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八十五章 捐款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台风从下午2点钟开始刮,一直持续了将近四五个小时才停下来,等到雨势稍歇,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一开始担心短路的王艳梅,见外头的风小了,终于同意把等打开,秦风和秦建国互相搭手,给坐在客厅里的娘儿俩弄了顿简单的晚饭。

    串串许久没有回家,吃饭的时候也不老实,在桌子底下钻来钻去,这只脚闻闻,那只脚嗅嗅,亏得秦风一家人都没有臭脚丫子,不然要是换做建筑工地,这货绝逼要横死当场。

    吃过晚饭,王艳梅还是不太敢开电器,不过难得有坐在一起的时间,一家人倒也无所谓看不看电视,玩不玩电脑。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秦建国和王艳梅跟秦风和苏糖聊起了家常。

    先是聊了聊最近的生意。

    秦建国的面馆最近已经开出声势,因为董建山手艺了得,现在回头客越来越多。秦风和苏糖在外头玩的这几天,秦建国又多招了两个工人,就是原先在十八中后巷店里当保安和勤杂工的罗永超、徐晓慧夫妇。现在罗永超负责晚上送外卖,徐晓慧就白天在店里打下手,外卖偶尔也出去送,分担了店里不少压力。不过相比起原先在秦风店里,在秦建国那边待遇就稍差了一些。每个月工资只有2000元,包吃两顿,但是没有休息日。秦建国也越来越有奸商的潜质,闭口不提秦风店里已经开始给员工交社保,不然这俩夫妇保准要闹。

    说起秦风要给店里的员工交社保这件事,老秦同志是有点抵触的。

    现在每个月每月的社保至少是700块钱,秦风店里十来号人,光这一项每个月的支出就要大几千,一年下来就是好几万。秦建国以前在厂里做工作,总觉得不为员工着想的老板就该天打五雷轰,可现在自己当家知了柴米油盐贵,态度转变之快简直就跟翻书似的。现在他倒不怕天打五雷轰了,如果每年能多省下几万块成本,被雷劈一下又怎样?

    说到这里,秦建国和王艳梅就开始有意见冲突。

    然后意见上的冲突,很快就演变成语言上的冲突,两个人吵成一团。

    秦风和苏糖眼见情况不对,赶紧劝架,串串也摇着尾巴叫个不停,屋里头变得比屋外头还热闹。

    好不容易哄下来,王艳梅扭过身背对着秦建国,抽泣着跟他耍别扭。

    秦风很想给老秦同志支招说,夫妻之间没什么是一炮不能解决的,如果有的话,那就两炮。

    但这种话,显然是不能在全家座谈会上说的,只能是父子俩私下交流哄老婆心得的时候谈谈。

    苏糖拉着王艳梅进了房间,秦建国一脸纠结,小声对秦风抱怨:“女人就没一个好伺候的!”

    秦风笑道:“爸,这种事要看技术的。”

    秦建国不服道:“你懂什么,等你和阿蜜结了婚,每天柴米油盐过起日子,该吵的还得吵。”

    秦风不吭声。

    秦建国继续发挥道:“我就不懂了,好端端的,你给他们买什么社保啊?他们又没要求,你这不是给自己添负担吗?万一哪天生意不行了,你到时候压力得多大?”

    秦风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爸,咱们开店自己干,不管生意好还是生意差,压力总都会有。不过咱们开门做生意,也不能光为自己着想。肯来店里给咱们打工的那些人,说到底也是希望日子能过得好一点,咱们换个角度想想,其实每个月多几百块钱,日子又能好到哪里去呢?但是他们多拿到手几百块,心情就大不一样了。爸,你还记得去年咱们俩晚上推着车子在巷子口摆路边摊,那时候我们每天赚两三百块钱就高兴得不得了。现在呢,你店里每天纯利润少说也有千把块吧?”

    “没那么多,一天纯利润六七百左右。”秦建国打断道。

    “一天纯利润六七百也不错了,一个月2万多,一年二十多万啊!”秦风笑道,“你现在赚得多了,怎么反而还越来越贪心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嘛,咱们做生意,不也是担着风险呢!”秦建国道,“而且每天忙里忙外的,自己辛辛苦苦、战战兢兢的,干嘛把白白把钱分给别人?”

    秦风一听老秦同志这话,就知道他是钻了牛角尖了。

    在秦风看来,做生意最怕的就是在人工费用上斤斤计较。

    如果非要节流,可以通过改进技术节约物资成本,可以通过优化管理节约行政成本,但唯独,不应该通过缩减人工费用来节约开支——除非你做的是富士康那种人力资源型的产业。任何生意,说到底都是人在做。而一件事,只有大家都能获得好处,才有可能越做越大、越做越好。在企业运营不受影响的前提下,其实加薪才是提高生产效率的最佳办法。

    秦风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自己一年能净赚1000万,他不介意拿出500万给员工当分工,如果能赚一个亿,他不介意拿出9000万当分红,赚得越多,分得越多,总之就是跟哥干有肉吃,你好我好大家好。倒不是做人境界有多高,只是秦风觉得,一个家庭,日子过得再奢侈,一年下来500万、1000万也完全够花了,又何必为了银行账户后面的那几个零,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

    当然如果说非要买几个亿的私人游艇,几个亿的钻石珠宝,那又另当别论。可秦风觉得,那种日子,他和苏糖都不会喜欢。相比在价值几个亿的游艇上装逼,他更喜欢找一片小鱼塘,安安静静地躺一个下午。这就是小人物的好,没见过世面,就不会有比较,没有比较,就没有那么多的野心和欲望。秦风甚至想,如果哪天真的能一年挣一个亿,或者退一步讲,年利润达到1000万,他就不会再扩大生意的规模,到那个点,就够了。安安生生的,不仅自己一家子过得好,跟着他干的那些人也都能过上好日子,这样就挺好。

    那时唯一对不起的,恐怕只有侯老板的信任。

    苏糖在王艳梅房间里待了20来分钟出来,喊秦建国进去。

    爸妈房间的房门一关上,秦风和苏糖也就不在客厅里带着,洗漱一番,回房睡了。

    忙碌了一整天,秦风闭上眼睛,很快睡着。

    次日早上醒来,雨已经停了,屋外一片晴朗,空气相当清新。

    秦风和秦建国都惦念着各自店里的情况,早早就出了门。

    秦风先把租来的车子开去车行退掉,然后打了辆车直奔东门街。

    到了地方,已经是9点出头。

    东门街内一片热闹。

    出于地势的原因,巷子里的水还没退干净。巷子两旁各家各户昨天都被水淹得厉害,巷子外头摆满了进水的家电,显然损失不轻。巷子上发的屋檐上,一小群七八个电工正在紧急抢修这里的电路,乱七八糟的电线,搞得这些工人相当火大,骂骂咧咧的声音,站在老远的地方就能听见。大人们全都哭丧着脸,熊孩子就没那些烦恼,反倒兴致勃勃地在巷子里面抓小鱼小虾。

    街道和居委会的人也都来了,凑在一起跟老人协会讨论着哪些地方需要拨款救援。

    秦风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被一个五十来岁的水桶腰大妈一把抓住,不由分说就道:“你也要捐款!”

    “捐什么款?”秦风闻言一怔。

    大妈仗着身边有街道领导,大声说道:“水满成这样,你们店里也有责任。这条巷子,就你一家店,垃圾也都是你们店里的,现在水退不掉,就是被你们店里的垃圾给堵了!”

    秦风听得好笑,且不说他每天晚上都亲自把垃圾扔到几百米开外的垃圾屋里,就说他规规矩矩又是交卫生费又是交管理费的,这些钱难道就白交了?

    现在倒好,排水口被垃圾堵了,反倒全都是他的错,感情这条巷子里几十户人家,平时全都干干净净,根本不扔垃圾?

    只是想归这么想,秦风却不想搞僵和这些人的关系,淡淡笑道:“捐多少?”

    大妈终归是大妈,吃相虽难看,胃口却不大,说道:“两三千总该要的,疏通费也不止这点钱呢!”

    秦风笑了笑,说:“好,我先去店里看看,待会儿把钱送到居委会去。”

    这时站在一旁的江滨街道的一个约莫40出头的女人,才笑嘻嘻说道:“你这么支持我们工作,回头我给你的店宣传宣传。”

    刚才那大妈赶紧介绍:“这是我们街道的皮主任!”

    秦风马上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跟皮主任握手。

    然后闲扯了几句,才总算回了自己店里。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秦风推开院门,见到满地的黄泥,还是不由被吓了一跳。

    这么大一间院子,秦风一个人自然没法收拾,他拿出手机,下意识先想到了王浩,不过转念想起这货昨天已经口头辞职了,便直接跳过,打给了阎五豪。

    要说企业内部的人事关系,确实需要一点所谓的“人缘”。

    阎五豪明明才来了不到半个月,秦风却已经把他当作预备店长来用,可小赵几个人,就没法给他这种靠得住的踏实感。

    秦风拿着水管和刷子,在屋子里头来回走了大概半个钟后,阎五豪和王炼终于赶了过来。

    今天还是带薪休假,他们两个人过来是双倍工资,秦风给他们指派了任务,自己便出了门,朝附近的银行走去。

    到银行取了2000块现金,秦风抄小道来到居委会把钱一捐,没过一会儿,就听周边的喇叭里传出一个还略显稚嫩的男人的声音:“糖风瓯味,捐款2000元!”

    话没说话,话筒就被一个女人抢了过去,亡羊补牢似的接着道:“各位居民请注意,各位居民请注意,这里有一个通知……”

    秦风摇了摇头,2000块钱才换来一句2秒钟的广告词,妈的价格比报纸都离谱,居委会做生意也太黑了……

    踱回店外,站在院门口,秦风就听到里头王浩的笑声。

    他淡淡然地走进去,王浩见到他,马上喊道:“小老板!”

    秦风没答应,而是说道:“跟我来一下。”

    王浩哦了一声,屁颠屁颠跟在秦风身后。

    走到前台,秦风掏出钱包里的钱,数了数,发觉不够,又道:“跟我去银行。”

    王浩问道:“干嘛?”

    “当然是给你发工资啊!”秦风道,“你不是辞职了么?”

    “小老板,我那不是开玩笑嘛!”王浩一脸无所谓地说着。

    秦风却面无表情地回答道:“你开玩笑,我可不开玩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我这儿是什么地方?”

    王浩怔了怔,“小老板,你认真的啊?”

    秦风淡淡道:“当然是认真的,这种事怎么能开玩笑?”

    王浩皱起了眉头,用一种指责的口吻道:“小老板,你怎么连这点玩笑都开不起呢?”

    “别说废话了,走,跟我去银行,我先把你这个月的钱结了。”秦风说着,径直就往外走去。

    王浩盯着秦风的背影傻了几秒,突然一声大吼:“走就走!工钱老子不要了!”

    说着,快步超过秦风,赶在秦风之前跑出院子,还不忘重重一摔大门以示气愤。

    秦风站在原地算了算账,不由嘴角一弯。

    刚才送给黑社会——哦,不对,是送给居委会的钱,貌似赚回来了啊!

    “老板,怎么了?”阎五豪和王炼听到动静,全都跑出来问道。

    秦风摆摆手,心情完全不受影响道:“没什么,你们继续。”

    阎五豪跟王浩谈不上什么交情,点点头就转身走了,王炼倒是个念旧的,走到秦风身边,小声问道:“老板,耗子不干啦?”

    秦风道:“嗯,不干了。”

    “唉,可惜了啊,一个月这么多钱,还有社保呢……”王炼倒替王浩不值起来。

    秦风三个人在屋里头打扫了一个早上,快到午饭的时候,终于把楼上的电器全都归到原位。

    等里里外外弄得差不多干净了,秦风走到院子外头一瞧,巷子里那些要人命的电线也都基本快收拾干净,眼见着又能开门做生意,秦风马上给猪肉刘打了个电话,让他明早按老样子送货。

    办完这些事情,秦风又挨个把店里的女员工都通知了一遍,让她们明天早上准时回来上班。

    “走,到我家吃饭。”秦风跟阎五豪和王炼招呼了一声。

    两个人便乐呵呵地跟着秦风出了门。

    刚走到巷子口,一辆奥迪就缓缓跟了过来,车窗一打开,王浩他爹王三豹就忙对秦风道:“小秦,上来,去我那儿吃中饭!”

    秦风停下脚步,笑道:“王叔,耗子早上刚辞职,你现在就过来请我吃中饭,是打算下毒弄死我啊?”

    “小秦,别开玩笑了,要毒我也毒死耗子那个小王八蛋啊!学什么不好,学人家辞职!你看这事情办的,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还不长脑子!”王三豹数落着王浩,然后呵呵笑着下了车,“小秦啊,我家耗子笨,做事说话不知道轻重,你给我面子,再让他跟你手下多待一段日子,不给工钱都行啊!”

    秦风打着太极往外推:“王叔,工作这种事,还是得看个人意愿,他不愿意来,咱们就别勉强他了。”

    “他敢不来!”王三豹当街吼道,“他不来我打断他的腿!”

    秦风呵呵笑了笑。

    王三豹拉住秦风的手,恳切道:“小秦,你就当给我一个面子,行不行?就这一次。以后他再乱来,你让他滚我绝对不拦着!就这一次!”

    秦风盯着王三豹看了几秒,微微叹了口气,“王叔,那可说好了,就这一次。不然他这么进进出出的,我这个老板就没办法做了。”

    “我懂,我懂。”王三豹见秦风松口了,喜笑颜开着直点头道,“那你们中午来我店里吃吧!”

    “不用了,跟家里说好了要回去。”秦风说道。

    王三豹也不勉强,说道:“那行,改天咱们再吃顿饭,好好谢谢你!”

    王三豹的车子一开走,秦风就拦了辆车。

    十来分钟后,阎五豪和王炼到了秦风家,两个多少都显得有点拘谨。

    等到吃饭的时候,苏糖一上桌,王炼更是连头都不敢抬。

    阎五豪这时候就显出点不要脸的本色,跟秦建国和王艳梅套着近乎,时不时在苏糖身上撇几眼,假装在看艺术品似的,状态倒是自然。

    吃过午饭,秦风开着自己的suv,把两个人送回家去。

    正要掉头去洗车店把车子洗一下,忽地手机又响起来,拿出来一看,是王浩的电话。

    耐心地等电话响了五六秒,秦风才接通了电话。

    那头却传来王三豹的声音:“小秦,是我啊,我和孩子现在在你店门口,你方便过来吗?”

    “你让耗子接电话吧。”秦风也不废话。

    电话那头,王三豹把手机递回给王浩,然后眼珠子恶狠狠一瞪。

    王浩早上被揍得挺惨,可心里还是带着怨气,接过电话,就是一声很不耐烦的“喂”。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心说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淡淡道:“这个月工资正常算,下个月起就当你新入职,从临时工做起,同意就过来,不同意就算。”

    王浩沉默半天,迫于他爹的淫威,终于还是服了软:“好。”

    秦风挂了电话,坐在车里安静了片刻。

    今天捐给居委会的钱,就当喂狗了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