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九十一章 讲情操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瓯医的教学区和住宿区隔着一条马路,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秦风从住宿区的侧门进去,花了好些时间,才找到了自己的寝室楼。寝室楼位于住宿区最靠北的正中央,编号是1号,根据秦风的理解,这处应该就是整个住宿区的最牛逼位置,其方位意义基本等同于各地区行政中心的市委办或者区委办的坐落之所。两手空空的秦风一走进门,便被宿管大妈叫住,出示了寝室钥匙后,那宿管大妈立马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给秦风指路道:“这边楼梯直接上去,顶楼左拐最靠阅览室的那个房间就是。”

    秦风微微点头,又问:“阿姨,这栋楼住的都是哪些专业的同学?”

    “都跟你一样,全都是眼视光的,有些还是硕士博士呢!”宿管大妈一脸不需要理由的骄傲,仿佛但凡是住这儿的,就全都是她的干儿子。

    秦风这下就了然了。

    在过去二十年以及将来十年里,东瓯市能拿得出手的科研项目和尖端科研成果,来来回回一直就是眼视光。徐永佳之所以能获得今时今日的成就,主要靠的也是一手打造了这个专业体系,让东瓯市的眼视光专业发展到国际顶尖水平。所以从贡献上来讲,徐永佳的行政级别达到副厅级,一点都不算过分。有这样的历史渊源和随之而来的资源倾斜,身为东瓯市的王牌专业,眼视光的宿舍楼建在现在这个位置,自然是理所应当。而部分该专业的学生享受一点特权待遇,似乎也没什么好指摘的。

    秦风不紧不慢地走上了6楼,走到楼梯口,就发现这里跟别处的区别。

    他慢慢朝前走,数了数房间,发现整层楼居然只有6个房间,楼层的最左侧是一个会议室,最右侧就是宿管阿姨刚才所说的阅览室。

    阅览室的门还锁着,秦风隔着干干净净的玻璃门朝里面看了眼,发觉里头的面积不是一般的大,然后转念一想,就明白了道理。这6楼的阅览室和会议室,应该是整栋楼公用的,用处就是拿来给学生复习。要知道到了期末,全校的学生都会去图书馆凑热闹,而眼视光的学生如果把时间花在抢占课桌上,浪费时间还是其次,影响了心情那就得不偿失了。

    秦风如是想着,打开了阅览室旁自己的宿舍的房门。

    推门进去,房间里空气相当清新。

    阳台的窗户开着,整间屋子窗明几净,地上连灰尘都没有。

    房间的面积比苏糖的稍小,不过因为同样只有2张床,所以倒也显得空间挺大。

    其中一张床上,放着一个牛津包,边上还有一卷凉席,秦风走上前,看了眼床沿上的名字,确实写的是他。床边空荡荡的课桌上,放着学生证和一卡通,秦风随手拿过来,确认了一下名字,便放进了口袋里。

    左右瞧了瞧,见没什么好清理的,秦风就直接把被褥铺好,挂好蚊帐,然后把包收进柜子。

    干完这些杂务,他这才走到斜对面的床边,看了看床沿上的名字。

    名字很雅,姓林叫手谈。

    秦风估摸着这位老兄家里应该有个围棋爱好者,就是不知道他本人下棋的水平怎么样。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不管这位林手谈下得好不好,秦风都不在乎。因为身为一个连怎么算目都不会的菜鸡,秦风根本不打算给他一较高下的机会。

    在屋子里待了20来分钟,秦风觉得差不多也该走了,可刚要出门,这位新室友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好!”小伙子长得不高不矮,一米七左右的个头,理个平头,皮肤略黑,笑容灿烂,但完全谈不上帅,他朝秦风打了声招呼,很热情地自我介绍道,“我叫林手谈,双木林,下棋的那个手谈,你应该知道的吧?”

    “嗯。”秦风微笑着点头,然后淡淡地反装一逼,“我叫秦风,风雅颂的那个秦风。”

    林手谈微微一怔,旋即马上反应过来:“哦~诗经国风里的那个秦风是吧?”

    秦风笑了笑。

    这些小屁孩,再尼玛聪明,脑子里也多是课本里的知识,看样子天才和普通人在思维方式上的区别其实也不算很大,顶多就是记忆力强一点、反应快一点、学习理解力牛逼点——好吧,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你也是眼视光的吧?高考考了几分?”林手谈放下行李,转头就问秦风成绩,竞争意识可见一斑。

    秦风拉过椅子坐下来,慢悠悠道:“我不是眼视光的,我是经管专业的。”

    “啊?”林手谈愣了愣,“经管的怎么住这儿了?刚才我还问楼下阿姨,她说整栋楼都是眼视光的呢!”

    “阿姨的话也能信?”秦风呵呵一笑。

    林手谈直摇头道:“那你运气不错,我听说只有咱们这栋楼是每个房间住2个人,别的楼全都是每个房间住4个人。”

    秦风笑了笑,说:“我的运气怎么样,我倒是不要说,不过你的运气肯定不错。我在外面租了房子,平时在这里过夜的时间应该不多,你以后大部分时间可以一个人住。”

    林手谈眉毛一抬,咧嘴道:“有钱人呐!”

    秦风摇摇头,“不是有钱,是相当有钱!”

    林手谈这下态度端正了,朝秦风抱了个拳,笑道:“那托你的福,我以后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了。”

    秦风严肃道:“打飞机的时候,请注意不要污染了我的铺位。”

    “我靠……”林手谈直接败下阵来。

    两个人一个文科一个理科,别说专业不同,甚至连学院都在同一处,没有争夺奖学金的根本利益冲突,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林学霸之前为了立威搞出的剑拔弩张的气氛,很快就烟消云散。

    林手谈嘴巴不严实,秦风随口问了几句,就差不多把他祖宗八辈儿的事情全都套了出来。

    这货是杭城人,家里头老爹在机关上班,算个不大不小的领导,老娘是私人企业的高管,属于典型的中产阶级殷实之家。据林手谈自己所说,这回高考稍有失误,和清华擦肩而过,而他又不想再继续待在杭城,所以首先就枪毙了全国排名前三的曲江大学,然后又因为看不起沪城,所以旦复旦兮的那所牛逼高校也没能逃过被他鄙视的命运。而后思来想去,考虑到水土不服、离家远近以及专业前景等等等因素,他最后给了瓯医面子,以630多分差点可以和今年的省理科状元华山论剑的成绩,选择来这里读本硕博八年连读的眼视光专业。

    秦风默默地听他吹完牛逼,然后幽幽来了句:“有没有想过,如果读到第七年被开除,到时候连本科学位都拿不到怎么办?”

    林手谈顿时整个人都傻逼了,看着秦风说不出话来。

    结果秦风又来了句:“我打算在8年之内搞出一家上市公司,你到时候如果无家可归,可以来给我打工。”

    林手谈想了想,说:“****啊!”

    秦风成功地让林学神从云端回到了人间,两个人不骂不相识,吵完之后,秦风邀请他出去吃饭。

    林手谈有着所有成功人士的必要潜质——不要脸,于是出门前就嚷嚷:“我点菜,你请客。”

    秦风欣然答应。

    这样的人才,哪怕以后用不到,打好关系也是应该的。

    下了楼,秦风边走边给苏糖打电话。

    林手谈问道:“女朋友?”

    秦风这个炫妻死狂魔抬手比划戒指,三天内第16次跟别人介绍:“未婚妻,订婚了!”

    林手谈直摇头道:“妈的早知道你们东瓯市有钱又土逼,以前还当是别人妖魔化你们,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假啊!我猜你女朋友肯定长得不错!”

    秦风正色道:“不要随便侮辱我老婆,我老婆属于天使级别的!”

    林手谈呵呵一笑。

    两个人走出住宿区范围,秦风拦下一辆大学城专营的电动小三轮,坐着三轮车,5分钟后就来到螺山镇。到了自家楼下,秦风一个电话上去,苏糖就蹦蹦跳跳跑了下来。

    林手谈听到脚步声,仰着脖子朝楼梯上看。

    于是当他完整地由下往上从苏糖大长腿一直看到她的脸时,今天第二次陷入了傻逼。

    他自诩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个所谓的世面,就是去过杭城大大小小的各种夜店,但像今天这位这么美得冒泡的姑娘,应该确实是头一回见到。这皮肤、这身材、这脸蛋,完美啊……

    苏糖走到秦风身边,好奇地看了林手谈一眼。

    秦风介绍道:“这是我的室友,林手谈,今年理科631分。”

    苏糖张大了嘴,惊呼道:“天才啊……”

    林手谈却是羞涩了,低着头着不敢直视苏糖的美貌,双手不知该往哪里放,直挠头道:“也就是运气比较好……”

    秦风暗叹处|男就是不顶事,随便往他跟前扔个7分的就能跪下舔,见到苏糖这种,更是恨不能五体投地的舔。

    “叫洋洋了吗?”秦风问苏糖道。

    苏糖点了点头:“叫了,她说在我学校门口等我们。”

    “好,咱们别让人家久等。”秦风说着,掏出口袋里的车钥匙,远远地朝前方一点。

    林手谈听到滴滴两声响,抬眼望去,就见秦风走上前打开了车门,忍不住道:“我靠,居然开车过来,太嚣张了吧!”

    三个人坐上了车,没一会儿就开到了瓯大音乐学院的门口。

    以音乐学院的尿性,平日里门口停的豪车不在少数,所以见多识广的瓯大学姐们根本看不上秦风这两破SUV。不过郑洋洋身为当事人,到时颇为惊讶秦风开车过来。

    郑洋洋坐上来,扭头瞥了眼状态猥琐的林手谈,然后客气地点了点头。

    林手谈见到郑洋洋稍微镇定一些,不过镇定的程度也有限,他调整了一下呼吸,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秦风的室友。”

    郑洋洋眼光高,没看上这位学神老兄,硬是没给句反馈的话。

    好在苏糖越来越懂人情世故了,转头对林手谈道:“她是洋洋,我的同学。”说着,又给郑洋洋介绍林手谈的丰功伟绩:“洋洋,林手谈可厉害了,今年考了631分!”

    林手谈悄悄挺直了腰杆。

    郑洋洋的反应却是:“哦。”

    林手谈很是受伤地又缩了回去。

    秦风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们两个,微微笑了笑。

    不知怎么的,秦风忽然就想起了李郁。

    同样属于妖孽,相比脸皮很薄的林手谈,如果这会儿是李郁坐在郑洋洋身边,肯定是荤段子一段接一段,直到把郑洋洋说得面红耳赤抬不起头为止。

    “咱们好像离正式开学还有几天吧?”林手谈忽然道,“明天是入学体检,后天是新生大会,大后天就是星期五了,星期五应该不会开课。那么就是说,我们还有好几天空闲时间。”

    “应该是这样。”秦风道,又问,“怎么,你很等不及想开学吗?”

    林手谈道:“那是,玩了三个月,感觉人都快玩傻了。”

    苏糖很惆怅地说:“我宁可永远地傻下去……”

    郑洋洋附和:“我也是……”

    林手谈对两个毫无追求的美女感到十分无语,秦风呵呵一笑,道:“听说怀孕一次可以连续傻上三年,真想永远傻下去,我还是很愿意效劳的。”

    苏糖举起手想拍,想想还是放了下来,怕出车祸。

    郑洋洋则喊道:“我不用你效劳!”

    林手谈忽然有话想说。

    可郑洋洋此时反应极快,转头一句话就堵死了林手谈:“更不用你效劳!”

    林手谈憋得满脸通红,心道我家基因很好的啊,而且为什么要用“更”……

    秦风一路把车开到大学城的学子广场,下了车,苏糖问了句废话:“中午在这里吃吗?”

    “嗯。”秦风点点头,“顺便考察一下这里的经营环境怎么样。”

    林手谈奇怪问道:“你想在这里开店?”

    秦风摇摇头,语重心长道:“开店是其次的,主要是还是想为广大同学提供勤工俭学的机会,做人关键还是要讲情操啊……”

    林手谈一脸懵逼。(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