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抗洪抢险(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天气说变就变。

    早上还艳阳高挂的大晴天,到下午就骤然阴沉下来,车才开到一半,瓢泼大雨便不期而至,硕大的雨点打在车顶上,甚至能听见砰砰作响的声音。

    好在秦风车开得不慢,早早地已经驶进了市区范围,倒也不用担心山体滑坡或者泥石流之类的自然灾害。秦风对05年的台风没什么印象,印象中似乎除了94年的17号台风,东瓯市市区就再没有遭受过大的风灾,因此相比之下,他倒是对05年的第一次全国选秀节目比较感兴趣。

    昨天晚上秦风和苏糖在忘情啪啪的时候,刘雅静几个姑娘正在看超女8进7的比赛,因此回来的路上,有了新话题的她们相当有劲头。秦风开进市区后,就减慢了车速,他绕了一个大圈,先把张亮送到家门口,然后依次是胡爽、谢子君和刘雅静。

    外头风大雨大,刘雅静最后一个走的时候,已经顾不上和秦风还有苏糖说再见,冒着大雨从车后备箱拿了行李,转身就往楼里跑。

    秦风干完苦力活回到车里,已然成了落汤鸡。

    苏糖赶紧拿出毛巾给他擦了擦,说道:“我们现在回家里还是螺山镇?”

    “先把车子还掉。”秦风说道,“不过就怕车行关门了。”

    苏糖道:“这天气,我刚才看路上也没几家店是开着的。”

    “那就等明天吧。”秦风道,“我先送你回爸妈那儿,我还得去店里看看。”

    苏糖道:“现在还去店里干嘛?肯定连个人影都没了。”

    秦风轻轻摇头道:“没人影才得去啊,天晓得王浩有没有做点紧急处理,万一待会儿涨水了,店里的东西都被淹了怎么办?”

    苏糖马上正色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用不着你,都是体力活。”秦风笑道,“你就乖乖待在家里陪妈,还有……卧槽!”

    苏糖听秦风一喊,不由奇怪道:“怎么了?”

    “串串不知道送回家里没!”秦风想着,赶紧给王艳梅打了个电话。

    手机里嘟嘟响了两声,王艳梅那头就接了起来,声音懒洋洋地问道:“喂……”

    “妈,店里的人把串串送回来没?”秦风略显焦急的问道。

    王艳梅那头一怔,然后缓缓道:“没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再跟你说。”秦风挂了电话,立马掉头往店里开。

    “还没送回家吗?”苏糖问道。

    秦风点了点头,嘟囔道:“千万别淹死了啊,不然我就罪过大了……”

    刘雅静家离店里撑死了只有2分钟车程,秦风在路口停下车子,让苏糖老老实实待着别动,然后自己一溜烟窜进巷子,立马就有进了水帘洞的感觉。巷子本来就窄,雨水顺着屋檐大片地冲刷下来,俨然形成了几百道瀑布,冲得秦风眼睛都睁不开,雨伞什么的,根本都是浮云。他大步流星地跑到店门口,就听见屋里头串串在狂吠,想来也是吓得不轻。秦风急忙掏出钥匙进了门,冲到院子旁的狗窝边。东门巷排水系统极差,这会儿水已经漫到狗窝边,被拴在里头的串串正焦躁地来回走动。见到秦风回来,串串兴奋地跑出了狗窝,在水里扑腾着往秦风身边游去。

    “王浩这个傻逼,就不知道先把狗送回去嘛……”秦风有点窝火地嘀咕着,赶紧先把狗绳解开。

    串串一见小命保住了,立马更加欢乐。

    秦风拽着它往外走,一人一头又淋了一脑袋的水,回到车里,发型什么的,简直已经不能看了。

    串串进了车后座,甩了甩地浑身的脏水,溅得车里到处都是。

    “怎么淋成这样啊……”苏糖觉得挺闹心的。

    秦风无语地呼出一口气,说:“这就是为什么我让你别下来,不然一路淋到店里,就是标准的湿|身诱|惑。”

    苏糖拿着毛巾,笑着擦了擦秦风的头。

    然后又转过身子,摸了摸串串。

    串串闻到女主人的气味,摇着尾巴舔了舔苏糖的手,秦风从后视镜看到,严正提醒道:“摸了它就别摸他,有它没我啊!”

    苏糖鄙视道:“这点醋也吃?”

    秦风吼道:“尼玛!脏啊!”

    苏糖终于转过脑子,然后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

    驱车返回自家小区,秦风帮苏糖拿下行李,自己却没有要上楼的意思。

    苏糖对媳妇儿这个角色越发投入,拉着秦风叮嘱了老半天小心安全,才一步三回头地牵着狗往楼上去。

    秦风回到车里,没有马上发动,而是先给王浩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地滚回来抗洪救灾。

    王浩一听就炸了,喊道:“小老板,你做人不能这么出尔反尔啊!昨天说好的放假一天,今天又让我回去,不能这样啊!”

    秦风没好气道:“算你两倍工资!”

    王浩很硬气道:“不去!”

    秦风道:“今天不过来,明天也不用来了。”

    王浩沉默了几秒,突然吼道:“我辞职!不干了!”

    说完,直接把电话一挂。

    秦风听着那头嘟嘟嘟的忙音,无奈地摇了摇头——老王,这可不怪我,是你儿子自己主动要求辞职的,老弟我现在算是仁至义尽了……

    一边想着,又给王炼打了个电话。

    王炼二话不说就答应道:“我马上过去!”

    秦风满意地微微点了点头,想了想,又给阎五豪去了个电话,不想他家里人接到电话后,却跟秦风说阎五豪已经出了门,往店里去了。

    “我去,这么敬业?”秦风相当惊喜地眼睛一亮。

    这世道,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王浩这货的品质,跟竹竿兄和王炼一比,简直是渣中之渣啊!

    这边感慨完,秦风怕人手不足,最后寻思了一下,又找了毛佳宁。

    毛佳宁相当理性地抛出问题:“算工资吗?”

    秦风吼道:“三倍工资!死了赔100万!”

    毛佳宁慨然道:“我特么现在就游过去,谁也不准死在我前头!”

    秦风打完电话,把手机往湿漉漉的口袋里一塞,直摇头道:“我这两年都招了一群什么奇葩……”(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