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九十章 小旅馆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朱福泉和徐永佳毕竟都是大忙人,午饭吃到12点左右,酒桌上的众人便心领神会地散了席。两位大校长和秦风一路寒暄着下楼,离开之前,总算利用职权给秦风和苏糖提供了一点比较实际的帮助,同意他们俩不用参加接下来的军训。实际上瓯医的军训并不安排在开学初,因为医学院校的课程紧,瓯医一般都是把军训时间放在大二开学前的那个暑假,不会浪费正常开学时间。

    午饭后,秦风和苏糖回租来的小爱巢休息了片刻,下午不到1点,就又回了趟市区。

    秦风还有点事情要交代店里的人,毕竟接下来他每周最多也就回店里一两次,要注意的事情,必须得重视再重视,多费点口水,好让小赵几个知道,做生意可不是闹着玩的——王浩这厮被秦风罢免了副店长职务后,现在店里资格最老的赵云同志就成了助理店长,每个月工资涨到4500元,算上社保,总收入已经突破了5000元,更别提还有年终奖金。这样的待遇,就算是放在10年之后,也已经堪称高薪,而在当下的05年,赵云已经可以算是摸到“金领”的门槛。

    秦风不惜浪费时间地拉着店里的员工们,开了整整1个小时的座谈会,把里里外外的时间全都交代了一番,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干完正事,秦风和苏糖又去医院看望了一下王安。

    这回两个人终于碰上了谢依涵,到医院的时候,谢老师正在给王安喂水果,你侬我侬的,连护工都被虐出了房间。

    短短几天不见,王安现在已经勉强可以自己上厕所。

    如此一来,家里的二老就省心了许多,平日里有护工看着,他们俩基本就是下午过来一趟。而按照医院里医生的说法,王安现在已经可以出院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最多再一个月,王安就能拄拐正常生活,12月之前,应该就能扔掉拐杖。

    秦风从谢依涵口中得知这个消息,自然喜出望外,对王安道:“舅舅,店里现在群龙无首,就等着你去主持大局呢!”

    这话让王安听得舒服。

    这货靠在谢依涵身上,不要脸地蹭着人家的咪咪,表情还一本正经地说:“你不要担心店里的事,现在咱们把规矩都定好了,只要小赵他们稍微讲规矩一点,店里就乱不掉。”

    对王安这种没根据的自信,秦风没发表意见。

    眼见两个人可能更需要点私人空间,秦风和王安闲扯了十几二十分钟,就和苏糖离开了。

    回到大学城,又是夕阳西下的点。

    前往学区的路上,还能看到不少从外赶回的学生,或者是飞机、火车晚点匆匆跑来报到的新生和家长。

    秦风慢悠悠地驾着车,开在螺山镇唯一的一条大马路上。

    天色没亮,路两旁的小摊贩已经倾城而出,上百辆简易的小推车从附近的电线杆上接过点,功率不低的白炽灯于是从街头亮到街尾,不知卫生情况如何的各种小吃,更是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喧闹声中,安静了一整个白天的小镇终于复苏过来。大学城建成两年,螺山镇由村而乡,由乡而镇,发展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而十年之后,螺山镇又要升格为螺山街道。往年根本没女孩子愿意嫁过来的穷乡僻壤,就这样发展起来。

    “所以归根到底,最重要的资源不是金也不是银,最重要的资源是人呐……”秦风跟苏糖感慨道,“中|央看人口,看到的是责任;省里看人口,看到的是规划;市里看人口,看到的是政绩;县里看人口,看到的是财政;乡镇看人口,看到的是压力。高度不同,立场就不同,所以村里看人口,看到的就是人头。”

    “那你呢?”苏糖完全理解不了秦风随口瞎说的结论,问了句比较实在的话。

    秦风道:“当然是市场。”

    苏糖这下理解了,点了点头。

    人一多,就什么需求都大,有需求就有供给,商业繁荣,区域经济自然就起来了。

    就是这么简单。

    秦风好不容易在街边找到一处可以停车的地方,两个人从车里下来,就沿着螺山大道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路边到处都是吃的,也不用怕饿着。

    秦风很风骚地掏出钱包,给了苏糖1000块钱,说是这个月的零花。看得边上不少老爷们儿眼红发红——这么个美得冒泡的小妞,一个月的包|养费居然只需要1000块,这和白送有什么区别?

    在螺山大道逛了个把小时,吃零食吃到饱的两个人,又走小路拐进大学城,到著名的学子广场坐了一会儿。传闻这地方乃是著名的野战圣地,可秦风观察了半天,却没也能找到合适的角落,不由摇头感概大学生还是有够饥渴,连在这种八面透风四方来朝的地方脱裤子的胆量都有,色胆之大,真是能上天。

    “阿蜜,要不我们也试试?”秦风置自身于度外地八卦了别人两句,忽然心血来潮。

    苏糖红着脸骂道:“有病!”

    秦风理亏地低下了头。

    苏糖忽然小声道:“洋洋说她今天回家去睡,要不咱们去寝室……”

    秦风脸上立马迸发出光芒,拉起苏糖的手就往瓯大的方向冲。

    今天还不算正式开学,宿管大妈睁只眼闭只眼地放秦风上了楼。

    进了房间,两个人把灯一开,确定屋里确实没人,秦风废话不多说,直接上手扒苏糖衣服。

    “急什么!先洗澡!”苏糖已然驾轻就熟,拍开秦风的手。

    秦风不乐意了,严肃道:“不脱衣服怎么洗?”

    苏糖无法反驳,只能任由秦风继续在她身上作恶,没一会儿就被秦风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拉进了浴室……

    在陌生环境的刺激下,两个人都没能坚持太长时间。短短不到10分钟后,秦风躺在浴室的地上,苏糖趴在他的身上,两个人喘着气,失神地互相看着。秦风良久才缓过劲来,摸着苏糖光滑的后背,叹道:“原来妾不如偷是这种感觉……”

    苏糖轻轻咬了秦风一口,含恨道:“你变|态!”

    秦风反问:“你喜不喜欢?”

    苏糖双眸含|春地翻了个无限娇媚的白眼,秦风看得一阵激动,正要提枪再战,忽地听到房门被人推开,两个人同时紧张地微微一颤,苏糖下意识地就要挣开秦风先爬起来。

    可秦风却抱着她不松开。

    “苏糖,你回来了吗?”郑洋洋在门外喊道。

    苏糖没办法,只好趴在秦风身上,应了一声:“回来了……”

    “我本来想晚上回去的,不过孙老师说明天要开新生大会,我感觉来来回回也挺麻烦的,就不想回去了。”郑洋洋说着,往屋里走了几步,随意低头一瞥,见到地上还扔着几件男人的衣服,还有一双男式皮鞋,忽然小嘴一张,陡然朝浴室的方向看了过去,“苏糖,你别告诉我,浴室里还有别人啊……”

    “你看!都怪你!”苏糖气得抱怨秦风道,她仿佛觉得是被人抓了奸,心里头一百个不高兴。

    “我错,我认错。”秦风赶紧先哄着,然后又道,“要不下次你来我的寝室好了?”

    苏糖快气哭了,掩面道:“怎么办啊,我现在怎么出去见人?”

    秦风揉着她的脑袋,安抚道:“阿蜜,我们现在算是没领证的合法夫妻,顶多就是办事的地点不那么正规。”

    苏糖纠结得不吭声。

    郑洋洋半天没听到苏糖回话,走到浴室门边,敲了敲门道:“里面还有别人吗?”

    “有!”秦风大喊一声。

    苏糖觉得没脸活了,浑身发烫地趴在秦风身上装死人。

    门外的郑洋洋却是被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喊道:“你们慢慢洗,我等1个小时再回来!”

    “1个小时?太看得起我了吧……”秦风听到关门的声音,轻声嘟囔道。

    苏糖见郑洋洋走了,赶紧就要起来。

    秦风却拉住她,正色道:“阿蜜,人家都说了一个小时,我们不能让她失望!”

    ……

    一个小时后,秦风仿佛身体被掏空地搬了张椅子,坐在阳台上看着星星休养生息。

    苏糖则是容光焕发地哼着歌,给秦风冲麦片。

    方才那一个小时,前20分钟秦风一直占据主动,但20分钟后,苏糖越战越勇,渐渐压制住了秦风的气焰。不得不承认,小姑娘一旦尝到滋味,凶猛起来简直要男人命。

    苏糖端着麦片走到阳台,把碗递给秦风。

    秦风双手颤抖地接过,苏糖顺势坐到他身旁,身子一侧,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轻声道:“下次去你寝室……”

    秦风:“……”

    沉默片刻后,秦风沉声道:“阿蜜,你今天好热情……”

    苏糖羞涩不语。

    秦风忽然道:“早知道女孩子恋爱后会这么充满活力,我应该把那200万投到这里来的。螺山镇现在房价这么低,我半租半买弄它个2千平方开旅馆,一个房间算它20平方,2000平方就是100间房。每间房2个小时收费30块钱,包夜算100,每间房每天至少也能有100块的流水,100间房就是一万。每年学期8个月,就是240万的流水。扣掉各种损耗、人工成本,还有乱七八糟的税和费,一年少说也能赚150万,多出的那三个月,我就租给留在学校的学生当假期宿舍,好赖也是一笔钱。比起卖烤串赚多了啊!”

    苏糖静静听着,不插话。

    秦风越说越有思路:“我还可以搞灵活点,推出多种价格的钟点房,无非就是把卫生搞得好一点,房间装修稍微上点档次,再搞点情趣小道具什么的,这样总成本不会高出太多,但利润搞不好能多出50%。大学城前年刚修好,这里的钟点房市场其实才刚起步没多久,市场竞争也没那么激烈,等再过上几年,再想来这里开旅馆,估计就真的千难万难了。而且等开得久了,这里的房价迟早能涨到市区一半的水平,每平方最起码能卖到1万,或许还不止……”

    说到这里,秦风突然停顿下来。

    苏糖抬起头来看看他,秦风猛地扭过头,对苏糖道:“阿蜜,我明天还得回去一趟。”

    “干嘛?”

    “贷款!”

    郑洋洋久久不归,秦风喝完麦片,就和苏糖回螺山镇的家去了。

    虽说年轻的身体应该掏不空,不过向来早睡早起的秦风,第二天还是睡过了头,快到9点的时候才醒过来。苏糖这妮子已经形成条件反射,秦风的手一离开她的咪咪,马上就睁开了眼。见屋里已经阳光灿烂,她惊叫一声,喊道:“你今天报到啊!”

    “别急,我就算后天去报到,徐永佳也不会不要我……”秦风坐起来,顺手把不知什么时候飞到枕头边的苏糖的小裤裤扔到地上——这个要色不要命的,昨晚上回来后,又和苏糖来了一发。

    “今天谁洗衣服?”秦风问道。

    苏糖叹了一声:“还是在家里好啊,现在还得自己洗衣服了……”

    “等以后有了孩子,要洗的衣服更多呢!”秦风光溜溜地爬下床。

    苏糖哀嚎着说:“啊~~~好麻烦啊,不要孩子了!”

    “奶奶个熊啊!”秦风听到苏糖孩子气的话,笑着说道,“就为了少洗几件衣服,你就打算断了我家的香火?”

    苏糖嘟嘟嘴,随手拿过秦风的衬衣套上,腰部以下却是清凉清凉的,穿上拖鞋就咔咔作响往厕所跑,边跑边喊道:“我先大便!”

    秦风摇摇头,坐回到床边,嘴角向上一弯。

    这真叫过日子啊……

    有米、有田、还有米田共。

    磨蹭到早上快10点,吃过自己做的早饭,秦风才不慌不忙地出了门。

    手里就拿了个很平常的透明塑料袋,里面除了一张录取通知书,其余什么都没有。

    苏糖没有跟着出去,而是乖乖地待在家里做家务。

    秦风找到报名处,把录取通知书一递,报到处的老师立马露出笑脸道:“秦风同学,你的入学手续我们已经帮你代办好了,你的东西全都已经送到寝室,这是你的寝室钥匙,学生证和一卡通放在你的课桌上。”

    秦风没料到瓯医的老师居然也这么狗腿,心里暗道有特权真特么幸福,然后微微一笑道了声谢,转身又没入了人群。

    身后,还传来议论的声音。

    “这学生是谁啊?”

    “听说是徐校长家的亲戚……”

    “不是吧,我怎么听说好像是个很牛的学生,东瓯市十佳高中毕业生什么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