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十三章 通天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在外界眼中,东瓯市是出了名的暴发户之乡,但事实上东瓯市的商贸发展水平并不高,之所以能闯出那么大的名堂,主要还是托在全球各个犄角旮旯开店办厂经商的东瓯华侨的福,所以作为东瓯市政府而言,每当听闻“土豪之家”这样的称呼,官老爷们的内心总是相当复杂,一方面当然觉得脸上有光,可另一方面,却又免不了心虚。毫不客气地说,长年以来各产业均呈现“低小散”态势的东瓯市,其真实发展水平,是担不起外部赋予的声望的。严重的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多数时候都处在被捧杀的语境之中。

    2000年之前,东瓯市中心区的城市规划还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别说cbd,就连真正的商业中心到底在哪儿都搞不拎清。全区各地一眼望去,似乎每条街面都差不多。后来市里实在看不下去,终于拿龙池巷开了刀,投了一大笔钱,挨着市政府后头,弄出条名为五龙街的商业步行街来。龙池巷正好就位于五龙街的出口一端,再往东走一二百米,就是东瓯市的行政中心大院。

    秦风不敢在市政府门口玩无证驾驶,离目的地还有几百米远,隔着一条街,就把车停了下来,然后横穿五龙街,步行朝侯老板家去。

    05年的五龙街,已经有了十年后的气象,又或者更悲剧地说,从05年起,东瓯市中心区的经济就没有再发展过。整整十年的原地踏步,让这座以活力闻名于世的城市,陷入了无尽的彷徨,gdp从原先的全省第二,一路掉到倒数第二,一把手换了仨,但没一个能真正解决问题。

    只是纵然如此,五龙街所在的这一片,十年之后依然也没显得冷风萧瑟。

    毕竟前后脚驻立着市政府和区政府,以五龙街命名的五龙街道,公共资源一直相当丰富。瓯医的第一家附属医院,就设在龙池巷和五龙街的交叉口,全市最早的一所实验中学,就设在政府大院的后门正对面。

    2000年之后,伴随升学压力扩大,无数家长挤破了脑袋想把户口迁进五龙街道,一时间五龙街道的房价水涨船高,最离谱的时候,在2010年2012年那段时间,甚至突破了每平方5万毛大爷,至于沿街的门面房,怕是得再翻一番,也算是不辜负“东瓯炒房团”的名声。

    再后来,等房价稍微理性点,五龙街道的户口就成了中心区的体制内福利,全区一半以上的副科级干部,差不多都把户口迁来了这里,商业中心没能建成,倒先成了党员活动中心,街道上下一片火红,老爷们自娱自乐嗨得一塌糊涂。

    秦风上辈子的梦想之一,就是有朝一日能在五龙街买间小门面房,不用太大,20平方就足够,每年光租金,就能收个十几二十万,混吃等死足矣。

    赶时间的秦风,几乎是小跑着穿过了行人如织的五龙街。

    来到龙池巷,沿着门牌号一路找过去,找到1弄88号,入口处竟是一条极其逼仄、狭窄、幽暗的小巷。秦风拿出手机,跟那门牌对了三回,不太好意思再打电话跟猴子小朋友确认,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巷子。巷子不长,也就五六米就到头了,不成想到头后还能往里一拐,光线一下子明亮不少,而挡在身前的巨大铁门,终于叫秦风确认了地点没错。

    按响门铃,很快就有一个老妈子从里头把门打开。

    不能秦风自我介绍,老妈子就很和善地问道:“你是小秦老师吧?”

    秦风点点头,就被她热心地迎了进去。

    门的另一边,出乎意料的宽阔。

    这又是一处独门独院的别墅,面积自然不能和湖滨路的比,可在五龙街这种地方坐拥这么一处闹中取静的屋子,也足见能量非凡。不过有了上回去滨湖路大别墅的经验,这回秦风就没被震撼得太厉害,唯一不变的,只是佩服侯老板的手段。

    老妈子领着秦风进了屋,秦风换了鞋子,便上了楼。

    小楼仅仅4层高,纯木质结构,装修风格极其古朴,就跟民国戏里的大魔都老宅似的。

    上了二楼,迎面就能看见楼梯口过道的墙上挂着一幅人像。

    秦风颇为好奇地看了眼,见上面的介绍是某开国少将,挂了已经有二十来年,很是搞不清这是什么情况。

    许是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猴子小朋友从边上自己的房间里跑出来。

    秦风见到他,指了指墙上的画像,说道:“你们家的审美品位很独特啊,一般人家里就算要挂也挂毛大爷吧,你们居然挂这么冷门的。”

    “这是我外公!”猴子小朋友语出惊人。

    秦风瞬间懵|逼了。

    “你外公?”他看着猴子,自言自语道,“你今年才十几岁,这位都快一百岁了……”

    “你知道个屁啊!我外公六十几岁才生的我妈!”猴子很嚣张地说道,“这里原本就是我外公的家,不挂他的画像还能挂谁的?”

    秦风保持着懵|逼的状态,进了猴子小朋友的房间。

    半晌等回过神来,开始跟小猴子对户口:“话说咱们市汉奸倒是出了不少,可将军貌似没出过吧?就算有将军,我觉得应该也是国|军那边的啊……”

    “你知道个屁!”小猴子继续嚣张加得瑟道,“我外公是湘江人,解放的时候一路打过来,解放后就住这儿了!”

    秦风微微点头。

    这下他终于有点摸着头绪了。

    难怪侯老板年轻时那么折腾也没被抓去枪毙,感情大家都是自己人,这风格够傲娇啊……

    再转头看小猴子。

    这小屁孩,莫不就是传说中的红三代了吧?

    不对不对,这货的亲爹妥妥的*****血统,这小子完全算不得根正苗红,顶多也就是个根歪苗红或者根正苗黑,杂交品种,没有前途。

    “唉,你这反应,比狄晓迪差远了,人家头一回来见到我外公的画像,一声都没吭,就你咋咋呼呼的跟个乡下人似的。”猴子小朋友很是鄙视。

    秦风嘴角抽抽。

    猴子又问:“咱们今天学什么啊?”

    秦风根本没备课,反问道:“你想学什么?”

    “我想学造原子弹,你会吗?”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