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八十二章 返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近来花钱的地方比较多,因此地主家其实也没有余粮。

    秦风给苏糖买的钻戒其实品质相当不咋滴,但苏糖完全不在乎。

    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苏糖姑娘不识货……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这枚戒指的小妮子感动之情自不言表,秦风于是又享受了一次昨晚上的服务,其中滋味,嗯……不可描述……

    次日早上气爽,秦风神清气爽。

    早早地冲了个澡,秦风和苏糖就先到餐厅吃了早饭。

    等到8点半,见时间差不多了,秦风就去前台买了个单。买单时的折扣打得很低,完全已经是赔本买卖。7个人一天一夜的食宿加游玩费用,山庄一共就只收了700元。秦风随便一算,昨天午饭的那两瓶红酒就已经价值500元,而午饭和晚饭两顿饭钱,光成本显然也不止200块。山庄方面相当于免了客房费和服务费,说是收费,其实也就是把原本不打算提供的个别服务的成本收回来。如果换了是正常消费,秦风恐怕这一天下来,没个三五千怕是不够。

    “唉,这年头,真是越有钱的人花销成本越低,越穷的人花销成本反而高。连社会资源都这么趋炎附势,实现社会主义的日子遥遥无期,每念及此,伤心欲绝啊……”秦风跟苏糖感慨着。

    苏糖被他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逗得乐不可支。

    秦风嘴角上扬,心说姑娘文化水平低一点也未必是坏事,至少笑点比较低,家里能时时充满欢乐的气氛。

    回到客房部,先把刘雅静她们叫醒。

    几个人懒懒散散地洗漱完毕出来,秦风领着她们去吃早饭,然后等张亮过来,一见黄震宇不在,秦风奇怪道:“震宇呢?”

    张亮回答:“感冒了,说没胃口,不吃了。”

    刘雅静既不雅致也不文静地往嘴里塞东西,口齿不清地道:“多少吃点嘛,不吃饱怎么有力气玩!”

    张亮却是懒得再打电话。

    而刘雅静显然也只是随口说说,没有要实际行动一下的意思。

    餐桌上的几个人都没再叫黄震宇,一顿饭吃完,眼见已经过了9点10分,秦风也不再耽搁,马上要启程往下一站去。

    张亮抹抹嘴,这才掏出手机,把黄震宇叫了下来。

    黄震宇看样子病得不轻,从坐进车里开始,就一直在咳嗽。

    秦风一看这货再这么咳下去,要么得肺炎死半路上,要么把全车都传染了,反正带着他肯定没法好好玩,索性顺了他昨晚的意思,提议道:“震宇,要不先送你回家吧?”

    黄震宇闻言一怔,显然是不太想回去。

    虽说昨天感冒了,但这样的旅游机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蹭到的。只是如果这会儿硬留着不走,似乎又有点死皮赖脸的意思,正犹豫着,苏糖倒是先开了口。

    “是啊,我看你最好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咳得这么厉害,赶紧去医院看看。出来玩的机会,以后还多得是。”苏糖的语气很真诚。

    然后刘雅静、张亮他们几个人,马上就跟着附和,纷纷劝说黄震宇回家。

    黄震宇被劝得那叫一个钻心的蛋疼,但偏偏又没有正当理由留下,只能郁闷地点了点头,用很重的鼻音道:“好吧,那我先回去。”

    秦风于是马上掉头,又往市中心方向开。

    今天路上没有雨,加上出来的时候也过了交通的高峰期,回程的车速比昨天几乎快了一倍,差不多一个小时,车子就开到了十里亭路。

    车子在路口停下,秦风朝苏糖使了个眼色,向她摊开一只手。

    苏糖花了好几秒钟才会过意思,赶紧打开小包包,拿出几张毛|爷爷交给秦风。

    秦风数了一下,见数量没错,就转头交给黄震宇道:“份子钱先还你。”

    黄震宇拿回500块钱,想了想,又抽出一张交给秦风。

    秦风微笑着推了回去,说:“才玩了一天,就当我们请客了。”

    黄震宇却坚持道:“一天也是一天,说好了AA制的!”

    “震宇,算了吧,昨天我们一共也才用了500块,要AA制连100块都不到呢,我身上也没零钱,找钱都找不出来。”苏糖也转过身,扶着车后座,无名指上的那枚钻戒,很是刺痛黄震宇的心。

    刘雅静受不了黄震宇的磨叽,催促道:“震宇,算了吧,人家秦风又不缺你这100块!你再这么斤斤计较下去,天都要黑了,我们还得去别的地方呢!”

    黄震宇犹豫了片刻,心里确实也有点舍不得这一百块,想了想,还是为了票子放弃了面子,咳嗽两声,向几个人道别道:“那你们好好玩。”

    黄震宇下了车,怅然目送秦风的车子慢慢开远。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转头往家的方向走去,可心里始终觉得亏了。走了几步,他忽然顿住脚步,然后转过头,朝着车子远去的方向,低声喃喃道:“总有一天,我什么都会有的……”

    ……

    不得不说,没有了黄震宇的小团体,气氛确实和谐了许多。接下来的两天,秦风按照行程计划,踏踏实实地绕着东瓯市开了一个大圈,五六天下来,不仅把侯老板投资的几个休闲山庄都逛了一遍,还顺道去了许多前世想去但一直没去的文人故居。到了第六天,苏糖的亲戚好不容易走了,一行人终于去了原本头天就打算去的温泉旅馆——算是托黄震宇生病的福,秦风那天掉头回市区后,就把旅游的前进线路换了个方向。

    第六天傍晚,秦风他们到达“东泉居”的时候,一行人已然累得浑身乏力。

    旅游这件事,除了考验财力外,显然还很考验体力。

    旅馆这边,秦风早就打好招呼,提前预订了房间。走进前台,秦风一亮出贵宾卡,旅馆的经理立马出面,将一行人的吃住安排得妥妥当当。

    等吃过晚餐,天色擦黑,秦风几个人便去了温泉。

    东泉居自然也是有男女混浴的池子的,不过秦风他们显然不太合适。

    黏了秦风一整个星期的苏糖,终于暂时离开了一会儿。

    秦风和张亮被旅馆的领班领到一处小温泉池旁,秦风向领班要了一壶清酒,对张亮道:“这几天走的路太多,喝点酒,活血行气。”

    张亮笑道:“你也太懂过日子了。”

    一边说着,先下了水,然后仰靠在池子旁,顺手拿过一条热毛巾敷在脑袋上,仰头叹出一声:“爽!”

    秦风淡淡一笑,也跟着进到了池子里。

    两个人泡了一会儿,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几个女孩子的嬉闹声,张亮忽然说道:“秦风,你到底是怎么把苏糖泡到手的?”

    秦风道:“靠我英俊的相貌。”

    张亮很诚实道:“扯蛋……”

    秦风想了想,认真地说:“这种事,关键还是缘分,命里有时终须有。”

    张亮这下也认真了,道:“这倒是,再相配的人,要是命里头碰不上,那也是白搭。”

    秦风笑了笑,随口找了个话题:“你大学报的什么专业?”

    “管理。”张亮道,然后又说,“不过我们这些破专科,报什么专业都差不多。现在本科生想找工作都难了,我们这些专科,也就是去混个文凭,混混日子。”

    秦风道:“专业能不能学得好,主要还得看自己。本科生混日子的也不再少数。”

    张亮呵呵一笑,说:“别的专业还好说,我可是学管理的,就算专业学得再好,等进了社会,家里没钱,自己又没文凭,我能管理谁去?”

    秦风笑道:“事在人为嘛!公家单位进不去,私人企业难道还少啊?而且你也不能指望一毕业出来,人家马上就让你进管理层吧?人家韩信给刘邦打工,那都还有试用期呢,也不是参军就当上主帅啊!工作这种事,就是一步一个脚印,先找到工作是第一步,能做到管理层,那是第二步,一步一步,脚踏实地,每天都有进步,早晚能在行业圈子里做出名堂。到时候真等你做到总裁级别的位置,文凭就没那么重要了,反倒是你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了多少真材实料,积累了多少人脉关系,积累了多少工作经验,这些比较重要。”

    张亮听完,沉默了半天,幽幽道:“我知道了,苏糖是被你这张嘴骗去的……”

    服务员端来了清酒,还附赠一小盘水果,放在一张漂流桌上,飘在水池上。

    秦风和张亮各自倒了一杯,一边喝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接着扯。

    泡了大概有大半个小时,连续放晴了好几天的天上,又飘起了小雨。

    “差不多了吧。”秦风把酒杯往小桌上一放,对张亮道。

    张亮虽说还希望再泡一会儿,可还是理智地顺从了秦风的意思,从池子里站了起来。

    两个人穿着浴袍从更衣室里出来,没一会儿,等雨势渐大,几个女孩子也就待不住了,跟着结束了泡澡。

    更衣室外的休息室里,一时间挤满了游客,全都在看电视。

    苏糖脸色红扑扑地走到秦风身边,立马吸引了不少中年男性的目光。

    秦风转头看了看她,指着电视道:“明天要刮台风了,我们是在这里待到台风结束接着玩,还是明天一早就回家?”

    “我无所谓啦……”这趟行程,只剩下最后一站大学城还没去,苏糖早就去过,而且这几天也玩得比较累了,也就不再想去。不过饶是如此,她还是征求了一下其他几个人的意见,问刘雅静道,“你们怎么说?”

    刘雅静几个人互相看了看,摆明了舍不得这么早就结束,毕竟好不容易捞到这种相当于免费的机会,能多玩一天也是好的,可话到嘴边,却成了客套。

    “那就回去吧,玩了这么多天,也确实有点累了。”刘雅静道。

    不料话刚说完,秦风马上就拍了板:“那好吧,明天早上回家,咱们以后有空再出来玩!”

    刘雅静没想到秦风做人如此干脆,瞬间傻了眼,想反悔,也说不出口了。

    几个人在休息室里待了一会儿,对足底按摩也没什么兴趣,就各自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秦风马上先给店里打了个电话。

    静静在外上课,接话的是人王浩,张口就道:“喂,你好,糖风瓯味!”

    秦风笑了笑,说:“是我,秦风。”

    “小老板,你和小老板娘度完蜜月回来啦?”王浩用一种喜出望外的语气道。

    秦风没想到王浩居然会想念他,说道:“明天回来。”

    王浩开始习惯性跑偏,居然在电话里跟秦风聊起了天:“小老板,外面好玩吗?你和小老板娘去哪里玩了啊?”

    秦风无语地摇了摇头,说:“这些话等我回去再说,你跟店里的人说一声,明天台风,咱们暂停营业,等台风过去了再说。”

    王浩闻言,嗓门立马高了一个调:“真的?不扣钱吗?”

    秦风淡淡道:“不扣。”

    “大家听着!小老板说明天台风不用上班——”电话里,王浩的声音渐渐飘远,很显然,这家伙没挂电话,就跑去厨房了……

    秦风站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依然一片嘈杂,想了想,觉得王浩那二货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再回来了,只能无语地先自己挂了电话,然后给正在上课的静静发了条短信,让她注意店里的情况。

    打完电话,他坐回到苏糖身边,轻轻搂住她的腰,道:“杂事处理完了,该办正事了。”

    苏糖假装没听懂,呼吸却不由微微加重,问道:“什么正事?”

    秦风反问:“你不知道吗?”

    苏糖死撑:“不知道。”

    秦风道:“不知道就不做了。”

    苏糖撑了两秒,撑不住了:“讨厌……”

    ……

    次日早上9点,天气诡异的艳阳高照。

    秦风和苏糖一觉睡到早上快10点,刘雅静几个人才来敲门。

    房间的窗帘拉得很紧,屋里头也没开灯,一片漆黑中,秦风困难地睁开眼睛,然后更困难地从苏糖的怀里挣扎起来,拿过床头的手机一看,见才10点钟,先是觉得刘雅静这个点来敲门简直脑残,接着转念想起现在应该是早上10点,立马回过神来,然后慢吞吞找到自己的内|裤穿上,然后双腿无力地走到玄关,打开一道门缝,疲惫地问刘雅静道:“干嘛啊……”

    刘雅静看秦风一脸被掏空了样子,笑道:“你们两个,昨晚到底干嘛了?这么晚还不起床?不是说早上走的吗?你们再不起床,我们可要留在这里吃午饭了!”

    秦风有气无力道:“你们在楼下等等,我们马上下来。”

    关上房门,秦风走回床边,先把窗帘拉开。

    刺眼的光阳一照进屋子,苏糖马上轻哼了一声。

    本想叫苏糖起床的秦风,掀开被子,一看被子里的风景,身体不禁又有了点反应,然后想了想,又爬回了床上……

    秦风和苏糖下楼的时候,已经过了正午饭点,自助餐厅已经关火。

    在刘雅静几个人充满调笑的目光中,秦风面不改色地让厨房做了6份简单的西餐。

    吃过午饭,秦风几个人提着行李到前台买单。

    虽然贵宾卡依然有效,但出于惯例,结算前查房还是必须的。

    于是刘雅静她们就听到前台通话器里传出了这样的声音:“3018房,4个杜蕾斯……”

    苏糖打小没住过酒店,根本不知道还有这茬,顿时羞得脸上差点滴血,在几个朋友面前头都抬不起来。

    刘雅静和谢子君几个未经人事的,也都微张小嘴,多少也显得有点尴尬。

    唯有秦风不但面不改色,反而臭不要脸地抬头挺胸,以示哥们儿功能强大。

    张亮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赞道:“好体力,牛逼……”

    话音一落,立马挨了苏糖一脚。(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