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苏糖的新闺蜜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以苏糖的天生丽质,外出基本无需化妆,可滚了一个下午的床单,不洗澡却是不行。 等两个人收拾干净出门,距离郑洋洋打来电话已经有半个小时。到了瓯大,自然免不了要被在学校大门口等了半天的郑洋洋抱怨。而跟着郑洋洋一起等待的另外两个7分美女,就显得文静得多。

    两个女孩子打扮得相当安分。

    名叫慧慧的小姑娘穿了条清清爽爽的碎花衬衫,裤子就是普通的浅色牛仔裤,身材没苏糖那么夸张,不过胜在匀称,属于无法靠胸和屁股激起男人的禽|兽之心,但也不至于因为太过干瘪而失去女性魅力的类型。慧慧将马尾辫随意地一扎,素面朝天相当自信,单论长相仅和苏糖差了半个档次,少了一分苏糖的媚态,却多了半分少女的清新——当然,几个月前苏糖也是很清新的,要不是一时春|情难抑被秦风得了手,不幸由少女变成了少妇,苏糖其实还能继续清新好久。另外一位思思姑娘走的是知性路线,戴一副红框眼镜,衣服同样裹得严严实实,裤腿一直穿到脚踝的位置,比起苏糖露到膝盖以上的短裙,简直良家得一塌糊涂。

    算上郑洋洋,一个可爱、一个温婉、一个青春靓丽,可谓各有千秋。

    要不是苏糖一个顶仨地盖过了她们的光芒,相信这套组合在瓯大范围内早晚是要艳名远播的。

    三个人刚好坐满秦风的车后排,等郑洋洋抱怨完,苏糖显得有点小郁闷地问道:“其他人呢?都不来吗?”

    “不来了,林安安今天晚上也弄了个联谊会,是跟学校的学生会,她们都跟林安安走了。”思思给出了解释,然后又问秦风,“苏糖家的,你们瓯医学生会开始招新了吗?”

    “叫我秦风吧。”秦风微笑道,“好像是有点动静了,不过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思思笑着说:“听苏糖说你一边自学一边开店,能力这么强,不去学生会当个主席浪费人才呀!”

    秦风谦虚道:“别听阿蜜瞎吹,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她纯粹就是王婆卖瓜。”

    “什么呀……我哪有胡说了……”苏糖平时在爸妈面前跟秦风腻歪得肆无忌惮,这会儿在同学跟前听秦风说什么“妻”的,反正不好意思了,扭捏着抗议起来。

    思思笑了笑,问道:“阿蜜是苏糖的小名吗?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认识的?”

    “对,小名。我们两个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秦风一本正经地睁眼说瞎话。

    苏糖瞥了他一眼,却不解释。

    慧慧羡慕道:“哇,那你们两个真是幸福死了!怪不得这么早就订婚了,家里人早同意了吧?”

    秦风道:“何止同意啊!他们简直恨不能我们俩现在就把孩子生了,好养孙子玩。”

    苏糖拍了秦风一下:“生孩子养着玩的吗?”

    秦风反问:“不然你想怎样?”

    苏糖被这个问题问住了,露出满脸困惑。

    慧慧感慨道:“我头一回看到有人这么谈恋爱的……”

    秦风道:“这说明你还年轻啊。”

    慧慧眨了眨眼,思思又把话题扯回到前面,问道:“秦风,你有没有打算进学生会?”

    秦风很干脆道:“没有。”

    思思问:“为什么啊?”

    秦风回答:“没兴趣。”

    慧慧跟着帮腔道:“我爸也让我别入学生会,说浪费时间。”

    郑洋洋插嘴道:“你们两个,一个家里有钱,一个家里当官,当然无所谓什么学不学生会的。像我和思思现在就纠结死了,今晚跟你们一起去吃饭,就把学生会的人给得罪了。”

    思思嗯嗯地点了点头,但秦风看得出来,她根本无所谓。

    秦风笑了笑,对郑洋洋道:“学生会谈不上什么得罪不得罪的,除了上课考勤、宿舍检查什么的给你们打打分,他们根本没办法怎么着你啊。”

    郑洋洋叹道:“加入学生会总比不入好吧?不然怎么那么多人挤破头也要进去。”

    因为学生好骗啊……

    上辈子就当学生会主席当到想吐的秦风,心里暗暗吐槽道,然后沉默片刻,又开口说:“你要是真想找个地方锻炼锻炼,我倒是有个岗位可以提供给你。”

    “什么岗位?”郑洋洋眼睛一亮。

    秦风道:“等放假了,你可以到我店里来当实习店长,工资该怎么算就怎么算。实实在在地接触社会,可比在学生会里给那些老小孩跑腿有意义多了。”

    “去你店里?”郑洋洋略显犹豫。

    慧慧却抢着道:“我去!我去!暑假的时候你叫我!”

    思思也跟着道:“我也要去!那个……实习店长工资多少啊?”

    “一个月2500块,包吃2顿,工作时间每天早上9点到晚上9点。”秦风很认真地回答道。

    “那一个暑假就能赚5000块咯?”慧慧道。

    秦风笑着点点头。

    思思忙问:“还有别的福利吗?”

    “别的福利啊……”秦风想了想,“可以免费看帅哥,店长很帅,顶级小白脸。”

    思思怀疑道:“真的假的啊?”

    “真的,我作证!”苏糖转身举手道,“店长是我舅舅!”

    慧慧转头对思思道:“苏糖的舅舅,基因应该有保障。”

    思思表示同意地点了点头,又叹气道:“可惜年纪差太大,辈分也不对,能看不能泡啊……”

    秦风见郑洋洋一直不说话,特地问道:“洋洋,你觉得怎么样?”

    郑洋洋拖泥带水、优柔寡断地支吾:“到时候再说吧……”

    “行。”秦风微笑道,“到时候你想来,那就跟我说一声。”

    郑洋洋轻轻点头。

    思思和慧慧忙抢着问:“那我们两个呢?”

    “放心,我家不止一间店。”秦风微笑着装|逼道。

    思思叹道:“怪不得能这么早早地就把苏糖给办了,原来真的是个有钱人……”

    苏糖娇嗔道:“什么叫‘办了’啊?”

    慧慧一本正经:“办了的意思就是……那个了!”

    苏糖转身就闹,秦风连忙惊声喊道:“阿蜜,我们两个死路上不要紧,顶多算殉情了。可拉上她们仨垫背,到了地下就是四女一夫,到时候你肯定会后悔的!”

    车里几个姑娘立马不闹了,调转枪口统一对外,教训起秦风来一片欢乐。[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