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三章 安慰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不是没跟流|氓打过交道,所以深知越低级的流|氓越危险。这些做人和办事都不长脑的社会渣滓,往往活到四五十岁也未必知道规矩是什么东西,无论做什么,都缺少正常人应有的底线,因此在势单力薄的情况下,和他们当场撕破脸绝对是傻|逼至极的行为。秦风好不容易甩脱前山村的这群王八蛋后,走在回家的路上,半天才让心跳平复下来。

    短短几百米路,他已经不止十次地感到庆幸,今天没把苏糖带过来。以苏糖的天生的媚骨和这群人渣天生的自制力短缺,天晓得他们会不会真的把主意打到苏糖身上。脚步比平时稍快地回到家里,推开门,苏糖却不在家。秦风关心则乱,连忙给苏糖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后,才想起来苏糖今天下午学校里有事,而且中午的时候,还是自己亲自把她送到学校的。

    “你怎么了?”苏糖和秦风相处久了,渐渐也有了点心有灵犀的意思,似乎是察觉出秦风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她关切地问道。

    秦风摇摇头,微微松口气道:“没什么,晚上再说吧。”

    “嗯。”苏糖应了声,又小声道,“秦风,我班里的那些同学,好像都不怎么乐意今晚跟我一起出去吃饭。”

    “没事。”秦风无所谓地回答,“谁愿意来就来,不勉强。”

    苏糖哦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秦风坐在沙发上发呆了片刻,想起这几天做了这么多无用功,不由有点沮丧。

    微微做了个深呼吸,让心情平静下来一点,然后看了眼手机,见时间才不过2点10分,想了想,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便出了门。

    下午全班体检的集合时间是2点整,既然已经迟到了,就只能自己开车过去了。

    瓯医的附一医就在螺山镇附近,秦风从螺山镇的乡间小巷抄近路出去,没一会儿就开上了新修好的公路,片刻时间,就到了附一医门口。

    新开张的附一医,生意不算太好。

    秦风把车停在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刚从停车场出来,恰巧就遇上林手谈他们。

    反正体检卡就在自己手上,秦风索性就凑上去,混在了眼视光的队伍里。

    林手谈这群人很会省时间,拿到体检单后,马上做出了最佳的体检顺序,秦风跟着他们,不到1个小时,就完成了所有的检查。然后中间不可避免地,又碰到了自己班的同学。

    赖佳佳见到秦风,冷着脸就当没看见一样,也不晓得这小妞到底在生哪门子的气。

    男生们就稍微好些,一打听秦风居然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几个爱来事的就叫嚷着要土豪请客,秦风想了想,却没邀请他们参加今晚的聚餐,毕竟眼视光的学神们和经管的混日子天团不是一路人,坐到一起反倒影响气氛,便答应说等下星期有空,再请班里的男生们吃一顿。

    皆大欢喜地从医院出来,秦风跟林手谈一群人约好晚上的时间,便先独自回去。

    林手谈几个人目送秦风的车子远去,然后马上开始讨论憋了一下午的话题。

    “诶,我家苏糖怎么没来?”

    “我家苏糖又不是瓯医的,今天当然不用来。”

    “你们两个要脸吗?什么你家他家的,我家的好不好!”

    “不要吵,苏糖是你的,是我的,但归根到底是大家的。”

    “我录音了,今晚吃饭之前拿给秦风听。”

    “哥儿几个,把这吃里爬外的贱|货拉到那边弹小丁|丁到死!”

    秦风精神略微疲惫地回到家,刚打开门,苏糖就从里面迎出来,她穿着条宽松的小t恤,t恤里面是真空,秦风一见苏糖这打扮,二话不说就抱住她,把脸往媳妇儿胸前一埋,一阵乱拱地喊道:“阿蜜啊,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苏糖很难得见到秦风这种撒娇的状态,笑着摸摸秦风的头,哄孩子道:“小乖乖,你怎么了哦?”

    秦风把脸一侧,靠在苏糖温暖而柔软的****上,继续作道:“我需要安慰。”

    苏糖想了想,轻轻把秦风推开,然后当着他的面,掀起了上衣。

    秦风直看得血脉贲张,盯着苏糖光溜溜、白嫩嫩的身子移不开目光。

    苏糖被秦风看得耳根发红。

    不了上一秒还在流口水的秦风,下一秒忽然就变了脸,露出严肃的表情,沉声道:“阿蜜,女孩子要矜持啊,动不动就脱衣服,成何体统?”

    苏糖直接把t恤扔在了秦风脸上。

    结果秦风又来了句:“有种的把裤子也脱了啊!”

    于是,结果就是两个人又青天白日地滚了床单。

    折腾到快到饭点的时间,苏糖趴在已经得到安慰的秦风身上,小声问道:“今天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秦风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地,跟苏糖把下午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生意没法做了……”秦风忧愁道。

    苏糖安静了几秒,却幽幽道:“秦风,我有点想法,说出来你可不要生气啊。”

    秦风侧过身,微笑着面对面看着苏糖,说道:“你说吧,如果生气了,那就再来一发。”

    “也不怕肾亏!”苏糖轻轻地锤了秦风一下,然后停顿片刻,缓缓说道,“我觉得,要是连这些人都能欺负你,是不是有点太丢人了。再怎么说,你现在也认识那么多……上层社会的人,照理说应该是你欺负这些老流|氓才对嘛……”

    秦风忽地眉头一皱。

    “你生气啦?”苏糖紧张道。

    “没有。”秦风摇了摇头,身子往前一挪,把苏糖抱进怀里,叹道,“你说得对啊……没理由让这些人欺|负啊……还是得想个办法,把项目落实下来,这么大的市场,这商机浪费了多可惜……媳妇儿!我想通了!”

    “什么?”

    “咱们再来一发!”秦风一个翻身把苏糖压在身下。

    苏糖一只手撑开秦风的脸,嬉笑着道:“生气来,不生气也来,你做人有没有原则啊?”

    秦风道:“当然有啊!我做人的原则就是看心情!”

    两个人正嬉笑着,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起。

    “我去,谁这么会挑时间?”

    秦风暂停下硬上弓的姿势,郁闷地伸手拿过苏糖的手机,苏糖侧着脑袋一看,见是郑洋洋的来电,忙一把抢过来,慌慌张张赶紧接通。

    秦风这才想起来,晚上还有个聚餐,心里暗暗叹道:“幸好本大爷每天日理万机,不然换了一般人摊上这么个媳妇儿,下半辈子基本就要在床上度过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