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十七章 隆中对 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商业机密不能多问,秦风很理智地管住了自己的嘴巴,转而跟徐国庆聊起了家长里短。徐国庆居然听得很认真。秦风谈到老爸和后妈刚结婚不久就有了小宝宝的时候,徐国庆客气地表示,等秦果儿出生,他一定要送个大红包;而秦风谈到自己考上大学时,徐国庆更是露出一副“大叔感到很欣慰”的样子,夸赞秦风智商了得,顺带狠骂跟徐国亮去了京城的吴超不争气。秦风自打前年从阿庆楼出来,就一直没和吴超联系过。徐国庆很唏嘘地叹了一声,说吴超那小子文化水平不行,经验又不够老道,在京城那边根本混不下去,最近他们几兄弟正考虑让吴超回来。相比起电商这门行当,吴超还是做餐饮服务这块比较合适。

    秦风点点头,不要脸地到处挖人道:“要不让他来我店里吧,我打算过段时间在大学城开家新店,让他做店长试试看。”

    徐国庆听得直摇头道:“人家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你这儿,就成了三十个月了……我印象中,好像昨天才听你跟我们哥儿四个吹牛逼,说什么电子商务是未来发展趋势,这一眨眼功夫,我们倒是把身家全都砸进去了,可你小子滑头,一转身自己反倒干起了餐饮。”

    秦风呵呵笑道:“我这不是没资金嘛,要是有钱,再投奔阿里和风腾去了!”

    徐国庆微微颔首,凝思片刻后,小声问道:“你觉得百度怎么样?”

    秦风想了想,缓缓说道:“产品本身足够硬,未来怎么样,得看他们公司决策层对发展方向的定位,如果真想插一脚,我觉得你可以买一点他们的股份,等机会合适的时候再套现。”

    徐国庆微皱起眉头,认真地思考起来。

    如果说2年之前他对秦风的感觉是“这小子牛逼吹得好溜”,那么此时此刻,他已经绝不可能把秦风的话当作小孩子的妄言。

    短短两年时间,靠卖烤串坐到这种地方,侯老板看中的人,那能是一般人?

    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两年插了京东一脚,而且走狗屎运地融到了小rb的那笔钱,人家侯老板才不会多看他一眼。

    想来对于侯老板而言,他旗下的4家大酒店,和路边的4间小饭馆根本没什么区别。

    徐国庆不吭声了,秦风没有要搭话的意思。

    偌大的会议室,忽然间又变得很安静虽然大家都在说话,可声音始终控制得很轻,轻到你明明坐得离他们不远,但就是听不清楚那些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多时,到了9点28分,侯老板终于大驾光临。

    说话的人全都闭上了嘴。

    侯老板短袖短裤人字拖,状态相当休闲地走进会议室,身后跟进来两个人,先是关朝辉,然后是狄晓迪。

    侯老板逗逼气质十足,大大咧咧地往主位上一坐,先说了句冷笑话:“我今天要是再打一条领带,这造型就拉风死了。”

    台底下一群人笑了笑。

    关朝辉没好气道:“正经点儿啊,大家伙儿过来谈正事呢!”

    秦风没料到侯老板竟然是这种老板,这下终于知道猴子那又嚣张又**的德性是跟谁学的,果然家庭环境才是孩子成长的最关键因素。

    侯老板呵呵一乐,狄晓迪已经捧着一叠资料,扔到了会议桌的两边。

    两侧的人按照顺序把资料传下来,侯老板显得很熟络地拍了拍狄晓迪的胳膊,说道:“这份是东瓯市十二五规划的初稿,内部资料,小狄同志偷出来的,大家待会儿看完千万别带出去啊,谁敢偷偷带出去,我亲自敲碎他一只手,榔头都准备好了。”

    说着,居然真的从桌底下掏出一套工具盒。

    “干嘛呢!老大的人了还这么不着调!”关朝辉看不下去,赶紧把工具盒收了起来。

    秦风坐在底下,却是忍不住出冷汗。

    话说……有钱人怎么都这么变态?

    东瓯市的政府报告很快就分到了秦风手里,不等他翻完这厚厚七十来页报告的目录,侯老板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主持会议了。

    “既然人都到了,那咱们也不说废话。”侯老板拿起桌上的遥控,把投影布放了下来,一边说道,“这份报告呢,就是做个书面的参考,具体的内容,先让小狄给大家说一下。”

    狄晓迪面无表情,走到电脑旁。

    机子很快启动完毕,他打开一个ppt,开始说道:“东瓯市未来五年的发展计划,主要承接十一五,大的方向不变,依然是以城区拓展、旧城改造和新城建设为主,一句话概括,就是通过房地产来拉动全市经济……”

    秦风坐在底下,看着台上那个比王安还帅半个档次的家伙,心想以后绝不能再让苏糖见到这货。

    这小子,对女人尤其是小女孩在的杀伤力简直太大了。

    狄晓迪语速不快,但说得很精炼,底下包括关朝辉但不包括侯老板在内的26个人,按照他的思路,很同步地将政府报告一页接着一页地往下放。

    狄晓迪就这么不带歇地不停说着,一口气说了1个半小时,终于把东瓯市的下一步发展要点全盘解释清楚。

    不过说来说去,对于投资者而言,基本也就一个意思:再不炒房我们就老了。

    秦风很不服气地撇撇嘴,觉得狄晓迪带来的干货太少。

    狄晓迪说完走下台,直接就坐到了侯老板身边,侯老板还沉浸在刚才的氛围里,盯着自己手上的那份报告看了半天,才慢慢说道:“今年呢,我打算成立一个投资集团,把大家手里的闲钱,全都攥到一起。我初步估计了一下,我们的目前的总现金流,应该在48亿左右,这笔钱说多不多,不过造几间屋子,应该还是挺够的。不过啊,鸡蛋也不能全放在一个篮子里,姜教授前不久跟我说,房地产这个生意不容易长久,哪天要是没人接盘了,要死就是一大片,不过咱们要是不干呢,又白白浪费了国家政策,党和国家给机会,咱们不出手,简直对不起人民,所以这个度啊,不好掌握。”

    侯老板一本正经地忧国忧民了一下,关朝辉接着道:“大家谈谈吧,谁有想法,尽管开口。”

    满屋子的人互相看了看,东瓯市名义上的首富南乐清轻声咳嗽一声,斯斯文文道:“我先说说吧。首先我觉得侯总的判断非常正确,目前看来,短期回报率最高、风险最小的投资项目,确实是地产业,一方面有政府政策支持,另一方面存在极大的可操作性,成本低、利润高,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项目不限范围,全省、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可以投。但是啊……”

    南乐清看了侯老板一眼,侯老板微微咧嘴,南老板忍住紧张情绪,喝了口水,才继续说道:“咱们现在就是搞不清,这地产到底到做到什么程度。说到底,咱们现在做的地产是什么呢,其实就跟股票差不多,对吧!说是地产,其实本质上就是金融,利用关系低成本购地,低成本盖楼,然后高价卖出,到处不停地炒高房价,低买高卖,赚个差价。这和金融市场有什么区别呢?无非就是把股票换成了楼。所以啊,和股票市场一样,谁都不知道这泡沫什么时候会出来,到时候房价炒高了,没人接盘,我们自己的资金可就套在房子里了。所以我的意思很简单,咱们必须得给自己设定一个风险指标,房价到了一定程度,市场再疯狂,我们自己首先得保持冷静,该退场的时候,绝不犹豫,哪怕到时候要少赚几十个亿,也坚决不犯傻。别人要拼命,让别人拼去,咱们保住自己是最关键的。”

    侯老板点了点头。

    南老板却还没说完:“还有啊,第二点。这房产该做,咱们现在手头上的活也不能停,房产赚的是快钱,这是明摆着的利润,但是工厂里的服装鞋帽纽扣打火机这些呢,这是咱们的根本,制造产业和房地产,这两大项目一定要平衡好。不然到时候赚了钱,该怎么花都不知道,房子、股票这些东西,咱们总不能炒一辈子吧?”

    “说完了?”侯老板歪着脑袋问道。

    南乐清其实还想再来几句,但是却不敢再吭声了。

    侯老板拿起笔,在政府报告的空白处写了一句,边写边说:“一个定一个风险稳控的标准线,另一个除了房地产之外,我们还应该选择几项制造业再另外做投资,就是这2个意思,对吧?”

    南乐清鹌鹑似的点点头。

    侯老板摇着头批评道:“你这市政协委员当了几年,说话都变啰嗦了,老南啊,你可千万把情况搞清楚了,你特么不是官儿你知道吧?”

    南乐清脸色发白。

    侯老板敲打完毕,大手一挥:“这两个问题,咱们下午再具体讨论,还有谁要说话的没?徐总,你不打算说两句啊?”

    “我?有,有,有话要说!”徐国庆被点了名,蹭一下就站了起来。

    侯老板笑着压手掌道:“不用站,不用站,坐着说就行。”

    徐国庆心跳得飞快,舔了舔舌头,战战兢兢拿出一份稿子,正要念,就又被侯老板打断:“一句话两句话,把事情说清楚就行,妈的时间这么宝贵,别跟作报告似的啊!”

    “好……”徐国庆忙又放下稿子,低头半分钟,组织了一下语言,终于慢慢说道,“04年年初,我家老四带一个亿上京,投了一家名叫京东的网络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弄一个网络商城,让客户通过他们的商城实现网上购物。”

    “那不和淘宝一样吗?”侯老板插嘴道。

    “不一样的。”徐国庆解释道,“淘宝打造的是交易平台,赚的是管理费和广告费。京东是自己开店,赚的是产品利润。”

    侯老板追问:“哪个赚的比较多?”

    徐国庆小心谨慎道:“目前看来,肯定是淘宝赚的比较多,但以后不好说,因为京东要打算的是一套完整的产业链条,现在因为资金和政策的原因,这条链条还没形成,所以效果还看不出来。不过……我相信它一定能做好。”

    侯老板盯着徐国庆不说话,表情很严肃。

    徐国庆半天回过神来来,赶紧总结陈词:“所以我的意思是,咱们应该在这方面也投点钱,毕竟按照现在的发展趋势来看,电子商务已经是大势所趋,以后肯定有发展前景。”

    “嗯……电子商务也要发展。”侯老板拿着笔,在纸上敲了敲,“地产要投、实业要投、网络也要投钱,我艹,我还以为咱们钱挺多的呢,怎么一下子就感觉不够用了……这特么全部加起来,得花多少钱啊?”

    会议室里的东瓯大佬们全都满脸黑线,摊上这么个大老板,也算是人生一大蛋疼。

    “下午再具体讨论吧!”侯老板把话题一收,左右看了一圈,“还有谁?眼镜,你有话说吗?”

    坐在南乐清对面的东瓯市眼镜业老大莫念家笑了笑,说:“我听你的。”

    “老狐狸。”侯老板指了指他,又问另一个五十来岁的老男人,“癞头,你呢?”

    在中心区开了几百家连锁超市的彭定芳直接骂道:“癞你妈的头啊!乱叫,乱叫,我上高中的时候就治好了!”

    “嘁,赚了点钱就跟我老七老八,你看他们对我多尊重!”侯老板指了会议室一圈。

    秦风小声问徐国庆,“这什么情况啊?”

    徐国庆小声回答:“他们俩是发小,听说是小学同学。”

    “哦……难怪……”秦风恍然大悟。

    “诶!”侯老板的注意力一下就到了秦风身上,“那个谁,你嘀嘀咕咕的,有话要说是吧?你来说说,年轻人脑子活,说得好我自己掏腰包投你一个亿!”

    秦风一听这话,瞬间整个人都****了。

    这特么算哪门子老板啊,这风格未免也太奔放了吧?

    秦风****了整整2秒,关朝辉见状,连忙喊道:“小风,赶紧的,别耽误时间!”

    “哦……好……”秦风的反应比徐国庆还要不堪,赶紧把口袋里的大纲掏出来,一边急忙解释,“不是稿子,是大纲,发言大纲!”

    侯老板笑得特别猥琐,转头问狄晓迪道:“这小孩像不像你?”

    狄晓迪远远地看着秦风,淡淡地摇了摇头,说:“没法判断。”(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