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九十四章 班长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的开房经验不算丰富,上辈子为了省钱,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出租房和女友啪啪啪。而即便是外出开房,一般也是选择在稍微正规的场所,比如各类快捷酒店。唯一一次在小旅馆开房,是在两个人分手之前。那会儿秦风被准丈母娘逼得太紧,已经到了打算卖血凑首付的时候,出门在外忽然来了性趣,为了省钱,就和女朋友凑合了一晚上。结果凑合完不到一个星期,还没来得及把房子的事情跟准丈母娘汇报,就先一步被无情地甩掉。再然后——就特么重生了……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凡此种种,秦风认为这句话应该是:这真是一个狗血的故事。

    秦风对那次的小旅馆之旅已经印象模糊,但这并不耽误他今天晚上外出做功课。

    螺山镇的5家小旅馆情况大同小异。

    收费低、环境差、服务无法评价,最直观的体验是,无论是哪家旅馆,进门的第一反应就是气味稍重,空气里总是充满了叫人难以启齿的“别人家的孩子”的味道。秦风轮流在各家小旅馆开房再退房,前前后后观察了大概20间房,为了应付各家小旅馆里那些难缠又小气的老板,光是莫须有的房费就付了150块。

    2个小时下来,秦风随身带着的笔记本上记了差不多有4页纸。

    眼见清单上该调查的事项都调查得差不多了,秦风收起本子,便回了螺山宾馆。

    回到房间,苏糖已经睡着了。

    秦风尽可能安静地先洗了个澡,振作振作精神,却没有要上床奋斗的意思。

    趁着这会儿思路还清,秦风坐到桌前,摊开笔记本开始做项目企划。

    对于贷款租房开小旅馆这件事,秦风并不是心血来潮。如何在大学期间找个新的收入增长点,秦风早在去年就有了,不过由于一直忙着复习还有烤串店的生意,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破事,所以根本没时间过来这里仔细看看。按照秦风的初步计算,大学城目前的小旅馆市场还远未达到饱和,保守估计至少还容得下250个房间,也就是常规开房人口达到大学城学生人口总数的5%左右。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大学城的房价还有着极高的升值空间,趁便宜大量买进当作旅馆,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投资方向——用开小旅馆挣的钱抵作贷款利息,应当不成问题。

    总而言之,秦风貌似是在做拉|皮|条的生意,但实际上来讲却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通过银行以钱生钱,本质上乃是相当高明的金融操作,只是表现手法略显猥琐。

    “每个房间至少要达到25个平方,客户才不会有空间上的压抑感,而且房间里的气味也散得比较快,利于留住客户。”

    “收费可以采取会员制,开房满10次或者一次性消费超过500元,可以自动升级成初级vip会员,初级会员每次消费打八折;开房满30次或者一次性消费超过1000元,可以自动升级为高级vip会员,高级会员每次消费打六折,并且免收套|套费。旅馆采取酒店式服务,提供一日三餐聚会套间……嗯,这样的话不就成酒店了?算了,先写下来……”

    “旅馆房间分为豪华套间、豪华单间及标准间。以2小时为计费单位时间,每次房间使用完毕,90分钟内不许再次使用。标准间及豪华单间面积均为25平方,豪华套间的话……70平方吧……标准间按照单位时间收费,每次30元,也可以包夜,费用为80元。豪华间每次收费50元,包夜费用100元。豪华套间不按小时计费,只提供包夜服务,使用时间至次日中午12点之前,每次收费200元……”

    “这样的话,豪华套间只用准备3间应该就够了,豪华单间……20间吧,剩下再来个30间标准间,一共就是960个平方……需要一间6层楼高的大房子。哦,不对,还没算厨房、储藏室和过道的面积……这样的话,至少要准备1200平方才够用吧,每平方算它2000块,这就是240万。东门街的房子拿去抵押,差不多刚好能贷到这么多钱。贷款年利息算5%,就是一年要还12万,每个月利息1万……”

    “把3个豪华套房折算作10个普通间,60个房间,每天的使用率乐观估计算作100%,每日流水就是1800元,一个月5万4,家具耗损……对了,还要买家具,60个房间的装修费用和家具成本至少也得30万吧……”秦风有点头疼地抓了抓头,然后沉默片刻,干脆先跳过,继续写道,“家具耗损算收入的5%,打点这边的工商、消防、公安、安检、老人协会还有流|氓,哦,对了,流氓和老人协会应该是同一拨人,还有镇里和村里……嗯,算50%吧,水电煤气……算在家具耗损里吧,人工成本的话,一个厨师、一个前台收银、一个经理、两个服务员兼保洁员,平均工资算3000元,这就是一万五,差不多也是30%……”

    写到这里,秦风停住了。

    他盯着笔记本上零零散散的几十个小点,眉头皱得很深。

    “这么粗略地算一下,如果每个房间每天的使用率无法达到1.5次,这生意差不多就亏了啊……每天两房三炮,难度不算大,不过也不算小,如果这些学生全都跑去学子广场打野战,我岂不是分分钟要破产?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每间房每天的开炮数量超过3次,那我不是要发财?不对,每天每房三炮太不现实,这些学生再饥渴,旅馆的生意也不至于全天24小时火爆,妓|院都没这能耐呢……诶……也不对,如果这些学生大部分选择包夜的话,几乎就相当于是每天每间房保底2炮了。每天保底2炮的话,这生意岂不是很暴利?一个月下来,纯收入至少在6万以上吧!?”

    秦风在笔记本上写了个6,然后重重地画了一个圈。

    如是精打细算着,不知不觉,夜色就深了。

    秦风打了个哈欠,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竟然已经是凌晨1点。

    他摇了摇有点发晕的脑袋,合上了笔记本。

    小旅馆涉及的事情要比烤串店复杂得多,需要考虑的小细节至少在100点以上,而且还存在着很多变数,盈利情况暂时也没办法计算清楚。

    秦风果断决定,过几天再找个行业高手参谋一下。

    片刻之后,秦风洗漱完毕,一爬上床,苏糖马上翻身抱住了他,迷迷糊糊地嘟囔了半句。秦风身体疲惫而精神轻快地微微一笑,轻轻地在苏糖的鼻尖上亲了一下,反手关掉床头灯,拥着她,两个人很快就沉沉睡去。

    一夜无折腾。

    次日早上,秦风被手机铃声吵醒。

    许久没睡过懒觉的秦风,艰难地睁开眼睛。枕边已经空了,卫生间里正响着淋水声,显然是苏糖正在洗澡。房间的窗帘拉得已经足够严实,但窗帘的厚度不够,依然能看出外面已经天亮。秦风伸长胳膊,从床头柜上拿过办公用的手机,打开一看,见来电是个陌生号码,还以为是中介来了消息,然后慢吞吞地接通。

    “喂,是秦风吗?”手机那头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她说话的语速很快,而且有点焦急,“我是你同学呐,那个,你现在人在哪里?你来报过到没?”

    秦风沉默2秒,让脑子稍微清醒过来一点,然后从床上坐起来,靠着床头,淡定反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班今天早上开班级见面会啊!辅导员也要过来,你不知道吗?你室友是谁?”女孩子话语连珠地问道。

    秦风一听是这种屁事,想都不想就回答道:“我不去了,我早上还有事。”

    “不去?什么事能有这件事重要啊,大哥,开学第一次见面耶!你身为班长居然跟我说不来?”女孩子大声嚷嚷起来。

    “班长?”秦风微微一怔,无奈摇头道,“我辞职,这班长的头衔归你了。”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秦风放下手机,掀开被子,在床沿上坐了一会儿。

    过了几分钟,正要问苏糖什么时候洗完,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

    秦风觉得有点烦,微微皱眉,拿过来一看,却是另一个号码。

    他接通道:“喂,你好。”

    “喂,你好,秦风同学吗?”说话的人,变成了一个男的。

    秦风感觉好无语道:“对……”

    “你好,秦风同学,我是你们经管系的辅导员叶剑,你现在人在学校吗?”叶剑问道。

    秦风想了想,说道:“不在学校。”

    叶剑马上问:“你在家里吗?”

    秦风道:“在镇上,刚起床。”

    “……”叶剑一阵沉默,“你现在方便过来吗?咱们经管系3个班的同学差不多都到齐了。对了,你是哪个寝室的?你们班的同学怎么都说没见过你?”

    秦风道:“我应该不是经管系的同学住同一栋楼,我的宿舍在1号楼,1号楼606。”

    “哦,这样啊,怪不得……”叶剑似乎是不知道1号楼是个什么概念,更没能从这个信息中提炼出弦外之音,依然照着自己的意思,对秦风道,“既然没在家里的话,你赶紧先过来吧,当班长的,第一天就迟到,多不好!”

    秦风叹了口气。

    对于当了班长这件事,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很多大学在入学之初,各院系为了管理方便,就会根据入学新生的成绩还有高中表现,提前定下班长和团支书。一般会在入学名单上标出“班召”和“团召”,“团召”也就是团支书。秦风估摸着,自己在瓯医招生处这边的简历,应该是相当好看的,而且如果王果因这位大助理跟瓯医的社科部打过招呼,那么他在新生入学阶段,弄到个班长的职位也就属于理所当然。

    但问题是,秦风不想要啊……

    大学班长不比高中,身为大学行政体系的一部分,每个大学班长都必须承担起村长的责任。秦风前世就当过大学班长,一整个学期下来,光是例会就开了五六十次,还得为了应付学生会的各项乱七八糟的工作忙上忙下,而下场就是他浪费了自己学习状态最佳的一年,直到毕业也没能考过英语六级。对于曾经的伪学霸来说,这算得上是秦风大学阶段最咽不下的一口气。

    哗啦——

    苏糖拉开卫生间的门,带出滚滚热气。

    她裹着浴巾走出来,见秦风正在打电话,小声问道:“谁啊?”

    “系里辅导员,让我回学校开会。”秦风贴着手机说道。

    手机那头的叶剑,立马很敏感道:“跟女朋友在一起?”

    秦风嗯了一声。

    叶剑叹了口气,无奈道:“赶紧过来吧,带女朋友一起过来也行,这都快9点半,拖拖拉拉的,不像话。”

    秦风没办法了,这辅导员八成是不知道自己和徐永佳的关系,既然如此,反倒要给他面子。

    “好,我尽快。”秦风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我们马上走吗?”苏糖系好浴巾,裹住身子,拿着毛巾擦头发。

    秦风嗯了一声,站起来从苏糖身边走过去,直奔卫生间。

    苏糖举着双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咪咪,很不甘心道:“你都不摸一下啊!”

    秦风关上卫生间的门,坐在马桶上使劲道:“没空啊……”

    飞快地解决完卫生问题,又淋了个澡,两个人下楼交了房卡,等饿着肚子上车时,时间已经快到9点50,距离叶剑打电话过来,已经过去整整20分钟。

    秦风发动车子,一边问苏糖道:“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好啊!”苏糖显得很有兴致道,“顺便待会儿去看看你的寝室。”

    秦风转过头,目光灼灼道:“阿蜜,你想法很多啊……”

    苏糖红着脸,拍了一下秦风的胳膊。

    而同一时刻,酒店里的几个前台服务员正议论纷纷。

    “一个都没用?”

    “不可能吧……那个一个女的躺在床上,换了什么男人都不可能忍得住啊……”

    “这小子是不是不行?”

    “你们傻啊!谁规定只有戴着才能做的!人家不戴不行吗?”

    “对哦……”

    “居然不戴?有钱人家的孩子,真是不怕事,这个女孩子也真是的,等哪天怀上了,她就知道苦了。怪不得现在小医院生意这么好,就是这些大学生乱来搞的……”

    “别说什么大学生,真的,思想品德还不如我们呢!”

    “对,就是……”

    一群服务员纷纷点头附和,对这个说法非常同意。(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