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探风(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体检结束后,瓯医杂七杂八的琐事就全了结了,只等着下周一正式开学。

    相比之下,苏糖她们要稍微麻烦一些,因为还得花10天时间用来军训。

    虽然朱福泉已经御笔亲批瓯大新一届校花不用站在大太阳底下晒,不过音乐学院的院长出于影响考虑,还是给苏糖安排了一些小事情,让她专门负责给那些晕倒或者假装晕倒的家伙送水送药,美其名曰后勤医务兵。

    苏糖对这个任命十分看重,第二天一大早就穿上迷彩服,在秦风跟前晃来晃去。

    要不是考虑到今天还有要紧事,而且苏糖也不合适在军训的时候迟到,秦风总算忍住扒掉她衣服的冲动,老老实实吃完早饭,然后把苏糖送去了学校。

    履行完一家之长的职责,秦风调转车头,便直奔前山村的办公地点而去。

    前山村村委会位于螺山镇最靠里面的角落,边上就是螺山镇镇政府,以及螺山镇派出所。

    秦风到的时候,村委会里只有一个看门老头,其余人要么是还没来,要么是根本不打算过来。

    “后生儿,你来太早了,这里早上10点过后才会有人过来呢!”看门大爷善意地提醒秦风,又说,“你要想找人办事,直接去隔壁楼,村委会现在就是摆着看的,他们办不了事情。”

    秦风点了点头,又打听:“阿公,那老人协会的办公楼在哪里?”

    “老人协会哪有什么办公楼。”看门大爷呵呵笑道,“他们就是一群混混,每个月白领1500块工资,不闹事就不错了,还办什么公啊。”

    秦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中华,拆开来,抽出一根递给看门大爷,微笑着继续道:“可我听说要在这里做生意,得老人协会说了算啊。”

    “算什么啊,他们就是仗着村里和镇里不敢动他们,到处把村里的地拿出去租。”看门大爷接过烟,不抽,却塞到耳朵后面。

    秦风见状,立马再递过去一根。

    大爷这才点起来,深深地吸上一口,然后憋上半天,鼻子里喷出两道笔直的青烟,说道:“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村里的那些烂泥地,种菜又没法种,开发又没人掏钱,他们这些混混现在把地租给小摊贩,每个月收点租金,自己吃着用着够了,也省得三天两头到我们这里来闹。村里就当拿地换个省心了。”

    “那这笔钱可不少啊,我看瓯大和瓯医后面的小吃街,店铺加起来少说也有两百来家,每家平均一年就算一万块的租金,这就是200多万。这么多钱,村里就不眼红啊?”秦风问道。

    “当然眼红啊,可光眼红没用啊!”看门大爷抽着烟,指了指隔壁镇政府的楼,“镇里不让村里动这块,怕把这些混混惹毛了。前些年,这些混混集体去省城闹访,镇里花了好多钱才把事情给摆平了,有个副镇长还差点被撸掉!”

    “那镇里怎么不跟上级反应?”秦风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看门大爷笑了笑,“咱们小老百姓的,哪搞得清领导在想什么啊……”

    “一点小道消息都没有?”秦风把整包烟都塞到了看门大爷手里。

    看门老爷眼睛一眯,忽然猥琐起来,贴到秦风跟前,做贼似的小声道:“我跟你讲,你可别到处乱说啊,我听说,这些混混每个月收了钱,都要请镇里的书记吃饭,一次能给书记送好几万呢……”

    秦风点了点头。

    小道消息不见得真,但市井传言,想来也不一定就是空穴来风。

    这些混子公然侵占集体财产,村里却憋了两年都不吭声,于情于理,像这种涉及到利益的事情,村里的反应怎么看都不科学。这年头村委会吃的也是镇里的财政,像个王八是的被镇里按着也不是不可能。

    秦风又跟老大爷聊了几句,转身就进了隔壁的镇政府大楼。

    螺山镇的镇政府大楼去年刚装修过,外观虽然很土,但至少看着干净。

    进到楼里,秦风被两个保安拦住。

    问清秦风是要来“投资”的,两个保安依然很不懂事地非要秦风登记姓名,然后才放秦风上了楼。秦风对基层部门不熟,一厢情愿地想着这种事应该找经济科,于是一路摸到了经济发展办公室跟前。办公室的门开着,屋里坐着两个年纪大概30岁左右的工作人员,一男一女。秦风敲了敲门,两个扭头看过来,男的问道:“什么事?”

    “你好,我叫秦风。是这样的,我最近有个项目,打算在镇上开一间宾馆,不知道手续该怎么办。”秦风走进去说道。

    “开宾馆?”男的转头看看女的,“这应该去工商所办手续吧?”

    女的显得更老道些,先问秦风:“你打算办多大规模的?”

    秦风道:“投资在200万左右吧。”

    此话一出,两个工作人员双双一愣。

    螺山镇虽说最近几年发展很快,但说到底,其实是大学城在发展,而且镇子本身。一直以来,螺山镇的招商引资成绩都比较一般,即便是这两年,很多所谓的投资也都是小打小闹,原因很简单。第一,螺山镇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第二,螺山镇穷山恶水,虽然靠山,但自然景观真的相当一般。第三,螺山镇规模太小,面积甚至没有大学城大,想发展也没有土地资源。如此一来,能吸引到的投资商就非常有限。虽然眼下看起来投资的人趋之若鹜,但绝大多数,都是那种揣着十万左右现金的小生意人,与其说是来投资,倒不是说是来谋生。

    所以秦风开口就是200万,让这两位工作人员感到相当震撼。

    “那个……先生,你先坐一下,我去找领导过去。”女工作人员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站起身,一边吩咐,“阿达,倒杯茶!”

    “好……好……”男工作人员急忙起来,翻箱倒柜找杯子和茶叶——这破地方,好久没人来了,平日里有什么领导过来螺山镇视察,都是瓯大和瓯医的校长接待,再次也是学校的副校长或者校长助理,螺山镇这个科级单位,连当跟屁虫的资格都没有,轮起来,反倒还是螺山宾馆比较吃香——至少人家还能提供住宿。(未完待续。)(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