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五章 冤家路窄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华灯初上,瓯医后方的小吃街一片宁静祥和。

    虽然还没正式开学,但小吃街两侧的各家店铺却已经开张得七七八八,这两天仅靠着大一的新生,个别初来乍到的新商贩,也已然尝到了甜头。这里的生意,实在是太好做了。除了缴纳一笔不算太贵的场地费,他们基本上不需要再支付别的费用。而且最关键的是,瓯医学生的素质都极其高,远远超出了掏钱干脆的水平,而达到了不付钱就不走的高度,根本不用担心有人逃单。并且一般来讲,他们中的很多人,只要认准了一家店,就鲜少会改变选择,堪称一进店门变恩客,从此坚决养我家。

    秦风慢慢把车开进小吃街,尽量不在这条狭窄的巷子里造成鸡飞狗跳的影响。

    他们今晚上聚餐的地diǎn定在小吃街深处的一间二层小楼,属于小吃街范围内最高级的饭馆。

    车子越往前开,巷子逐渐变得宽阔,开到巷子最深处的交叉路口,刚好就有了可以停车的空间。

    秦风几个人从车上下来,刚一走进店门,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效果。

    围坐在门口位置的一桌小朋友,用相当夸张的表情向苏糖几个姑娘投出了注目礼。

    店里的家伙赶忙上前招呼,满脸堆笑地问道:“你们几个人?”

    “订了位置了。”秦风指了指楼上,然后径直上了楼递。

    几个姑娘鱼贯跟上,楼下的大学老屁孩和店里的伙计伸长脖子,一直等到苏糖几个姑娘的身影完全消失,才总算把目光收回来,接着,自然就是一番窃窃私语的议论。

    楼梯尽头分左右,左侧是只放一张大桌子的包厢,右侧勉强算个大厅,摆了三张桌子。

    秦风推开包厢的门,屋里头林手谈他们已经到了,并且非常不跟秦风客气地已经叫了满满一桌菜,早就已经开吃。

    秦风几个人一露面,眼视光的牲口们立马一阵狼嚎。

    “淡定!要淡定!”秦风牵着苏糖的手走进去,大声道,“除了我媳妇儿,剩下三个姑娘大家分了。”

    慧慧和思思直接动了手,一人摁秦风脑袋一下,然后非常从容地走进去,找了个空座位坐下来。

    秦风拉着苏糖,挨着慧慧坐下来,汪大冲一看郑洋洋还站着,赶紧移开一个位置,然后从边上拉过一条脏兮兮的板凳,冲她喊道:“来来来,美女,这边坐!”

    “傻|逼你瞎叫什么呢!?”林手谈呵斥道,“这里哪个不是美女,应该这么叫——那位最后一个进门看起来跟天使一样的美女,请到这边来坐。”

    郑洋洋被林手谈哄得微微一笑,说:“你前天见到我,怎么不这么叫?”

    “前天不是还没经过锻炼,觉得害羞么?”林手谈一肘子掐过边上一位无辜的哥们儿,说道,“这几天跟他们在一起,每天听他们分析爱情动作片,我整个人都进化了。今天的我,已经不是前天的我。”

    “是啊,前天的你基本还是个人,现在已经是禽|兽了。”汪大冲道。

    然后有人悠悠地说:“这年头做男人,要么禽兽不如,要么不如禽兽,要么就是个禽兽,唉……没得选啊,做男人苦啊……”

    思思和慧慧笑得直拍桌。

    思思笑着对禽兽兄道:“你们怎么这么不正经啊,刚才来的路上秦风还跟我们说,你们全都是爱学习的孩子呢!”

    “没错啊!我一直是个好孩子啊!”禽兽兄端起酒杯,连个伏笔都不打,就向思思姑娘发起了进攻,“美女姐姐,对,就是你,戴红框眼镜的明艳动人、风姿绰约的这位姐姐,你迟到了,应该罚酒三杯,我这里先替你喝一杯。”

    说完,仰头就把被子里的雪花给干了。

    “美女姐姐,该你了!”禽兽兄用打群架的气势把杯子往桌上一放。

    思思转头看看秦风,求助。

    结果秦风比划出两个指头,来了句:“思思,没有错,三减去一等于二,你需要喝两杯。”

    “秦老板痛快!”汪大冲一拍桌子,不正经地喊道,“本来你们夫妻俩迟到,是要现场演唱《纤夫的爱》的,不过就冲你的公平公正,唱歌就免了,来三杯交杯酒我们就放你一马。”

    然后逗逼们开始起哄。

    有这么一群家伙,吃饭的气氛想不好都难。

    林手谈这群家伙劝酒的功力就和他们做题的功力差不多,什么名堂都能拿来敬一杯,禽兽兄在酒桌上发挥了极强的战斗力,连同一个星座都能作为敬酒的理由,于是学霸朋友们立马有样学样,什么生肖、血型全都拿出来当祝酒词,不到半个小时,苏糖的三个室友就被灌得眼睛发直。

    酒过三巡,喝高的众人话匣子一打开,就有diǎn收不住的意思。

    林手谈他们都是水平很高的家伙,随便一个话题,就能扯出十万八千里。

    好在秦风早料到这种情况,自始至终秉承多吃菜、少喝酒的方针,每当林手谈他们把话题往他身上引,总能四两拨千斤地推到别人身上。

    一个多小时喝下来,除了秦风和苏糖之外,其他人彻底喝高了。

    林手谈仗着酒胆,死皮赖脸凑到郑洋洋身边,强行开撩。

    然而郑洋洋就算喝高了也不领情,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

    可另一边,禽兽兄和思思就热乎多了,两个人有说有笑地交换了手机号码,显然已经看对了眼。

    秦风看着屋子里这乱糟糟的场面,感觉自己今晚上仿佛是给人拉|皮|条来了,摇摇头,就想先下楼去把账结了。

    推开门,对面正巧也走出几个人,满脸横肉的样子,似乎有diǎn眼熟。

    两边的人微微一怔,秦风刹那间酒醒过来,心里暗道一声“握草”。

    对面的老混子却已经笑眯眯地走上前来,跟秦风套近乎道:“小伙子,这么巧你也来吃饭啊?挺热闹啊……”

    说着,探头进来扫了一眼,见到苏糖几个姑娘,立马眼珠子发亮。

    原本明摆着是要走的几个人,这就又转身回了房间,没过几秒,就端着酒杯走进秦风他们的包厢里,硬要敬酒。

    “谁啊?”林手谈问秦风道。

    “我是他朋友。”老混子揽住秦风的肩膀,目光却死死地盯在苏糖脸上。

    “好了,好了,人家都来敬酒了,大家礼貌一下。”秦风不想闹出事情,拿开老混子的手,自己倒了杯啤酒,先一口干了。

    屋子里林手谈他们不明就里,听秦风这么说,也不好不给面子,一个两个强撑着,也敬了一杯。

    不过郑洋洋几个小姑娘就不行了,全都是抿了一口就放下。

    “诶,这可不行啊,要喝完!全都喝完!不喝完就是不给我面子!”老混子笑得极其猥琐,指着捧着半杯酒的郑洋洋说道。

    秦风忍着性子打圆场道:“喝了一晚上,站都站不住了,意思到了就行了。”

    可老混子明显是喝酒上了头,忘了自己姓什么,还真以为秦风是泥捏的,眼珠子一瞪,恶狠狠地对秦风道:“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秦风不忍了,直接无视了老混子,转而对苏糖道:“阿蜜,你先下去结账,手谈,送洋洋她们三个回学校。”

    林手谈早就看出这老混子不是什么好东西,郑重地diǎn了diǎn头。

    汪大冲和禽兽兄几个人,也都站起身来,盯住老混子一伙人。

    老混子却是越来人来疯,蛮不讲理道:“别走啊,酒都没喝完,走去哪里啊?”

    说这话,手就朝着苏糖伸过去。

    苏糖吓得尖叫一声,秦风终于来了火气,一把抓住了老混子的手腕。

    老混子硬起脖子,满嘴酒气道:“你干嘛?”

    秦风冷冷地盯着他,沉声道:“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也能有一个。”

    思思立马噗嗤一声笑出来,林手谈几个人也是乐得嘴角上扬。

    “妈的,这话太损了啊……”禽兽兄忍不住夸奖道,“秦风,你牛逼。”

    老混子傻了好几秒才想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搞懂之后顿时勃然大怒,重重地推搡了秦风一把,指着满屋子的人撒酒疯道:“******的,你说谁没脑子呢?!”

    秦风没搭理,转头吩咐林手谈:“报警。”

    “谁敢报警试试!”老混子一声怒吼。

    结果所有人全都不理他,全体拨出了110。

    楼下店主人听到这动静,这时终于跑上来,满脸苦|逼样地劝老混子道:“老板,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咱们有事慢慢说……”

    “说|*******老混子指着秦风一群人吼道,“这群****崽|子无缘无故要找警察来抓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手谈马上道:“你怕了就快跑啊,站这里等死吗?”

    “我|*******老混子这下真是气疯了,跑回房间拿起一个空啤酒瓶,砰的一声砸碎,然后举着满口带刺的破酒瓶,一个箭步冲进小包厢里,威胁林手谈道,“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林手谈骨子里是个倔脾气,一听这话,反倒前进一步,挺起胸道:“来啊,不弄死我你是狗生的!”

    店主人这下要哭了,赶紧拦在老混子和林手谈中间,哭号道:“哎哟,老板诶,给我个面子,给我个面子,你们要闹也出门去闹,我这小本生意经不起闹啊……”

    “死开!”老混子使劲地拽了店老板一下,只可惜酒喝得太多,反倒把自己拽得差diǎn摔倒,幸好被身后的跟班扶住,才算没把笑话闹到底。

    这时,禽兽兄终于接通了螺山派出所的电话。

    当着老混子的面,禽兽兄很淡定地说道:“瓯医小吃街,最里面的老五饭馆,有人挑衅闹事,正拿着啤酒瓶说要弄死我同学呢!你们赶紧diǎn过来,我们这里十几个人,被堵在屋子里出不去了。”

    “*****还真叫警察啊?好!你们几个给老子等着,看老子弄不死你们!”老混子终于还是怕了,瞪了秦风一眼,又看了看苏糖,面色阴沉地哐哐哐下了楼。

    店主人一下子像是瘫了是的,坐在了地上。

    秦风走上前,拉起他道:“老板,不好意思啊。”

    店老板摇了摇头,抱怨似的道:“你们快走吧,以后不要到我这里来吃饭了。”

    秦风嗯了一声,掏出300块递给店老板,然后转过身,牵起苏糖发冷的手,下了楼。

    十几个人从店里出来,林手谈问秦风道:“刚才那个人,你怎么惹上的?”

    “一言难尽,明天再跟你说。”秦风挺无奈道,“我先送她们几个回学校。”

    郑洋洋三个小姑娘都吓怕了,脸色都不怎么好,秦风打开车门,她们赶紧就钻了进去,生怕老混子真会带着刀过来砍人。

    车子缓缓开出小吃街,开上大马路,慧慧才开口道:“这些都是什么人啊,这样的人我真是这辈子都没见过。”

    “地|痞|流|氓,村里没能力管,镇里不敢管。”秦风简单道。

    慧慧马上问道:“镇里为什么不敢管?”

    “维稳。”郑洋洋从小耳濡目染,一下就道出了问题的关键,“这些流|氓,就算报警了dǐng多也就是关个几天,可等放出来,他们就会不停地找政府的麻烦。今天故意聚众上访,明天就找个借口要维权,镇里的领导最怕的就是这种事,但偏偏又拿他们没办法。这样的流|氓|地|痞,一般农村里比较多,不过我真是没想到,大学城这里居然也会有这种人。”

    秦风接着道:“螺山镇从乡变成镇才2年了,这里就是农村,还是最山高皇帝远的那种。”

    思思道:“那就没人管了吗?”

    郑洋洋叹了口气,一副业内人士的口吻道:“像这样的流氓,抓了也不算政绩,所以在没闹出大事情之前,检察院和公安局都不会把精力花在他们身上。”

    “怎么这样啊……”慧慧的父亲也是体制内的人员,可她却从没听她爸跟她讲过类似的事情,“那我们以后岂不是都要绕着他们走了?”

    “是啊,听洋洋这么一说,好像以后我们出门都不安全了。”思思忧愁了,“我们要在这里读四年呢!”

    “嗯……”秦风哼了一声,半晌,忽然说道,“你们放心,会有办法的,我来想办法。”

    郑洋洋表示不信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秦风摇了摇头:“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找人问问吧,反正要在这里做生意,早晚也得碰上这些破事。”

    “我怕你这生意是做不成了……”郑洋洋持续悲观。

    秦风微微一笑,“尽人事,听天命。”

    几分钟后,秦风把车子开到了瓯大门口。

    郑洋洋、思思和慧慧三个人从车上下来,跟秦风和苏糖挥了挥手道别。

    等她们走远了,苏糖才问秦风道:“你打算找谁啊?找侯老板吗?”

    “开什么玩笑,这种屁事怎么能找侯老板?”秦风握着方向盘,盯着远方,“我明天先去前山村的村委会探探风。”[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