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十五章 风波起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的英语水平虽然非常不咋的,可耐不住在发音这块上天赋满值,洋文随口一拽,那感觉就跟地道的野生伦敦原住民似的,让小猴子根本挑不出半点毛病。顺风顺水地糊弄到下午3点半,等小猴子做完了功课,秦风终于可以功成身退。至于语文和自然科学这两门,小猴子说他的母上大人已经给他选了专业的教师,全都是从东瓯中学请来的,最大程度地避免了秦风会误人子弟。秦风听得无语至极,完全搞不清侯总夫妇俩到底是个什么用人标准。

    出了门,秦风长舒一口气。

    这几天确实有点瞎鸡|巴忙的感觉,里里外外东奔西走的,也不知自己是抽的哪门子风。

    好端端的开什么小旅馆啊,安安心心做卖烤串这份有前途的工作不行吗?

    这下好了,现在又要考虑小旅馆的项目,又要盯着前山村的老流|氓,又要和秦建业筹划暗算螺山镇的领导班子,这边又得跟着侯总那群人转悠。

    ****的,忙得没朋友啊。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些事情全都担着风险,却又根本看不出回报在哪里。

    秦风对自己的战略判断和战术执行感到很悲愤。

    “鲁主任,您那边怎么样了?”走在路上,秦风就忍不住掏出手机跟鲁健波沟通起来。好歹花了几千块钱,纵然起不到多大效果,可至少总该弄出点小浪花来。

    “文章是写出来了,不过能不能发可不是我说了算。”鲁健波显然也是个靠不住的,态度相当无所谓地应付着秦风,完全没有要全力帮秦风争取一下的意思,只是侃侃而谈道,“你这个东西,按理说应该是能发出去的,不过版面大小就不好说,反正明天你自己看吧,最慢明天一早就有结果。”

    “好,那麻烦您了。”秦风好声好气地挂了电话,然后摇了摇头,挺郁闷道,“下了步臭棋啊,浪费钱……”

    脑子热了两天,秦风这会儿算是醒悟过来了。

    想靠着媒体炒作端掉一个镇党委书记,顺带解决掉一波流氓,并且把自家小叔扶上位,这一套操作,虽然并非不可能,但事实上却不是他能办到的。至少至少,在办事之前,得先和市一级——或者再不济,也得和区里的主要领导协调好。如果通过侯总的渠道来办这件事,办成的可能性或许能有50%,但现在他选择单干,想成功暗算到螺山镇那一大票人,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更简单点讲,他之前的计划,太想当然,太幼稚,太扯淡。

    “唉……”秦风一路叹着气回到车里,傻坐了几分钟,他又掏出手机,给苏糖去了个电话。

    不过苏糖那头军训还没结束,匆匆聊了半分钟,就又挂了电话。

    秦风抓了抓头,不可奈何,收拾收拾心情,打算先把精力放到明天的侯总集团的内部会议上。

    虽然这几天写东西比较累,不过谈一谈未来发展情况——这对他来说,根本就像写日记那么简单好不好!这是一个大好的装|逼机会啊!

    秦风这么一想,心情舒畅了。

    ……

    鲁健波烦躁地挂断电话,然后继续修改稿件。

    负责社会新闻版块的责任编辑名叫梁红燕,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少妇,模样长得还行,可性格就臭得没边。鲁健波从白天写到下午,好不容易弄出一篇文章,结果拿给梁红燕一看,好家伙,那娘们儿根本不知尊老爱幼为何物,当着满屋子人的面,指着鲁健波就是劈头盖脸地一顿喷。鲁健波自觉在报社里也是个人物了,被梁红燕骂完之后,一口气半天都咽不下,刚才秦风给他打来电话,他当真是把这辈子的修养都用上去了,忍得血压飙高,才装出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没把秦风这个伪金主给得罪了。

    盯着屏幕好一会儿,鲁健波才总算缓过劲来。

    梁红燕嫌他的文章太长太臭没重点,又不肯给大点版位,鲁健波没法子,只能按着她的意思再删掉一些段落。

    而这一改,转眼就又是一个小时。

    “健波,还没走呢?”下午4点半,今天的值班副主任文一斌在外头开完会回来。

    鲁健波一看,赶紧喊道:“阿斌,你看看这样写行不行!”

    文一斌走到鲁健波身边,弯腰望向电脑屏幕,看了一眼,竟难得地马上点头道:“嗯,不错!可以,非常可以!今天我们开会,市里宣传部的张开正好就说了,开学初这段时间,要注意学校周边的各类问题,你这条……再扩展一下吧,放二版!”

    鲁健波感觉自己的蛋都特么要碎了。

    这群王八羔子全都想一出是一出的,还给不给底下人活路了?

    “阿斌,扩开来写的话,会不会出问题啊?这不就相当于指着螺山镇的鼻子骂了么?”鲁健波有点犹豫。

    文一斌呵呵一笑。

    怕得罪螺山镇?开什么玩笑!

    不把这些基层单位拉出来骂骂,怎么体现党媒的民|zhu监督水平?

    这些基层科级单位,不就是拿来背黑锅的吗?

    “写!你尽管放心大胆地写!潘总那边,我来沟通,你写得越详细越好!最好下班之前就弄好!”文一斌手一挥,一副指点江山的架势。

    鲁健波这下就买了个表了,可心里虽骂上了天,却又不得不忍着。

    第二版啊……

    自己的文章有多久没上过第二版了?

    “行!”鲁健波一咬牙,答应下来。

    “辛苦了。”文一斌淡淡一句,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鲁健波盯着文一斌的办公室房门看了良久,心里慢慢地涌起一股子狠劲。

    他默默地从包里拿出秦风的那份“内部材料”,认真而快速地翻了一遍后,拿起笔刷刷列出一个大纲,然后以前所未来的速度,敲打起键盘来。

    3个小时后,鲁健波敲响了文一斌的办公室房门。

    文一斌穿着拖鞋打开门,见到鲁健波,不由有些诧异,说道:“你怎么还没走?”

    鲁健波笑了笑,把文稿递过去。

    “你回家写完,再传给我也行嘛!”文一斌接过来道。

    鲁健波脸皮疲惫,眼里却发着亮光:“阿斌,这可是最后一稿了,你再让我改,我也改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文一斌咧咧嘴,“行了,我先看看,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好,那你慢慢看,我老婆都来了三个电话了。”鲁健波笑着说着,背着单肩包,转身朝办公大厅的大门走去。

    文一斌不等鲁健波走出大门,就先关上了自己办公室的房门。

    他悠哉悠哉地坐回到已经铺好的折叠床上,随意地看了眼文章的标题,可没一会儿,他的表情就不由得认真了起来。

    通篇读完,文一斌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给报社总编打了过去。

    “潘总,健波写了篇有关螺山镇的文章,谈到螺山镇可能存在欺行霸市还有领导受贿……不,没有明着指出来,不过就是那意思……数据什么的都有,分析也比较透彻,应该是实地调查过的……转报信息处吗?那登不登?行……行!好的!加上你的署名吗?好,我马上弄……”

    文一斌放下电话,食指敲了敲文章。

    东瓯市市里已经换届结束,接下来就是县一级的换届。

    这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中心区,看来是要变天了……

    “鲁健波啊鲁健波,你个老小子真是踩上****运了……”文一斌嘀咕着,走到办公桌前,给文印室打了个电话,“红燕,让健波把今天写的那篇文章的电子稿发过来,你再改一下,改得短一点,500字以内,登在明天的头版上,位置不要太显眼,角落上就行。还有,以后跟人家说话客气着点儿,人家怎么说也大你将近二十岁,是长辈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