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谎言与脑洞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人过了中年,气性就不再像年轻时那么大。坐电梯下楼的半分钟功夫,鲁健波的情绪就基本恢复了平静。从楼里出来,鲁健波点起一根烟,放慢了脚步。他现在的生活状态可以说非常闲适,报社里的杂务早就不用他来做了,每天做需要关心的,无非也就是自己负责的文体卫那条线上的动态。只是以他高不成低不就的职务,真正的大新闻往往又轮不到他,这样一来,日子仿佛就更加轻松。偶尔哪天来了任务,顶多也就是逢年过节去凑个热闹,回到报社之后,甚至连新闻稿都可以交给新来的年轻人,他只要负责审稿就行。这样混着日子,每个月拿个5000出头的工资,拿出一半交给老婆存起来,留着给儿子日后恋爱结婚用,而自己和老婆反正都有正式工作,再熬个几年,马上就能退休,这一辈子,也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

    鲁健波默默想着,抽着烟,不自觉间走到了小区外的河边小公园。

    此时在河边散步的人不少,不过没一个像他这样,手里还提着公文包。

    不远处,迎面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领着他十来岁的孩子,见到鲁健波,远远地打了声招呼,问道:“健波,这么晚还要出去加班啊?”

    “啊……是,有个新闻。”鲁健波微笑着回答邻居,然后很不文明地把烟头扔进了河里。

    邻居对此熟视无睹,转而对身旁的儿子道:“你看人家健波叔叔多厉害,你还说上语文课没用,语文学得好,以后能像健波叔叔这样,当个大记者!”

    小男孩满脸不服气,嘴里小声嘟囔:“记着有什么了不起,赚的钱还没开杂货店的多。”

    “这孩子……”邻居摸了摸儿子的脑袋,无奈地冲着鲁健波微笑。

    鲁健波咧咧嘴,并不生气。

    童言无忌,而且这小屁孩也并没有说错,吃公家饭,也就是图个安稳,说到赚钱,还真不如那些开在路边毫不起眼的杂货店。

    邻居很快就领着儿子走了,鲁健波没地方可以去,又点起了第二根烟。

    他看着河对面那一整排老房子,思绪又渐渐飘远。

    曾几何时,他也是个有理想的年轻人,从小学到大学,一路被人夸过来,便是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报社里的领导们也是对他信任有加。可渐渐的,随着他娶妻成家、生子立业,心里的那股子冲劲儿,不知不觉就渐渐消失了。有的时候他也会想,如果当年不是进报社,而是去机关当个小办事员,现在再不济也应该是个副主任科员,哪怕这辈子不提干,总归手里也能有些权力,日子或许要比现在更滋润些。而万一要是提干了呢,要知道在他的同龄人中,他的水平还算比较高的,提干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吧。也就是说,如果当初选择从政,或许他现在已经当官了,而且娶到的老婆也应该比现在家里那个没文化的家伙更上档次一点……

    “命运啊……”鲁健波摇了摇头。

    到底是性格决定命运,还是选择决定命运?

    鲁健波默默地盯着荡漾在河面上的波光倒影,想得有点入神。

    只可惜这会儿秦风不在他边上,不然的话,秦风肯定会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对于命运这玩意儿,想必没人比秦风这种活了两辈子的人更有发言权。

    在秦风看来,这世上什么东西都决定不了命运,不然命中注定这个词就不会被造出来。就好比鲁健波所提出的命题,如果当初选择不同,是否就能当官,对于这种问题,秦风的答案是如果你真有当官的命,那么不论你选择什么工作作为事业的起点,你早晚都能当上官。哪怕你的起步点只是个掏粪的、扫马路的、洗厕所的。所以毫无疑问,鲁健波的假设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在中国,从记者这个岗位上发家的官员,简直不要太多。人家当得上官,而鲁健波却没当上官,只能说他没这个命,或者更残忍地说句大实话——这是能力不行啊。

    秦风从大学城赶来市区的路上,脑子里就完全没功夫思考人生。

    到了地方,秦风匆匆停好车子,然后走进餐馆要好包厢,便给鲁健波打去了电话。

    鲁健波此时就在餐馆对面,接到电话,将烟头往地上一扔,踩上两脚,也不管火苗是否完全灭了,就朝马路对面走去。不到3分钟,两个人就在包厢里碰上了。

    “鲁主任家住得挺近啊。”秦风没料到鲁健波居然能来得这么快。

    鲁健波摆手道:“别叫主任,还不是主任呢!叫我健波就行!”

    秦风也不矫情,进了社会,就没有辈分了,他微笑着点点头,然后把菜单往鲁健波跟前一推,道:“您吃点什么?”

    “你点吧,我随便吃点就行,已经在家里吃过了。”鲁健波把公文包放在身旁的椅子上,然后又掏出一根烟来。

    秦风不磨叽,很利索地把菜点好,又叫了一瓶红酒。

    趁着菜还没上来,秦风先和鲁健波说起了螺山镇的情况。

    秦风说得很小心,根本没提螺山镇政府和前山村两委的恩怨纠葛,重点一直围绕瓯医后头小吃街的卫生情况展开。

    鲁健波听得云里雾里,搞不明白秦风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等秦风说完,鲁健波笑着说道:“这种事,你应该跟你小叔说嘛!”

    秦风很敏锐道:“你知道我小叔?”

    鲁健波自知失言,略感尴尬,“上回……特地找人了解了一下你的家庭情况……”

    秦风微微一笑,安静片刻后,称呼不改,缓缓说道:“鲁主任,其实这事儿也不是我的意思。”

    “那是谁的意思?”鲁健波警惕起来。

    “鲁主任,太详细的情况,我不能跟你说。喏,我给你看看这个……”秦风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了那份以秦建业署名的厚厚的调研报告,压低嗓门道,“这份是内部调查资料,区里现在对螺山镇的工商监管很有意见,所以现在需要找个由头,先把这件事旁敲侧击地挖出来……”

    鲁健波不知东西的真假,但一看标题,就马上联系到了秦建业。

    他深深地皱起眉头,问道:“工商局……怎么会让你来找我?”

    “所以这才叫旁敲侧击嘛!”秦风说谎不眨眼道,“鲁主任,你也知道,这件事其实是比较敏感的。区里头现在一方面想把事情解决了,一方面又怕把事情闹大,你也知道,万一螺山镇的那些村民闹起来,事情肯定会很麻烦。”

    鲁健波虽然不清楚事情的细节,但还是点头表示理解,维稳嘛,什么地方都一样。

    秦风继续道:“所以这件事,不能一开始就提市场监管的问题,我们要从别的地方切入。你看,现在刚好是开学初,咱们就从大学城周边的食品安全问题着手,这样的话,就是完全的公事公办,谁也不得罪,对不对?”

    鲁健波想了想,继续点头。

    秦风的表情越发严肃,接着说:“媒体这边,先把大学城周边食品安全的问题捅出来,做好预热,然后再由工商部门介入,调查原因,这样一步一步,把情况说明白……”

    鲁健波听得越发云山雾罩,忍不住打断道:“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秦风微微一笑:“只是想麻烦鲁主任,把大学生反映的问题,在报纸上稍微提那么一下。”

    鲁健波仿佛短暂失忆,“反映什么问题?”

    秦风满脸无辜道:“就是我代表大学城新生,反映大学城小吃街东西不卫生的问题啊!”

    鲁健波沉默半晌,然后忽然露出一个微笑:“你是不是在那边吃坏了肚子,所以想找媒体曝光一下,替你出出气?”

    秦风没想到鲁健波的脑洞居然能开到那个方向,安静两秒后,干脆顺着他的意思,说道:“是。”

    鲁健波心里松了口气。

    还当是什么要紧事,原来就是这档子破事儿!居然还搞出一本造假的内部资料来,还把区里也给扯上了,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仗着家里有点势力就乱来,还真当政府是你家开的?而且话再说回来,为了报复几家小吃店,就能玩出这么一套花样,这小鬼也真是够小心眼的。怪不得上回拍他女朋友几张照片,就搞得跟睡了他老婆似的……

    鲁健波的脑洞越开越大,心里却是越发轻松。

    “小事情,我明天去大学城了解一下情况,拍几张照片回来。”鲁健波一口答应下来,心道这小子说得也没错。开学初去大学城了解一下小吃街的卫生状况,这本来就是公事公办,再者说他原本负责的就是文体卫这条线,现在学校和卫生都搭上边了,就是秦风不反映问题,他自己保不准也得跑一趟。

    鲁健波想着,却见秦风又拿出一个u盘,微笑道:“照片我已经拍好了,鲁主任,咱们加个qq,我等下回去就发给你。”

    鲁健波一看,不由乐了。

    好嘛,报仇报得这么热心,这下材料齐全,连让他多跑一趟的功夫都省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