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生日愿望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挨个跳完悬崖,返回山庄的路上几个姑娘和小伙的话多了许多。这一堪称刷新对人生的态度的一跳,让每个人都在伪劫后余生的状态下开启了我要说逼话模式,平日里话最少和张亮和胡爽一身一边成了话匣子,在车上嘀咕个不停,直说今天长了见识,原来作死还有这种花样,人类敢于弄死的决心果然不是盖的,难怪科技能这么日新月异蓬勃发展,想当年要不是有诺贝尔兄弟身先士卒用一碳二硝三硫磺把自己搞挂了,哪来今天这么绚烂多彩的灯红酒绿。话题越扯越离谱,一路说到车子停下,这俩货才总算感慨完毕。

    山庄西侧是一处人工沙滩。

    秦风早上的时候在阳台上远远看见,当时还以为是山里的水库。

    沙滩的开放时间仅在晚上6点到10点,是专门用来开办篝火晚宴——至于其他时间,好吧,这里其实就是水库。

    傍晚从客房出来的时候,秦风他们就已经带了泳衣和泳裤,打算晚上在水库里游上一圈。

    虽说各个水性都不咋滴,而且有污染水源之嫌,不过人家山庄连救生员都安排好了,你不下去把身子打打湿,怎么好意思?

    从沙发唯一的入口进门,就是更衣室、浴室和卫生间。

    见刘雅静几个女孩子很欢乐地互相笑闹着拎着背包跑进去,黄震宇和张亮见状,互相对视一眼,露出了男人都懂的微笑。泳装啊,这可不是经常都能见到的。更何况,还有苏糖这个波中之霸在里头——既然不能亵玩,远观一下总可以吧?

    秦风见这俩货表情怪异,用脚指头都能想出他们在想什么。

    不过想想,其实倒也不至于那么小气。

    在自己家里还没有条件建游泳池之前,苏糖出门游泳这种事总是避免不了的。

    只是对黄震宇和张亮来说,今晚上他们怕是没这个眼福。

    秦风没说什么,默默地进了浴室,把泳裤换上。

    三个人换了泳裤出来,黄震宇小心思十足地用余光瞄了秦风裆部一眼,见秦风只是正常尺寸,当下觉得自己和秦风的差距缩小了许多,仿佛身为成功男人的一半因素要归功于小弟弟。

    天还没黑,篝火却已经点燃。

    而且不止一堆。

    隔着大概五六十米的地方,也点了一堆,今晚上来沙滩烧烤的客人,看样子是两批。

    秦风朝远处的篝火堆看了眼,马上就把注意力转移回到自己的地盘。

    苏糖正穿着早上的薄纱裙,在沙滩边愉快地戏水,两个山庄的工作人员,已经给秦风他们摆好了用餐的桌子,这会儿正在把已经穿好四五个大盘的生串往桌上摆。

    秦风一步当先,朝苏糖走过去。

    黄震宇和张亮紧跟而上,内心兴奋地走到苏糖跟前,却不由地失望了。

    “苏糖,你不换衣服啊?”张亮问道。

    苏糖笑着摇了摇头,“今天没办法游泳。”

    黄震宇也是熟谙生理卫生这门课的好学生,马上奇怪道:“你早上还不是说晚上要去泡温泉?”

    苏糖道:“温泉的水可以引进酒店房间里泡的啊!再说了,热水和冷水不一样好不好!”

    黄震宇讪讪一笑。

    秦风这边柔声叮嘱苏糖道:“你也别在水边玩太久,受凉了对身体也不好,晚上回去,我叫餐厅做点红糖姜水给你喝,暖暖肚子。”

    苏糖甜蜜地嗯了一声,走回餐桌边,把鞋子给穿了回去。

    没一会儿,刘雅静几个女孩子穿着保守的连体泳衣跑出来,二话不说就往水里钻,黄震宇和张亮见晚饭还没OK,本着能揩的油绝不能错过的雄性本能,也跟着扑进了水库。唯有秦风八风不动,坐在苏糖身边,和两个烤串师傅一起做烧烤。

    苏糖问道:“你都换了泳裤了,干嘛不下去游?”

    秦风淡淡道:“大家都脱了,我不脱显得多不合群?”

    两个烤串师傅听得哈哈大笑。

    黄震宇他们游了大概半个小时,这边的晚饭也做得差不多了,苏糖跑到水边喊了一声,他们几个人就湿漉漉地游了回来,然后浑身滴着水,跑回篝火旁干蒸取暖。

    山里晚上的气温低,没吹一会儿风,刘雅静几个女孩子就受不了地要回去换衣服。

    黄震宇和张亮却是逞强不换,顶着冷风谈笑风生,自以为是在跟对方拼体格,却不知道真正的对手是老天爷。

    秦风也不多嘴,任由他俩顶风作死,平静地烤着自己的串。

    刘雅静三个姑娘换衣服花了半个小时,等她们饥肠辘辘地回来,秦风和苏糖早已吃得满嘴是油,而黄震宇和张亮除了满嘴油之外,还有鼻涕。

    “不行了,不行了,我也去换衣服。”张亮先认了怂,扔下手里的烤串往屋里走。

    刘雅静扭头问黄震宇:“你不回去穿衣服吗?”

    黄震宇很豪情道:“用不着,这点风还顶得住。”

    话刚说完,一个喷嚏直接打出来,一道长长的鼻涕,眼见着掉进篝火中间,溅起几束火花。

    围着篝火的几个人安静几秒,苏糖默默地把手里的烤串放了下来,轻声道:“不想吃了……”

    肚子还空着的几个姑娘立马跳脚。

    “这还怎么吃啊……”

    “黄震宇你个王八蛋!我们还没吃饭呢!”

    “你陪我烧烤啊!”

    黄震宇见犯了众怒,连忙解释道:“意外啊!我怎么知道会这么巧!而且……而且鼻涕是掉进篝火里,又不是掉在烤串上,高温消毒了好不好!怎么就不能吃啊!”

    刘雅静瘪嘴道:“能吃也吃不下啊,想起来就犯恶心……”

    “就是说!”谢子君和胡爽跟着附和道。

    “你们在说什么能吃不能吃的?”张亮换衣服神速,走回来问道。

    几个人都没吭声。

    唯有黄震宇自己拉屎不嫌臭,敢作敢当地拿起烤串架在篝火上,边烤边忽悠张亮:“没什么,他们几个说不想吃烤串了。”

    “干嘛不吃?这么香……”张亮毫无戒心地拿起一大串烤羊排,啃得滋滋作响。

    刘雅静她们看得嘴馋又纠结,盯着黄震宇满脸幽怨。

    秦风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淡淡说道:“本来是想8点钟再上蛋糕的,那就早点让他们拿过来好了。”

    “还有蛋糕啊?”刘雅静颇为惊喜道。

    秦风点点头,给前台打了个电话。

    没等一会儿,一辆观光车就停在了沙滩前,下来一个小哥,笑着把大大的蛋糕放到了餐桌上。

    秦风打开盒子,众人凑过来一看,之间蛋糕上写着生日快乐四个字。

    苏糖惊喜地一捂嘴。

    秦风笑着摸摸她的头,柔声道:“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是吧?”

    “嗯嗯嗯……”苏糖连连点头,“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完全把生日都给忘了。”

    说着,笑着抱住秦风的胳膊,开心道:“谢谢老公!”

    “咦……”几个人一阵嘘声,然后就是各种善意的嘲讽。

    “老公啊,甜蜜死了……”

    “阿蜜,你真叫得出口啊……”

    “我靠,受不了啊!”

    秦风却变本加厉地拉仇恨道:“你们这群死单身,是不会懂我家阿蜜现在的心情的。”

    苏糖抱着秦风哈哈狂笑。

    闹了半天,几个人才消停下来。

    秦风为苏糖点起蜡烛,苏糖双手合拳,闭上眼睛很虔诚地许了个愿望,然后刚吹灭蜡烛,刘雅静就嚷着要开饭。

    “等一下,还有事情没做完。”秦风道。

    谢子君急切道:“还有什么事啊?我们肚子都快饿扁了。”

    “很快,等一下。”秦风说着,小步朝着更衣室跑去。

    几分钟过后,秦风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跑回到苏糖面前。

    他摊开手,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

    原本嘻嘻哈哈的几个人,瞬间没了声音。

    “阿蜜。”秦风轻轻唤了一声,取出戒指,单膝跪下来,也不问你愿不愿意这种废话,直接将戒指给苏糖戴上,微笑着道,“我猜你刚才许的就是这个远望。”

    “才不是!”苏糖感动得热泪盈眶的,又哭又笑道,“比这个程度高多了好吧!”

    秦风站起来,调笑道:“我人都给你了,你还想咋滴?”

    苏糖一下抱住秦风,虐死了身边的狗:“以后不是还得造个小的出来嘛……”(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