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八十章 蹦极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难得睡了个安稳的午觉,抱着苏糖在被窝里一觉眯到下午4点过后才醒过来,起床后精神颇佳。4点半左右,秦风挨个——其实也就打了两个电话,把同样睡午觉睡得不知昼夜的刘雅静和黄震宇两拨人叫醒。

    纯天然美的苏糖根本不需要化妆,随意地洗了把脸就跟秦风下了楼。倒是刘雅静和谢子君几个姑娘,对妆容很有追求,磨蹭了半天,最后下来的时候,黄震宇和张亮早就到了,坐在客房部大厅里等得眼睛都有点发直。

    黄震宇最终还是不得不选择了妥协,等待的过程中表情稍显尴尬,花了好久时间才能用比较正常的状态和秦风还有苏糖说话。秦风很会做人地闭口不提这件事,年轻人嘛,总有脑子发热、一时冲动的时候,往往一个心血来潮就会忘了形势,把自己抛到不可挽回的风口浪尖上。

    身为过来人,秦风觉得完全有必要给黄同学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最关键的是,如果酒店方面真的不愿意送黄震宇回家,那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他再亲自送黄震宇回去,要不然黄震宇如果在半道上出了什么意外,诸如被人贩子拐卖或者被传销组织诱骗之类的,他这个实际上的组织者,可是得担很大的责任的。就算良心上过得去,可谁也经不住日后黄同学的家属隔三差五地来家里闹不是?

    服了软的黄震宇明显变得少言寡语,倒也乐得秦风耳边安静。

    等不浓妆也不艳抹可确实是化了妆的刘雅静几个人下楼,一行人集结完毕,天色眼瞅着离月明星稀也不远了。

    秦风一个电话打给李如意,很快就有景区的工作人员过来,领着秦风他们往蹦极台去。

    这个点,蹦极台差不多已经没有什么客人。

    坐着下巴开了差不多七八分钟,秦风他们到了地方,客人果然只剩下零星的三两个。

    等那最后极为鬼哭狼嚎着陆续跳完,然后被人从谷底下拉回来重回地面,前后花了总共不到15分钟,平均每天5分钟,效率简直比跳楼还高。

    秦风他们很快就成为了今天的最后一批客人,被带上了跳台。

    整个蹦极台设计得很用心,台面是纯透明的钢化玻璃做的,从悬崖向外伸出大概5米左右,整个平台的面积估计有20个平方,距离底下那可以直接摔死恐龙的高度,约莫是100米。恐怕的人站在这上面,估计连站直的能耐都没有,就更别提跳下去。秦风不无恶意地想,这或许是景区为了删减客人数量所想出的一个办法——先让客人买门票,客人买了票后来这里一看,发现光站在上面就已经吓尿,然后现场反悔不跳,这岂不就省去了景区相当多的工作时间?

    “好吓人啊……”苏糖紧紧抱着秦风的手往台上走,情绪上却充满了亢奋。很有一种隔着窗户逗异形的感觉。

    秦风的内心其实是发虚的,身为一个惜命的人,他其实并不是很愿意参与类似的游戏。只是来都来了,他再怎么虚也不能表现出怂逼的一面,于是装作镇定,只说两个字以防声音颤抖:“淡定。”

    蹦极台上一次性不允许站太多人,想看热闹的刘雅静几个人被工作人员赶了下去。

    站在山风凌烈的蹦极台前,苏糖又怕又闹地抱着秦风打死都不愿把手松开。

    工作人员看得蛋疼,建议道:“要不你们俩绑一起跳吧?”

    秦风问道:“不会撞到头吗?”

    “你们两个不要把头贴得太紧,稍微撞到一下也不会太厉害的,这个加速度的方向是向下的。”工作人员为显专业,跟秦风扯了个物理概念。

    秦风想想也是,以往在视频里看到那么多老外绑在一起往下跳,也没听说过哪对情侣被撞出脑震荡。如果真能撞得两个人脑浆都出来,那特么以后殉个情岂不是太方便了?

    “行!”极端想法在脑子里饶了一圈,秦风一口就答应下来。

    蹦极台边,刘雅静几个人看着秦风和苏糖被裹在一起,话题很快跑偏。

    胡爽用既羡慕又调侃的口吻道:“绑那么紧,秦风爽死了啊……”

    谢子君笑道:“你当他们平时在家里抱得少啊,现在都睡一张床了!”

    张亮一脸神往:“我日啊……他们两个的关系,发展得也太神速了……”

    刘雅静道:“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两个去年很早就开始谈恋爱了,我们都被蒙在鼓里,还当他们真的是亲姐弟,现在看起来,根本就不像嘛!”

    “其实还是有点像的。”谢子君道,“你们没听说过夫妻相吗?”

    “不对啊!”胡爽喊了一声,然后压低声音,表情很污地说道:“我听说是那个多了,才会有夫妻相的,因为那个的时候,不是有基因在交换么……”

    谢子君一脸受不了道:“你傻不傻,他们两个肯定早就那个过了好不好?所以才越来越像嘛!”

    黄震宇听几个人讨论着秦风和苏糖的私生活,表情越发显得僵硬。他似乎是到今天才意识到,自己的女神已经和别人啪啪啪过许多次了,心里郁郁的,差点就“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秦风和苏糖很快就被工作人员捆绑完毕,为了以防万一,工作人员还是跟两个人叮嘱了几句,让两个人千万别在跳的时候秀恩爱,不然真的有可能出幺蛾子。

    苏糖闭着眼直点头。

    秦风则神色凝重,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绝对不再跳第二回,花钱挑战心脏功能,这种行为简直太**了……

    “阿蜜,待会儿要是死在一起,那就浪漫飞了啊。”秦风小步往悬崖边挪动着,心跳快得跟和苏糖的第一次有得一比。

    苏糖紧贴着秦风,能明显感觉到秦风胸膛的搏动,微喘道:“才不会死,我们还没生孩子呢……”

    “你这算不算许愿?”

    “算……啊——!”

    苏糖话没说完,已经跟着秦风一个侧翻,笔直落下了山崖……(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