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二章 地痞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新生入学的头一个星期,杂七杂八的琐事确实比较多。

    按照日程安排,早上去领完课本后,下午就是全班集合去瓯医的附属医院体检的时间。秦风原本打算等吃完午饭,中午一点出头就去和林一鑫他们汇合,结果不成想午饭还没吃完,前山村的房屋中介就来了电话,说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地方,不过屋主很忙,所以要求今天下午就见面。

    秦风在电话里跟那中介的老娘们儿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老娘们儿惊呼着说原来你还是学生,然后话说的腔调陡然一变,用招呼菜鸟的套路跟秦风掰扯起来,说什么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半哄半骗地非要让秦风尽快把事情给办了,不然指不定房子什么时候就租给别人了云云。

    秦风对这些做中介的向来没什么好感,可是另一方面,他对房子这个硬件基础却又着实无能为力。如此这般心里明知对方在胡说八道,但在这个正打算找黄秋静寻求合作的节骨眼上,秦风也就只能暂时顺着中介的意思,满心无奈地点头答应,下午去跟屋主见个面。

    挂断中介的电话,秦风又给赖佳佳发了条短信。

    没法子,体检属于学校规定的集体活动,不去的话,必须请假。

    短信刚发出去没半分钟,赖佳佳就跟催命似的来电话了,开口就质问道:“秦风,我说这刚开学的,你到底哪来那么多事情好忙活?别人怎么都没你忙?”

    秦风按下免提,一边慢慢切下肉,叉到苏糖的盘子里,一边平静地回答道:“私事。”

    赖佳佳问道:“什么私事?”

    秦风笑了笑,张开嘴,吃下一口苏糖喂过来的土豆,细嚼慢咽两口,继续回答:“不方便说。”

    等了十几秒钟才等来这四个字,赖佳佳立抓狂了,烦躁道:“行了,行了,行了,反正我和叶老师都管不住你,你要请假就请假吧!反正你钱已经交了,浪费体检费也是你自己的事情!”

    手机里传出一阵忙音。

    苏糖颇为不快道:“这人怎么这样啊,神经兮兮的。你去不去体检,跟她有什么关系?”

    “责任心比较强。”秦风微笑道,“不过就是还没掌握好当领导的方法。”

    “领导?”苏糖有点不明白。

    秦风道:“团支书兼班长,好大的领导。”

    苏糖扑哧一笑。

    定下下午的安排,秦风吃饭的状态就松弛了许多。

    细嚼慢咽地吃到中午12点半,秦风先把苏糖送回瓯大的寝室,然后一个人回了家。

    午后1点半,日头最猛的时候,秦风打着伞出了门。

    考虑到待会儿还要去看房子,开车过去反而不方便,他索性选择了步行。

    走到前山村房屋中介,屋子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

    除了中介的老娘们儿外,其余几个都是长得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各个满脸横肉,发型都是统一的半寸,脖子上挂着很粗的金项链,手腕上全都戴着各式各样的手链,隔着老远,就能闻出他们身上的混子气息。

    “来了,来了!我们都等你半天了!”秦风一进门,中介老娘们儿就嚷嚷起来。

    领导的老混子看了秦风一眼,见秦风长得嫩,竟做出个伸手要摸的动作。

    秦风眉头一皱闪过去,暗暗庆幸今天没带苏糖过来,租房的打算更是直接减弱了大半。这种房东,怕是九成九的靠不住。

    “呵,这小孩,摸一下都不让啊!”老混子浑然没拿秦风当回事。

    中介老娘们儿拿着蒲扇拍他道:“摸什么摸啊,你当是人家是你儿子啊!人家可是大学生诶,乱摸要抓你去坐牢的!”

    众人哈哈大笑。

    秦风忍着脾气,沉声道:“房子在哪里?去看看吧。”

    “好好好,先去看房子。”老混子招呼一声,一行人乌央乌央从屋里出来。

    老娘们儿把门一锁,走到秦风身旁介绍起来:“我跟你说,你要找的地方,螺山镇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也就这么一处了。那地方本来是人家开工厂了,现在老板挣钱了,搬了,刚好把厂房腾出来。我跟你说,这地方风水特别好,你要是想租下来做什么生意,保准你能赚大钱!”

    “哟,这小孩还要做生意啊?不是说大学生吗?”老混子拍拍秦风的肩膀。

    秦风的眉头越发皱得厉害,淡淡道:“现在国家支持大学生创业。”

    老混子感慨道:“你看,你们看!这大学生说话就是不一样,说起来就是国家政策!”

    人群中有人不服,唱反调道:“逼个大学生,我都不知道睡过几个大学生了,瓯大里那些女的,给钱就能睡!”

    “诶诶,胡说什么呢!人家都听着呢!”中介老娘们儿冲着那唱反调的喊道,转脸又笑着对秦风道,“别听他瞎***说,他开玩笑的!”

    秦风淡淡地点了点头,心里打定主意,这房子绝对不租了。

    跟这样一群盲流合作,天晓得等到时候开门营业了,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螺山镇很小,走了不到10分钟,穿过一条巷子,就来到了老娘们儿所说的风水很好的厂房跟前。

    厂房占地面积确实不小,目测至少2亩以上,三层楼,看外墙体陈旧的样子,应该已经有些年头。厂房不远处就是大螺山,不过可惜挨着崖壁,风景是负数。

    秦风左右观察了一下,发现周边居然连路灯都没有,这么个月黑风高可以拿来杀人越货的环境,实在不是理想的开小旅馆的场所。

    他甚至连进去看一下的意思都没有,站在门口就摇头道:“不行。”

    中介老娘们儿立马道:“看都没看呢!哪里不行啊?”

    秦风道:“感觉不行。”

    “孩子,天气这么热,我们可不是陪你出来玩的。”老混子话里带着威胁。

    秦风见对方人多势众,也不好马上跟他们撕破脸,找了个借口道:“这个厂房的产权,在你们手里吗?”

    老混子怔住了。

    他这两年和那个小商小贩“谈生意”这么多回,还是头一回听有人问产权的事情。

    “产权……当然有的!”他抬高了嗓门,相当低劣地掩饰着内心情绪。

    秦风自然不会蠢到要打破沙锅,当面戳穿老混子的谎话,继续不慌不忙地说道:“先给我看一下产权证吧,这么大的厂房,一年租下来也是不少钱,万一有个产权纠纷,到时候不好处理。”

    “行,行,看!那个……阿豹,我们产权证放哪里去了,你去拿过来给这孩子看看!”老混子睁眼说瞎话,使唤底下的中年混子道。

    “好!”中年混子也是个老油子,明知没有,还是一口答应,立马往回跑。

    “不用了!”秦风大喊一声,吼住了那中年混子。

    一群人全都望向秦风。

    中介老娘们儿摆着个***的造型,摇着扇子问秦风道:“怎么啦?”

    “咱们回去再慢慢谈吧,这房子不错。”秦风模棱两可地这么说了句,转身就往回走。

    老混子一群人这下就没法拦了,互相之间打着眼色,慢慢地跟了上去。

    走出巷子,到了大街上,没了人身安全的后顾之忧,秦风心里稍微松了口气,然后忽然转过头,问那老混子道:“你们这厂房,想租多少钱?”

    老混子张口就答:“一年30万,不包水电。”

    秦风很浮夸地演道:“这么贵?那我可租不起!我还以为一年五六万顶多了呢!”

    “开什么玩笑,这厂房1800个平方呢!”中年混子立马叫起来。

    秦风边走边摇头道:“算了,算了,那我不租了,租不起……”

    老混子却一个箭步上前,拉住秦风的手,眼里冒着凶光道:“小孩,你不要跟我装傻,我跟你说,只要你想在这里做生意,不管租哪里,都是我们说了算,不信你随便找人问问!”

    秦风冷冷地看着老混子,不动声色地把手收回来,问道:“你们是干嘛的?”

    老混子得意一笑,高声道:“我们是前山村老人协会的,是给村里和镇里办事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