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查房(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午饭的地点最后很小孩子气地选在了学子广场内部的肯德基,苏糖却对此相当满意。

    林手谈做人很实际,见苏糖已经名花有主,当机立断地放弃了越级挑战的想法,把注意力全都放在郑洋洋身上。然则郑洋洋比他更实际,半点没把理科无敌这种标签当回事,三两句问过林手谈的身家背景,确定这货的家底也没比自己家多多少,再一看林同学那张让她提不起胃口的脸,果断就在心里枪毙了他,打定主意不给他继续骚|扰的机会,连手机号都坚决不奉献出来。

    秦风看在眼里,也没心思给林手谈创造机会。毕竟两个人今天才刚认识,出来吃顿饭也就是客气一下,没理由扮演拉|皮|条的角色把郑洋洋往火坑里推。而如果哪天真要推郑洋洋下火坑,秦风宁可那个火坑的名字叫做李郁或者是元帅。无论怎么说,郑洋洋虽比不上苏糖,可像她这样的白菜,依然属于稀缺资源,所以肥水不流外人田,留着给自己人当福利总好过让外人拔了头筹。一顿饭吃得死气沉沉,午饭过后,四个人到广场大楼的百货里扫了一圈,然后提着几大袋子零食,先把郑洋洋和林手谈先送回学校。好在东瓯市土豪多,秦风开着车子返回瓯医时,倒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顶多就是奇怪,这车子怎么能一路开到宿舍区门口。要知道,今天是瓯医的报到日,外面的大路可也是戒严不准通行的。

    回到家里,短暂地午休过后,秦风就扔下睡午觉睡得人事不醒的苏糖,一个人轻手轻脚出了门。

    昨晚上说是要去银行贷款,但那纯粹是胡说八道。

    试想买房租房搞住宿生意这么大的事情,如果直接跳过市场调差以及前期准备这几步,不顾头不顾脑地说干就干,那贷款几乎就等同于自杀。

    早前在镇子里瞎逛的时候,秦风就已经基本摸清了螺山镇的格局。

    这屁点大的地方现在分为两个村,前山村毗邻大学城,又有小镇唯一的一条公路贯穿,路两旁的店面基本上都已经被开发,因此房价稍高,每平方已经涨到2500元。而后山村相比之下就落后许多,与前山村相比,相当于西北小县城和沿海经济开发区的区别,隔了仅仅2条街,房价却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最便宜的地方每平方只需要1500元。对于05年已经开始升温的东瓯市房地产来说,螺山镇的房价简直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镇子里一共就只有2家房屋中介。

    短短百来米的路,秦风却选择了开车过去。

    原因很简单,中介这个行业的从业者,通常来说素质都不怎么高,行业业务技巧以坑蒙拐骗为主。以秦风前世长期在外租房的经验,这群王八蛋甚至能把背靠坟山死过人的鬼屋说成风水宝地,把正对公共厕所整日臭气熏天的鸽子房说成商业中心,如果哪所房子不幸同时中了以上这两招,那么开中介的老娘们儿或者老人渣就更高兴了,因为“背山面水”的房子真不好找,他们甚至要为此多管你要几百块中介费。

    而开车过去,就可以在第一时间亮明身份,用实际行动告诉这些隐性人渣,老子可不是任由你们糊弄的山里人和城里娃,这样能省去很多互相试探的时间。

    午后的前山村房屋中介店门可罗雀。

    秦风停好车下来,推门进去,屋里头那位面相刁钻的精瘦的老娘们儿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秦风敲了敲门,老娘们儿睁开眼,见是秦风,立马动作夸张地蹿起来,贱笑着让秦风先坐。

    早先秦风和苏糖在螺山镇租房子,找的就是这位。

    为了能找到一间满意的房子,秦风情愿多花了几百块钱,显然是好心被当作了冤大头,已经成了这老娘们儿眼中的钻石级顾客。

    “不坐了,我就想问问,镇上还有没有连片的屋子出租的。”秦风开门见山。

    老娘们儿有点不明白意思,问道:“什么叫连片的?你想怎么个租法啊?”

    “也不一定就是租,看情况买下一部分也可以。”秦风先把牛逼吹出口,接着解释道,“我想办点事情,大概需要2000平方左右。”

    “2000平方!?”老娘们儿尖叫起来,盯着秦风问道,“你想做什么事情?”

    秦风笑道:“做什么你别管,我就问你有没有。”

    “有!有!当然有!”老娘们儿想都不想就回答,然后随手拿过桌上厚厚的一本笔记本,边翻边瞎掰道,“我跟你说,幸好你也就是找到我这里,整个螺山镇,也就只有我有办法给你找到这种地方。2000平方是吧……1700平方的工厂行不行?”

    秦风简单明了:“不行。”

    老娘们儿皱眉道:“其实1700和2000也差不多的……”

    秦风笑道:“我答应给工人2000块一个月,到月底就发1700,你看行不行?”

    老娘们儿嘿嘿嘿傻笑,“这不是同一件事嘛!”

    秦风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说道:“我留个电话号码给你,你找到了就给我打电话。”

    老娘们儿马上问道:“你还要去别的地方问啊?”

    秦风不客气道:“不然呢?就指望你一个人吗?”

    老娘们儿脸色稍微一变,但马上又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怪里怪气道:“多看看也行,不过我看你看到最后,还是要来这里找我。”

    秦风没接话,拿出一张写着旧手机号码的名片放在她桌上,头也不回地就出了门。

    老娘们儿拿起名片看了眼,见上面除了名字就只有一个号码,冷冷一笑,“年纪不大,钱没几个,台型倒是会扎。”

    秦风出了前山村中介,马上又去了后山村的中介。

    前后流程差不多,说明来意,留下号码,然后直接走人。

    螺山镇这屁大的地方,2000平方的屋子说难找,是因为数量确实不多,但说好找,也正因为不多。秦风想来,这屋子能不能租得下来,乃至租到价位合适、位置合适的,还得看屋主的意愿,说到底,得靠沟通。不花个三五天时间,这生意根本谈不下来。至于中介直接领你过去看的那些房子,肯定达不到要求。去看也是浪费时间。

    回到家后,秦风马上就着手做市场调查的方案。

    首先第一步,就是要把螺山镇的大小旅馆全都睡个遍,好弄清别人的经营模式和缺点。

    方案不算很长,在电脑上敲了一下午,秦风把能想到的小细节全都罗列了出来。

    等他写完这些东西,天色也差不多黑了。

    苏糖早就醒过来,正窝在沙发上看肥皂剧。

    秦风站起来伸了个大懒腰,苏糖听到动静,马上转过头问道:“晚饭吃什么?”

    秦风道:“吃你。”

    苏糖道:“吃你妹!”

    秦风**|笑道:“对,就是吃你妹。”

    苏糖嘟嘟嘴,走到秦风跟前,抱住他撒娇道:“哎呀,别开玩笑了,我快饿死啦……”

    秦风抱着苏糖,闻着她头发上的香气,然后一摇一摆地踱着,轻声说道:“随便下去吃点快餐吧,今晚不回家了,咱们去开房。”

    苏糖奇怪道:“开什么房?”

    秦风道:“山景房。”

    苏糖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山景房?”

    秦风回答:“螺山山景房。”

    苏糖终于听懂了,却更觉得奇怪地问道:“好端端的,干嘛出去开房啊?白白浪费钱。”

    秦风笑了笑,挑起苏糖的下巴,看着她道:“为了弥补你还没好好恋爱过,就提前进入婚姻生活的缺憾。”

    苏糖被哄得迷迷糊糊,虽然完全不知道秦风想干什么,可还是满心甜蜜。

    她居高临下地抵着秦风的额头,憨憨傻傻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