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十二章 推诿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好端端的开学季,还没开学就先忙成了狗,秦风觉得再这么搞下去,自己怕是命不会太长。

    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项目都确立了,前期的准备工作也已然弄得七七八八,再加上还有一群人渣等着他去收拾,一想到社会主义的美好未来都攥在自己手里,秦风周六早上就睡不着觉。

    迷糊着翻身摸了摸床边,却只摸到一团被子,秦风眯着一道眼缝,忽的想起媳妇儿昨晚上在学校过夜了,心里叹了口气,坐起身来默默安慰自己说先休息几天让腰子休养生息一下也不错。

    利索地起床刷牙洗脸,到了楼下早点摊,秦风刚想给苏糖打个电话,小妮子就先打了过来。

    没话找话地聊了三五分钟,秦风跟哄宠物似的让苏糖乖乖听话,别到处乱跑,省得被流|氓占了便宜。挂了电话,秦风又叹了一口气。当家不容易啊,睁眼闭眼全都是事儿,简直不要太劳心劳力。

    早饭过后,秦风便直接驱车前往市区。

    小旅馆的项目合作人有限,这点小屁事,找黄秋静那种级别的大佬果断是不行的,找侯老板就更扯淡,秦风所能动用的人脉资源,其实仅局限于熟人。而在他所有的熟人中,唯一在理论上靠谱的,估计也就只有秦建业的老婆,秦淼他妈,也就是自己的婶婶叶晓琴了。

    40多分钟后,车子停在了秦建业家的违章搭建破别墅前。

    秦建业家背靠的那座烈士山,最近这段时间正在造隧道,尘土飞扬得相当严重。

    秦风捂着口鼻,跑到大门前按响了门铃。

    楼上秦淼那小屁孩从阳台上探出头来,用很嚣张的口气朝着楼下大喊:“哪个啊?”

    刚吼完,秦建业就走上去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训斥道:“怎么跟人说话的?”

    秦淼的小眼神那叫一个委屈。

    秦风笑了笑,朝楼上道:“小叔,是我!”

    “哥!”秦淼欢乐了,喊道,“你怎么来了?”

    秦风刚要回答,这货紧接着又问:“阿蜜姐姐来了吗?”

    秦风于是决定不理会他。

    秦建业下楼开了门,秦风走进黑漆漆的一楼,屋子里破败依旧,到处都是楼里租户堆积起的破烂。秦风打趣道:“小叔,现在住这里不合你的身份了啊。”

    秦建业呵呵一笑,道:“快了,过段时间就搬走。”

    秦风点了点头。

    印象中,秦建业确实就是这段时间搬家的。

    买了间滨江路新建住宅区的顶层,听说当年花了200来万。

    上了楼,秦建业破天荒地给秦风泡茶去。

    秦风则走到秦淼的房间,赫然发现秦淼的家教龙元宝也在。

    两个人互相微微一笑,秦淼这边一脸生无可恋地抱怨道:“哥,都怪你考了一本,现在我妈不让我活了,我今年要是考不上东瓯中学就真的死定了……”

    “你加油。”秦风很敷衍。

    秦淼白了秦风一眼,又问:“阿蜜姐姐怎么不来?”

    秦风道:“阿蜜姐姐昨晚上累了,来不了。”

    秦淼受不了这么高的伤害,默默选择了闭嘴。

    秦风这边又跟龙元宝打听道:“宝哥,你今年要毕业了吧?”

    “嗯。”龙元宝笑着点了点头,“现在正在阿淼******工厂里实习呢!”

    秦风小声问道:“我婶婶还有没有给你补习费?”

    龙元宝皱着脸摇摇头。

    秦淼又忍不住多嘴:“他在厂里都有工资拿了,来给我补习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好不好……”

    秦风心道奸商这种基因真的是有遗传的,然后当着秦淼的面,就公然挖叶晓琴的墙角道:“宝哥,要不你来我这里实习啊,我每个月给你3000块,包吃2顿。”

    “每个月3000?”龙元宝眼睛一亮。

    秦风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不用多想,叶晓琴给龙元宝开的工资,肯定没这么高。

    秦风正要接着发力,秦建业走进房间,轻声对他说了句:“小风,过来一下。”

    “宝哥,咱们待会儿再说。”秦风跟龙元宝招呼了一声,跟着秦建业进了书房。

    秦建业书房的座椅位置稍有调整,多了一张小茶几,想必是升官之后应酬多了,不得不买来充当会客工具用。茶杯就摆在茶几上,秦风走上前坐下,秦建业先寒暄了两句,问问秦风的大学生活如何,然后才慢慢切入正题,说起了那件没头没脑的调研文章的事情。

    秦风有所保留地把螺山镇一把手受贿的事情跟秦建业简单地讲了一下,秦建业听完后,却是觉得这件事不靠谱,皱着眉头道:“螺山镇是南城区的,我要是写这么篇文章,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而且这么做,太得罪人啊……”

    “小叔,话不是这么说的,能争取的,尽量争取。谁也没规定,中心区的工商局就不能管南城区的事,而且咱们也不是管,这篇文章是调研性质,属于刚好见到了,就顺便提一下。到时候文章发出来,市里头要是重视,那就最好,不重视,咱们也不会有损失。到时候如果能弄出点动静,咱们再找人活动一下,直接调去螺山镇当个镇长书记什么的,总比现在在中心区干等着强啊。”秦风给秦建业分析道。

    秦建业听得颇为动摇,点着头道:“道理是没错,可这事情办起来,没你说得那么简单啊……”说着,忽然又奇怪道:“你干嘛这么热心我的事?”

    秦风笑了笑,说:“小叔,我接下来就打算在大学城做投资了,你要是去当个父母官,我办事是不是容易得多?”

    秦建业回过味来,呵呵直笑道:“你啊你……”

    “说起这个……”秦风从书包里拿出前些天和林手谈一起做的企划案,递给秦建业,“小叔,我今天来啊,其实是想找婶婶的。我打算投资一间小旅馆,想问问婶婶有没有兴趣入股。”

    秦建业接过那厚厚一沓文案,随便翻了前两页,犹豫着道:“这件事估计不太方便啊,现在纪委对个人资产盯得比较紧。再说了,我家刚刚买了房,资金恐怕也周转不过来。”

    秦建业一句话就断了秦风的念想,把文案交还给秦风。

    “小叔,这其实用不了多少钱……”秦风还不放弃。

    秦建业却不给机会,摆明了不愿意跟秦风有经济关系上的纠缠,摆手道:“这事先放放吧,你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做生意的事情,等毕业了再考虑也不急,反正你家里现在也不缺钱。”

    我去,这特么算不算过河拆桥?

    升了官就不认人了?

    秦风心里有点发凉,把文案放回书包,沉默了片刻后,便起身告辞道:“那……小叔,我还有点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嗯,路上开车小心。”秦建业说道。

    秦风背起书包,走出书房,路过秦淼的房间,跟屋里的两个人招呼了一声。

    龙元宝笑道:“刚来就要走啊,生意这么忙?”

    秦风淡淡一笑,继续道:“宝哥,你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啊,我可是很真诚的。”

    秦淼在一旁抗议:“哥,你这么挖人不道德啊!”

    “小孩子认真做作业!”秦风揉了揉秦淼的脑袋。

    从屋里出来,秦风上了车,心里有点茫然地往外开。

    秦建业不同意投资,自己这边的资金就有点吃紧,小旅馆怕是开不成了,这几天瞎忙活,怕是全做了无用功啊。没能捞到好处不说,还凭白无故招惹了一群混混,真是蛋疼死了……

    正郁闷着,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

    秦风拿出一看,发现正在响的居然是他那台私人手机,还是个陌生的号码。

    想了想,把先把车子停在路旁,又等了几秒,才接通了电话。

    “喂……怎么这么老半天才接电话啊?”手机那头传来个男孩子的声音,听语气相当不满。

    秦风奇怪道:“你是谁?”

    小男孩大声道:“我是侯开卷!我妈不是说了,让你周末过来给我当家教的,你怎么现在还不来啊?”

    秦风怔了片刻,旋即猛地想起来,侯老板说让他开学后给小猴子当家教的这件要紧事,不由轻轻拍额头两下。这几天真是忙糊涂了,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

    比起给侯老板干活,投资小旅馆这种破事也叫事儿?

    “我在路上了,马上就过去。”秦风忙道,“地点就是上回那间大别院是吧?”

    “不是,不是,在别的地方。”猴子小朋友道,“我把地址给你短信过去,你快点来啊!”

    “好。”秦风应了声,那边就挂了电话。

    坐在车里等了片刻,手机又嗡嗡响了两下,秦风打开短信,见上面写着龙池巷1弄88号。

    想了想,秦风又给他回了一条短信:这你是的号码?

    猴子秒回道:废话!

    秦风微微一笑,先把号码存好,然后才慢慢把车开上马路,一边在脑子里画着地图。

    龙池巷,应该就是在中心区区政府边上吧?

    哦,不对,现在应该还是东瓯市市政府,再过个一年半载,等南面的新区建好,市政府搬走了,区政府才会搬进来呢……(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