着今晚大概非得在这儿过夜不可,就先去前台大厅找李如意要了房卡。

    三间房离得比较远,他和苏糖一间大床房,安排在客房部的顶楼。

    刘雅静三个女孩子是大间的三床房,在客房部5楼。

    黄震宇和张亮的双人床标准间,被排在了停车场对面的小楼——这幢楼原本是专门用来接待领导的司机的,不过今天没什么领导过来参观,房间就空出来不少。

    秦风把房卡分给喝得烂醉如泥的几个人,告诉他们待会儿4点下楼集合去蹦极。

    刘雅静眼神惺忪地接过房卡,笑着说道:“现在去蹦极,肯定吐一身。”

    “知道你还喝这么多,本来晚上要去泡温泉的呢!”苏糖多少有点埋怨刘雅静的意思。

    刘雅静一听就作委屈状,嗲声道:“难得高兴嘛!以后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和你们这样出来玩!”

    “别说这么多了,赶紧回去洗个澡,眯一会儿,不然等天黑了,又得耽误明天的时间。”秦风催促了一声。

    几个人这才散了场。

    黄震宇和张亮被服务员先领走。

    刘雅静三个小姑娘则跟着秦风,一路来到客房部大楼。

    上了电梯,刘雅静撒着酒疯不住地说苏糖命好,高中刚毕业就找了个好男人,哪像她们没人要,无意中一句话就搭上了谢子君和胡爽,搞得两个女孩子神色讪讪。

    好不容易等三个人出了电梯,秦风和苏糖不约而同轻舒一口气,然后转头相视,默契一笑。

    “早知道还不如我们两个人一起出来。”苏糖有点小后悔地说。

    秦风笑道:“两个人有两个人的好处,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如果我们真的两个人出来,你到时候又要想,早知道把他们也叫出来。”

    苏糖点了点头,又道:“黄震宇这个家伙,在学校里的时候还挺正常的,今天也不知道犯的哪门子毛病。还有雅静,喝得也太过分了,我以前都不知道她会这样……”

    “叮。”

    一声轻响,电梯门开了。

    秦风和苏糖出了电梯,左右看了看方向,然后秦风边走边对苏糖道:“你要学会理解和体谅他们的感受啊。以前你们这群人出来,黄震宇算是男生里面领头的,今天忽然被我抢了风头,肯定会心里不舒服……”

    “就是眼红嘛!”苏糖直接道。

    秦风笑着掰过她的肩膀,面对面看着她的眼睛道:“说话这么直接,真的好吗?”

    苏糖忽然向前一探身,在秦风的嘴上啄了一下,“好。”

    秦风顿时有种被逆推的感觉,然后又觉得哪里怪怪的,站在走廊里拥着苏糖看了半天,忽然灵光一现,问道:“阿蜜,你最近是不是又长高了?”

    苏糖做了个很伤秦风自尊的动作,伸手比划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旋即惊喜道:“我好像跟你一样高了啊!”

    秦风面露蛋疼的表情:“难怪前天去吃结婚酒的时候,我说你怎么比我高了那么多,原来不光只是高跟鞋的缘故……”

    “哎呀,你别这样愁眉苦脸的,我长得再高,还不是……”苏糖扭捏着,嘻嘻笑着抱住了秦风。

    秦风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走廊里有摄像头呢,成何体统。”

    “有什么关系……”苏糖嘴上虽这么说着,可还是赶紧松开秦风,四周打量着寻找。

    然后秦风慢吞吞又跟上来一句:“进了房间,可以随便你抱。”

    苏糖娇嗔着给了秦风一记粉拳。

    半分钟后,两个人找到了房间。

    房间采光不错,浑然不像走廊那样灯光暧昧。颜色统一的木质地板和木制家具,给人一种放松的居家感。房间面积不大,但摆设很清爽,完全没有逼仄感,一张大床摆在房间正中央,大得很让秦风想马上抱起苏糖在上面滚一滚。

    秦风随手把背包放在椅子上,然后走到阳台上,朝远处看了眼。

    阳台的位置正对着园子后方的大片经过人工修剪的丛林,并且刚好能看见蹦极台,视野极其开放。苏糖走到秦风身边,眺望一眼,叹道:“哇!景色真好!”

    秦风道:“以后咱们在海边买幢别墅,让你天天看。”

    苏糖转头问:“真的?”

    秦风面不改色:“吹牛逼的。”

    苏糖却道:“我相信你。”

    秦风看看她,苏糖又道:“老公,你一定可以的。”

    “行了,别搞得我跟小孩似的需要哄。”秦风笑了笑。

    苏糖嘟嘟嘴,说:“人家鼓励你嘛……”

    秦风抱住她,搂着她的腰,柔声道:“你昨晚上已经安慰得很彻底了。”

    苏糖立马羞红了脸,推开秦风往卫生间跑:“我先去洗个澡。”

    独自站在阳台上,心里各种胡思乱想了半天,秦风才回到了房间里。

    听着卫生间里传出的淅沥沥的水声,他恍然一笑,仰头躺在了床上。

    好快,一眨眼,重生回来居然快满2年了。

    按说照他上辈子的生活追求,现在他应该感到很满足了才对,可是这日子过得越好,他怎么反而越觉得有压力了。烤串店的生意要保障好,因为有那么多员工的福利待遇得指着他。下一步得想着该怎么挣更多的钱,因为他得为自己和苏糖未来的房子做打算。还有爸和妈还缺一辆过得去的代步车,少说又是一笔20万左右的开销。等上了大学,又要事业和学业两头兼顾,毕竟人家徐永佳那种大拿这么给面子,他总不能挂科相待,做人还是得将心比心嘛!更别提侯老板那边还正对自己虎视眈眈着,貌似给小猴子当家教应该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任务,想想小猴子的前任,可也是年纪轻轻就被侯老板排到座的强人……

    秦风揉了揉脑袋,浴室里的水声忽然一停。

    “秦风,帮我拿一下包里的内衣裤。”苏糖把卫生间打开一道门缝,“我忘了拿了。”

    “好,等一下。”秦风翻身坐起,走到椅子上,打开苏糖的背包,在里面翻了翻,然后翻出一条小小的鲜红色蕾丝小裤裤以及d杯之巨的红色内衣,嘴里嘟囔道,“我去,有备而来,准备榨干我啊……”

    隔着门,秦风把衣裤从门缝里给苏糖递进去。

    苏糖又在里头磨蹭了半天,才拿着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里面出来。

    她换上了酒店的浴袍,浑身香喷喷的。

    秦风上前抱住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笑道:“有种和小三出来开房的感觉。”

    苏糖道:“屁!你才是小三!”

    “说什么呢!你感找小三?”秦风抓住苏糖话里的漏洞,恶人先告状。

    苏糖气得在秦风怀里扭来扭去道:“讨厌啊!老是欺负我!”

    秦风被她扭得气血翻腾,连忙让她打住。

    苏糖见她裤子里突出来一大团,嗤嗤笑道:“看得到吃不到,馋死你。”

    秦风一边打开自己的包找内裤,一边道:“你有本事晚上别和我睡一张床,不然我一定摸得你欲仙欲死,到时候看谁先死。”说完,飞快地脱下身上的衣裤,朝苏糖扬了一下下巴,“我先进去用双手解决问题。”

    苏糖笑着把毛巾扔到了秦风身上。

    秦风洗澡的速度飞快,10分钟就解决了战斗,甚至顺便洗干净了自己和苏糖的换洗衣物——反正也就是贴身的那几件。

    把洗好的内衣裤挂上阳台,苏糖这妮子在秦风身边来了句:“你自己解决的效率挺高啊。”

    秦风直接一个公主抱把她抱起,然后走进房间扔在床上,整个人压了上去,表情装得恶狠狠道:“效率高不高,你不是最清楚么?”

    说着话,一只手已经从苏糖的睡袍下摆伸进去,轻轻捏住了那只一手难以掌握的大馒头。

    秦风才轻轻揉了两下,苏糖就赶紧握住他的手,眼里含着泪光似的,耳根发红,怯声道:“别摸了,人家受不了……”

    话刚说话,门铃忽然响起。

    秦风和苏糖赶紧分开,一个整理衣服,一个深呼吸两下。

    秦风好不容易把裤裆里的小二哥安抚下去,然后也套上一身浴袍,才走去开了门。

    门外头,胡爽和谢子君对着屋里探头探脑了一下,谢子君狭促地笑道:“这么慢才开门,你们两个在里面干嘛啊?有没有打扰到你们?”

    “还能干嘛啊,我刚刚洗完澡,还没穿衣服呢!”苏糖走到玄关前解释。

    谢子君和胡爽走进房间,打量了一下。

    胡爽道:“你们这个房间还有阳台啊!”然后马上发现了阳台上挂的东西,转头坏笑道,“你们两个,刚才该不是洗鸳鸯浴吧?”

    “你们脑子里怎么都尽想这些事啊?”苏糖被说得又脸上发红——虽然也不是没洗过……

    然而秦风就没这么脸皮薄,相反的,久经战阵的他相当不拿两个小姑娘当回事,正色回答道:“当然是鸳鸯浴,不然怎么能洗得这么快?”

    “瞎说什么呢!”苏糖轻拍秦风的胳膊。

    胡爽笑道:“阿蜜,你就别害臊了,你们两个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关系啊?”

    “就是,老夫老妻了啊!话说你们两个,背着我们谈恋爱差不多快2年了吧?”谢子君问道。

    苏糖想了想,却微笑着问秦风道:“有多久了?”

    秦风道:“1年3个月零13天。”

    “哇!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你这都能记得?”

    谢子君和胡爽惊呼起来。

    秦风微微一笑,心说哥特么随口编的你们也信……

    谢子君和胡爽直感慨秦风和苏糖还真是恩爱有加。

    说了几句废话,苏糖问两个人道:“雅静呢?”

    “睡着了。”谢子君道,“对了,刚才黄震宇打电话找雅静,说不想玩了,想回家。我接的电话,他就让我来跟你们说一声。”

    “黄震宇干嘛不直接打我们电话?”苏糖奇怪道。

    “没脸呗。”胡爽道,“刚才酒桌上说了那么多蠢话,他自己都觉得丢人了。”

    秦风笑道:“没事,想回去就回去吧,阿蜜,把他那500块钱还给他。”

    “嗯。”苏糖点点头,马上去掏钱包。

    谢子君却接着说道:“秦风,黄震宇还让我问你,这里有没有直接开回市区的车。”

    “我怎么知道,让他问前台啊!”秦风好笑道。 ,o

    谢子君道:“他说他问过前台了,前台说没有。”

    “秦风。”苏糖拿了钱,递给秦风。

    秦风接过钱,继续对谢子君道:“那就让他自己下山找车啊,难不成还想让我送他回去?”

    谢子君面露为难地点了点头:“他好像是这个意思……”

    秦风乐呵了,反问道:“子君,你觉得有可能吗?”

    谢子君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摇头。

    秦风笑了笑,说:“让他别想太多,不过真要想回去,我也不拦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