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家里不简单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和郑国华都没有大男人风范,洗洁用品是买了,可买来之后却根本不用。一屋子精贵人互相大眼瞪小眼,但就是没人起身干活。对峙了老半天,郑国华出去打了个电话,半个小时后,2个看年纪顶多也就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满头大汗地从外头跑进来,连水都没喝上一口,就在郑国华的一声吩咐下,给郑家大小姐当起了苦力。秦风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也没对这两个年轻人表现出多少同情。这世道,给公家干活也好,也私人老板打工也罢,不管身处何方,生而为人总逃不开一个三六九等。寄人篱下的靠人养活,偶尔客串一下家奴,就算情理上不能视为理所应当,可现实操作上却也不可避免。

    秦风唯一没搞清的,就是看不明白郑国华到底是混哪块地界的。

    毕竟,让手下人不远几十里路跑来给自己女儿打扫寝室,这做法确实有点过分。

    秦风眼见不用自己动手了,拉着苏糖就出门去逛校园。郑国华一家见状,也有样学样,干脆把卫生工作交给了自己局里的这两个临时工,官僚得简直令人发指。

    秦风和苏糖出寝室的时候,宿舍楼里的人气已经旺了许多。

    苏糖自然而然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在阿蜜姑娘的光辉下,郑洋洋有生以来第一次收获零回头率。

    好在两家人共处的时间不算太长,出了宿舍楼就一东一西,分道扬镳。

    秦风怕苏糖真的会饿着,先带她去瓯大后门的小吃街买了杯豆腐脑,暖暖胃,垫垫肚子。虽然时间晚了点,但亡羊补牢总好过破罐破摔。

    “秦风,要不我们在这里开间早餐店好了,生意肯定不错!”苏糖没话找话,轻咬着吸管,随口给秦风指点财路。

    秦风看着苏糖认真的小模样,微笑道:“客人多也不见得赚钱啊,真要开店,也不能一拍脑袋就干活,至少得先做做前期的市场调查,大概了解了解这里的市场环境。”

    苏糖像是没听到似的,自顾自道:“除了早餐店,卖冰淇淋肯定也赚钱啊!”

    秦风把椅子一挪,坐到她身边,轻轻一捏她的脸蛋,眼神宠溺道:“我家媳妇儿怎么这么可爱?”

    苏糖觉得不好意思了,把秦风的手一拍,嗔道:“干嘛,我又不是小孩!”

    早餐店的老板娘看着小个人打闹,就跟看电视剧似的,满脸笑容。秦风算是看出来了,像苏糖这种颜值,几乎已经超出了正常的审美高度。别人喜欢她,本质上和喜欢祖国的大好河山没什么区别,完全是出于对自然之美的天然神往。

    磨磨蹭蹭地喝完豆腐脑,时间也已经到了10点半,正是将吃午饭而未到时间的尴尬时段。

    小摊老板娘笑着要来收摊,秦风和苏糖没地方可去,只好冒着大太阳往家走,顺道在路上想想,午饭该吃什么——实在不行,也就只能到瓯大的食堂凑合。

    刚走了没多远,秦风的手机忽然响起。

    秦风还以为是店里出了什么事情,拿出来一看,却是个陌生的号码。

    等电话多响了几声,秦风才接通,轻声道:“喂,你好。”

    “喂,你好,请问是秦风同学吗?”手机那头传来一个很稳重的声音。

    秦风回答:“对,是我。”

    “你好,我叫梁金拓,是瓯大朱校长的助理,请问苏糖同学现在和你在一起吗?”梁金拓问道。

    秦风这就听得莫名其妙了。

    要说换成是瓯医的校长助理,他倒还能理解,可瓯大的校长助理算什么鬼?

    更不能理解的是,对方居然还问苏糖在不在。

    秦风想了想,反问道:“梁助理你好,请问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哦,是这样的。具体情况你应该听瓯医徐校长的助理王果因主任跟你说过,就是你原本应该是我们瓯大的人,后来徐校长求贤若渴,硬是把你从我们这里挖走了。我们朱校长这两个月对这件事一直挺放在心上。刚才我到音乐学院问了苏糖同学他们系的老师,听说苏糖同学已经来报道了,就想约你们出来吃顿饭,朱校长也去,说特别想见见你。”梁金拓说话语速不快,但条理很清楚。

    秦风万万没想到,自己都还没搞出什么名堂,居然就有副厅级干部请客吃饭了。他几乎没怎么想,就一口答应道:“好!”

    电话那头,梁金拓显得很高兴道:“那咱们就早点开饭,11点钟,学校东门1号食堂3楼,最里面的那个小包厢。”

    秦风挂了电话,苏糖问道:“谁啊?”

    秦风道:“你们校长要请你吃饭。”

    苏糖白了他一眼,果断表示不信:“屁!”

    秦风表情认真道:“是真的。”

    苏糖想了想,弱弱道:“真的?”

    秦风哈哈一笑:“假的。”

    苏糖撒着娇往秦风身上拱,“真讨厌,老是骗我!”

    大太阳底下不适合谈情说爱,站在路边真真假假地闲扯了几句,秦风就赶紧拉着苏糖往瓯大东门走去。边走边跟苏糖说,今天下午马上就要去买自行车,不然日子简直没法过。

    走到东门,两个人四处打听了一下,很快便找到了1号食堂。

    食堂里没开冷气,秦风和苏糖推门进去,正要上楼,忽然听身后传来声音:“你们中午也在这里吃吗?”

    秦风和苏糖转身一看,见是郑洋洋一家三口,边上还站着个斯斯文文的眼镜兄。

    “要不跟我们一起吃吧。”骆冰看着苏糖说道,然后介绍那位斯文眼镜兄,“这是孙老师,你们系的辅导员。”

    孙老师身为雄性牲口,看到苏糖自然眼睛冒光,上前问道:“你是苏糖同学吧?”

    苏糖点了点头,很学生气地腼腆道:“孙老师好。”

    “好,好,好,你好,你好。”孙老师说着,伸手要和苏糖握一下。

    可他等到的,却是秦风的手。

    “孙老师你好,我是苏糖的未婚夫。”秦风笑着握了握孙老师的手,自我介绍道。

    孙老师脸色微微一变:“未婚夫?”

    “嗯,我们订婚了。”秦风拉起苏糖的手炫戒指。

    孙老师傻逼了三秒,然后不住摇头苦笑:“你们这动作也太快了,现在的孩子真是……”

    “孙老师,咱们先上去吧,上去再聊,慢慢聊。”骆冰招呼道。

    秦风却道:“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有人约了,改天再一起吃饭吧。”

    “这样啊……”骆冰的笑容有点僵了。身为一个副处级干部的妻子,自己本身也属于层次较高的人,平时请人吃饭,几乎不可能被拒绝,今天从秦风嘴里听到一个不字,她多少觉得有点不舒服。略微停顿了一下,骆冰问道:“你们在这里有熟人吗?”

    “现在还不熟,以后会熟的。”秦风说着,拉着苏糖往楼梯方向走去。

    几个人边走边说,孙老师问道:“你们在几楼?”

    秦风道:“三楼。”

    孙老师笑道:“我们也在三楼,等会儿系里的杨主任和钟老师也要过来,咱们约的该不会是同一桌吧?”

    郑国华听孙老师这么一说,不禁多看了秦风一眼。

    瓯大的系主任虽然没有行政级别,可真要论职称,其实也和正科级干部没什么区别,如果真有门路派到地方上,也是区直机关下属部门局长一级的人物。要不是自己是市卫生局的副局长,换了一般人,今天可不一定请得动这位杨主任。所以如果孙老师说的是真的,那自己女儿的这个室友,或者说他男朋友家,想来也应该是机关圈子里的人,而且应该是领导级别的。

    想到这点,再结合秦风身上那股不同于一般小孩的气质,郑国华一时间就不由得误以为秦风是“自己人”,可正打算细问,秦风却来了句:“不是。”

    郑国华瞬间哑然,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心里还暗笑自己真是想太多。

    楼梯不高不高,不过片刻功夫,几个人就上了楼。

    孙老师领着郑洋洋一家,沿着通道往前走,值班的服务员见到,马上跟了过去。

    走到包厢区,孙老师没走几步,就停在了一个房间前。

    几个人没马上进门,而是转身看了眼秦风和苏糖,秦风指了指前面,微笑道:“我们在最里头的房间。”

    孙老师闻言,神色微微一变,奇怪道:“最里面的房间?”

    边上服务员闻言,立马说道:“你们走错了吧?最里面的房间,是专门留给校领导的!”

    “对啊,就是校领导。”秦风微笑道,“刚才朱校长的助理梁金拓老师打电话给我,说中午来这里吃饭。”

    “朱校长请你?”服务员满脸不信地看着秦风。

    孙老师的表情更加惊诧,愕然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苏糖则是脑子进了浆糊一般,搞不清秦风到底是开玩笑还是真的,愣了两秒,忍不住问道:“秦风,刚才真的是校长给你打电话啊?”

    “校长助理。”秦风纠正道。

    服务员这下终于回过神来,忙给秦风和苏糖开道:“两位,请稍等一下,包厢的门是锁着的,我去拿一下钥匙。”

    秦风点了点头,服务员一走,郑国华马上问秦风道:“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苏糖奇怪地看了看郑国华,心说这问题你老婆不是问过了吗?

    秦风淡淡道:“做点小生意。”

    “小生意……”郑国华心里笃定秦风家的生意肯定不小,这么一想,忽然觉得秦风能找到苏糖这样的女朋友,似乎就顺理成章了。如果是小门小户,娶个这样的老婆回家,那就不是福气,而是祸水了。

    “哦?人已经来了!?”二楼忽然有人大喊一声。

    几个人顺着声音望去,刚好对上了那人的目光。

    “孙老师,你也在啊?”梁金拓大踏步走上来。

    孙老师立马就绷紧了状态,微微弯腰道:“梁主任。”

    梁金拓左右看了看,见到苏糖,想都不想道:“你是苏糖同学吧?”

    苏糖嗯了一声。

    梁金拓又转头一看秦风。

    两人对视一笑,秦风主动伸手道:“梁主任,你好。”

    梁金拓笑道:“你好,你好,秦风同学,久仰了。”

    秦风人敬一寸我敬一尺地客气道:“梁主任,你可别这么捧我,受不起啊。”

    寒暄完毕,梁金拓长话短说道:“朱校长已经在路上了,待会儿徐校长和王主任也要过来,咱们东瓯市一共就两所大学,对你都很重视啊!”

    秦风虽说自己都搞不清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不过还是保持着镇定,神态从容地说废话道:“我一定好好学习,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梁金拓哈哈一笑。

    这边孙老师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介绍:“梁主任,这是咱们市卫生局的郑局长。”

    梁金拓闻言,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郑国华身上,连忙道:“哎哟,不好意思,郑局长,失敬失敬。”

    郑国华和梁金拓握了握手,脸上的寒冰才消退下来一些。

    骆冰见待会儿瓯大的校长真的要来,趁势提议道:“既然这样,不如咱们干脆就凑一桌吧!”

    梁金拓这时却慢慢松开郑国华的手,面露为难道:“郑局长,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今天朱校长和隔壁瓯医的徐校长,是专程找秦风同学谈正事的。下次!下次你们再来学校,我一定争取替你们安排!”

    郑国华心里固然不爽,但一想人家两个校长都是副厅级,不给面子也无可奈何,他哈哈一笑,说道:“不要紧,不要紧,朱校长公务繁忙,还是谈正事要紧。我们就是陪女儿过来看看,这点小事,梁主任不要放在心上。”

    这时服务员已经拿来了钥匙,梁金拓朝郑国华点点头,便领着秦风和苏糖往前走去。

    郑国华一家人站在原地看秦风几个人进了门,这才返身回到自己房间。

    孙老师把门一关,郑国华叹道:“洋洋这个室友的男朋友,家里不简单啊……”

    孙老师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要是有哪个小兔崽子敢打苏糖的主意,自己一定干死他。

    话没说几句,楼梯下面忽然响起很大的动静。

    孙老师推开门,就见到自己的校长朱福泉和瓯医校长徐永佳谈笑风生地并排走了过去,身后还跟着王果因这位东瓯市的学界大佬。

    郑国华死盯着外头半天,食指轻巧桌面,半晌,语重心长地对郑洋洋说了句:“洋洋,以后要跟同学好好相处,凡事要多为别人想,知道吧?”

    郑洋洋最是看不惯老爸这种趋炎附势的嘴脸,没好气道:“知道,知道,人家家里官儿比你大,我以后都听苏糖的就是了,满意了吧?”

    “你这孩子……”郑国华脸上有点挂不住。

    这边孙老师却像是什么都没听到,然后突然起身,鼓起勇气道:“郑局长,失陪一下,我去跟我们校长问个好。”

    说完,匆匆走出了房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