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八章 借势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烈日底下,瓯大的2号大操场上,面庞稚嫩的新生们身着统一的迷彩服,排成整齐的队列,在教官幺饿幺的喊声中,浑身仿佛冒烟似的左转再右转。苏糖安静地坐在不远处的树荫下,郁郁寡欢地盯着前方不知哪个专业哪个班级的队伍,心思却早已跑到秦风身边。刚才秦风的那个电话,让她一直蹙着眉头到现在。忽然,不远处的另一支队伍传来一阵骚动,苏糖回过神,转头看去,便见到两个身强体壮的教官,像拎死狗一样,拖着一个男生朝她走了过来。苏糖赶忙起身,却见其中一个教官微笑着朝她摆了摆手,大声道:“没事儿,就是中暑,死不掉!”

    苏糖哦了一声,放下了手里的对讲机——这玩意儿是学校给配发的,为了防止学生贪玩,全校一共就只发了5个,苏糖以“音乐学院军训后勤队总干事”的身份拿到了其中一个。只可惜,这东西东门街烤串店里的打工仔们人手一个,她完全不稀罕玩……

    中暑的高个子男生被教官扔在苏糖身后的草坪上,被教官几个巴掌拍醒后,喂了几颗解暑药,就没有再回去。过了几分钟,他从草地上爬起来,走到苏糖身边,不打招呼,直接挨着苏糖坐了下来。苏糖闻到男生身上的汗臭,嫌弃地挪了挪屁股,那男生俨然半点不像中暑的样子,嘻嘻笑道:“那两个孙子下手可真狠,为了能少晒一会儿太阳也不容易啊……”

    “你装晕?”苏糖转过头,问他道。

    男生点了点头,向苏糖伸出手道:“我叫赵文迪。”

    苏糖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我叫苏糖。”

    赵文迪问道:“苏城的苏,唐朝的唐吗?”

    苏糖摇摇头,“糖果的糖。”

    “哦……好名字,人如其名,都好甜。”赵文迪笑道,同时正大光明盯着苏糖的脸,撩妹之心昭然若揭。

    苏糖天生自带“只要待在学校里气场就会很强大”的光环,毫不回避赵文迪的眼神,跟他正面对视了三秒后,霸气无双地问出一句:“你是不是想泡我?”

    赵文迪没料到苏糖竟这么彪悍,愕然半天后,笑得颇为尴尬,支吾道:“理论上……确实是这样的……”

    “你别多想了,我结婚了。”不等赵文迪羞涩完,苏糖直接对他一剑穿心,抬起右手,炫耀着并不显眼的钻戒,“我是有妇之夫。”

    赵文迪整个人都傻|逼了。

    他用难以置信地望着苏糖,心里喊出一长串的“握草”。

    眼前这个天使一般的女孩子,看年龄,甚至还不见得有他表妹大,可她居然说,“我已经是有妇之夫了”,一个女人,得跟男人滚过多少次床单,才能这么坦然地说出这种话?

    “我不信!”赵文迪激动地站起身来。

    一米八七的运动员身材,为苏糖挡住了来自东面的阳光。

    苏糖看了赵文迪一眼,突然举手,朝着远处高喊道:“教官!他说舒服了,可以归队了!”

    赵文迪目瞪口呆:“你够狠……”

    苏糖叹了口气,说:“你太嫩了……”

    军训第一天早上,苏糖打发走了好些个死皮赖脸的追求者。

    学生之间的消息传得很快,到中午解散的时候,训练场地临近苏糖的几个专业,基本上就都已经知道,今年音乐学校最靓的那个小妞已经被人拱了,虽说结婚的传言并不一定真实,但苏糖已经有男朋友这件事,基本却已经可以确认。但饶是如此,依然有不信邪且自我感觉良好的男生,时不时要找机会过来搭个讪,试图找到挖墙脚的方法。

    苏糖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午饭时间,为了驱赶苍蝇,赶紧跑回音乐学院那边的方阵,跟郑洋洋几个闺蜜汇合。其他专业的男生也不好意思跟得太紧,总算离得苏糖远了一些。

    然后没一会儿,秦风就到了。

    秦风早上从镇政府回家之后,就照着苏糖平时的生活习惯,给她打包了一大堆东西。

    拎着一个大皮箱,秦风走进瓯大的1号食堂。

    刚进门,坐在二楼靠护栏位置的慧慧就朝着秦风大喊起来:“秦风,在这会儿呢!”

    秦风抬头望去,食堂里的其他学生也纷纷跟着抬起了头。

    赵文迪端着餐盘,见到秦风后,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神情。

    “不是吧,我家小仙女的男朋友就这德行?”赵文迪身旁,他的室友栾春江满脸鄙夷地看着秦风道。他和赵文迪都是瓯大特招的体育生,一贯以来视一米七以下的男性为残疾人。

    “唉……”赵文迪摇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秦风在瓯大个别学生的窃窃私语中,提着苏糖的生活用品和换洗衣服上了楼。

    二楼是点餐区,所以人不多,空空荡荡的,显得比较清静。

    思思挪开一个位置,帮秦风拉过一张椅子,摆到苏糖身边。

    秦风走上前,问苏糖道:“菜点了没?”

    “点了,点了!”思思抢着回答,满脸开心道,“跟着阿蜜混,这日子真是太滋润了,每天大鱼大肉,我都舍不得让她回去了!”

    “我还舍不得呢!”苏糖跟思思相处的状态,和跟刘雅静她们相处时截然不同,要自然得多,放得开得多,她拉住秦风的胳膊,就像是跟自家人说话一样,毫不客套地对思思道,“我家秦风赚钱这么辛苦,天天跟你出来**,我要心疼死的!”

    “哟,疼老公啊~~”思思和慧慧起哄了。

    郑洋洋却依然有点端着,微笑道:“人家疼老公是应该的嘛,哪像我们,都没老公疼。”

    慧慧喊道:“让苏糖分你半个秦风!”

    苏糖张牙舞爪道:“你敢!”

    秦风看着苏糖几个人打闹,不得不感慨,高中的小团体确实没法和大学的比,相比思思和慧慧她们的大气,刘雅静那一波人,确实是容易让苏糖掉价。他笑了笑,对郑洋洋几个人道:“你们尽管**,我包养得起。”

    苏糖装生气地拍了秦风一下。

    秦风笑着坐下来,说起了正事:“阿蜜,你平时用的东西,能带的我都给你带来了,这几天你先在学校里住,出门的时候,尽量不要一个人。”

    “嗯。”苏糖听秦风说起正事,就乖乖地不闹了。

    郑洋洋禁不住问道:“秦风,那些流|氓找上门了啊?你打算怎么做?”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有办法。”秦风淡定从容地微笑道。

    郑洋洋还是想问,这边思思看出秦风不太想说这个话题,赶紧打岔,贱兮兮道:“诶,秦风,你说能带的都给阿蜜带了,那不能带的是什么啊?”

    秦风更贱,回答道:“我们已婚人士的那些事情,就不拿出来讲了。”

    几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齐刷刷红了脸。

    苏糖重重一拍秦风的胳膊,啐道:“讨厌!”

    这时,楼下走上来四个女孩子,论姿色刚好比苏糖她们这桌低一个档次,经过秦风身边,显然是领头的那个女孩子,对苏糖微微一笑,指着秦风打听道:“你男朋友?”

    秦风和苏糖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手:“已婚。”

    郑洋洋觉得好丢脸,把头扭开了一边。

    思思和慧慧则是捧着个脸,忍不住地吐槽。

    慧慧道:“受不了这两个啊……”

    思思道:“是啊,要不是看在有大鱼大肉,我都想报警了……”

    林安安盯着秦风和苏糖的戒指看了三秒,嘴角微微一翘,呵呵一声,径直就走。她觉得秦风太土,苏糖太蠢。那么丁点儿大的戒指,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秀的,而以苏糖的条件,居然找了这么个男人,也算是瞎了眼了。换做是她,如果有苏糖的条件,男人资产如果不超过一个亿,想碰她一下?门儿都没有啊!

    食堂二楼音乐学院新生之间的交锋一触即散。

    双方谁也没把对方当回事,更谈不上一点火药味。

    林安安四个人一走,这边菜就上来了。

    秦风安安生生地和苏糖几个人吃过午饭,然后拎着皮箱,又去了一趟苏糖寝室。

    安顿好苏糖后,秦风给秦建业的副手江耀华打了个电话。

    今天是工作日,秦建业按道理不应该在家。

    手机响了十几响,江耀华才接通,声音极小地对秦风道:“小风,有什么事情?”

    秦风问道:“我小叔今天在局里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

    “你等一下,我问问。”江耀华小心地回答道。

    今天秦建业正在外头做调研——说是调研,但以秦建业的水平,根本也就是到处走走,找中心区各街镇的主要领导联络联络感情,而且另一方面,他现在在局里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干。他的口才不行,没办法主持会议,业务上的东西,说起来又不怎么熟悉,所以与其在单位里浪费时间,倒不如出来拓宽一下人脉,为下一步的升官做好准备。

    基于秦风和侯老板的关系,现在区里头已经放出风声,要给秦建业再往上提一提,只是目前情况略微有点变化,原本说好要走的工商局局长,一时半会儿似乎没地方去,而与此同时,市政府又有一个年轻干部需要下派,导致中心区的官帽一时间挪不动。不过不管怎么样,秦建业觉得,该走动的地方,还是必须要走动的。不然当了官儿却没地方耍威风,那和发了财却不炫富有什么区别?做人嘛,就是要愉悦自己,恶心别人。

    这会儿秦建业正在舞龙街道“调研”,街道这边的领导相当客气,不但书记和主任全都出来接待,连几个排名较为靠前的领导,中午也都赶回来了,算是倾巢而动。

    江耀华这个副股级坐在这么多领导身边,要说没觉得不自在,那是不可能的,他简直难受得要死。可这种饭局,想想又挺难得,于是脸上的假笑一直没收敛,一顿饭才吃了半个小时,他脸上的肌肉就已经僵硬了。接到秦风的电话,江耀华犹豫了一下,然后站起来,轻手轻脚走到秦建业身边,小声道:“秦局,小秦先生的电话。”

    边上舞龙街道的书记和主任听到“小秦先生”这么别扭的称呼,却是双双神色一正。

    身为当事人的秦风,怕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在中心区的体制圈子里,已经有知名度了——和市一把手在同一张桌上吃过饭,同席的还有东瓯市的首富、二富以及三富……

    就冲这点,中心区的权力小圈子就不可能不拿秦建业当回事。

    而秦风倘若知道这一点,他绝不会找秦建业,肯定会选择直接报警干死那群老流氓。

    但问题是,他偏偏就不知道。

    秦建业颇为得意地笑了笑,跟两位东道主说了声“失陪”,然后在两个东道主充满理解的微笑中,走出了包厢。

    找了个相对僻静的角落,秦建业才开始了和秦风的对话。

    “什么事?”

    “小叔,我有事要找你帮忙。”

    秦建业眉头微微一皱,问道:“帮什么忙?”

    秦风知道小叔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德行,微微笑道:“螺山镇的书记屁股不干净。”

    这句话只说了一半,却听得秦建业心头一跳。

    “你听谁说的?”秦建业沉声问道。

    秦风淡淡回答:“听谁说的不要紧,关键是这事情确实不假。”

    秦建业沉默了几秒,问道:“你想我怎么做?”

    秦风反问道:“小叔,你现在写一篇文章发到市里去,市里的领导会不会看?”

    秦建业立马撇清道:“举报信这种东西你别找我写啊,我什么文化水平你心里清楚的吧!”

    秦风笑道:“小叔,放心,绝对不是这些。我就想让你写一篇关于螺山镇工商业发展情况的文章,一个字都不会提到别人的名字。”

    秦建业刚好这几天就在“做调研”,脱口而出道:“那就是调研稿咯?”

    “对,对,写一篇调研稿就行,你要是觉得麻烦,那就我来代笔,署你的名字。”秦风道。

    秦建业想了想,又问:“就这样?”

    “对。”秦风很肯定道,“就这样,剩下的事情,我自己来。”

    秦建业反复问道:“不会出什么乱子吧?”

    秦风掷地有声:“小叔,你相信我,这事儿绝对不会牵连到你。”

    在秦风的再三保证下,秦建业这才犹犹豫豫地答应了下来。挂断电话,他微微呼出一口气,自己家那个小子,以后要是能有秦风的能耐,何愁家族不兴旺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