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二十章 高级顾问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侯老板的行事方式要比秦风想象中的更加务实,丫根本不和你讲面子讲排场,秦风原以为午饭会是一顿大餐,结果却是二十几号人在会议室里集体吃了盒饭,而唯一还算说得过去的,就是20块一份的鸡腿饭味道还算不错。大佬们都是年轻时苦过来的一辈,对于午饭的质量并不讲究,二十多个随便跺跺脚都能让东瓯市震一震的家伙,围着大会议桌一顿风卷残云,不到20分钟,就结束了用餐,然后在佣人的指引下,前往各自的客房休息。

    偌大的庄园,房间自然是不会缺的。

    秦风拿着自己的房卡找到地方,开门进去,发现里头的装修和酒店差不多。

    只是地上没有铺地毯,而是清清爽爽的木地板,房间采光也佳,给人一种很舒心的感觉。

    秦风这下算是明白了,这间庄园与其说是侯老爷的家,倒不如称之为综合办公接待中心比较合适。相比之下,倒是五龙街道的那间藏于闹市的小别墅,更有家的味道。

    四仰八叉地往大床上一倒,秦风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这会儿才12点半。

    他眯了一会儿,却根本没有睡意,索性又爬起来,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稍微清醒了一些,秦风推开阳台的门,走了出去。

    9月初的正午依然热浪滚滚,他站在高处往下看,终于把侯府一侧的景观尽收眼底。

    “真特么大”秦风看着不远处的小型高尔夫球场,忍不住嘀咕道。

    砰!砰!

    屋外响起两下敲门声。

    秦风奇怪地回身看了一眼,然后又是同样的两声响。

    他这才返身回屋,不紧不慢地朝门边走去,一边问道:“谁啊?”

    “我。”门外传来关朝辉的声音。

    秦风连忙开门。

    关朝辉笑得很优雅,轻声细语地问道:“吵到你休息了吗?”

    “没有,没有,没睡呢!”秦风赶紧侧过身,让关朝辉进来。

    关朝辉走进屋子,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微笑道:“这幢楼盖好有一年多时间了,我还是头一回到这边来。”

    秦风不知该怎么接话,呵呵笑了笑。

    关朝辉却是开门见山,转身就把手里的文件交给了秦风,淡淡道:“你看一下。”

    秦风接过来一瞧,不由微微一怔。

    这是一份合同。

    “中国东瓯投资集团公司高级市场营销顾问?”秦风两眼就扫到了这个关键词,然后疑惑地望向关朝辉,“阿姨,这什么情况?”

    “聘用你啊!”关朝辉微笑道,“你这么辛辛苦苦帮我们做事,总得给你个名分吧?”

    秦风顾虑道:“这合适吗?我现在还在上学啊”

    “有什么不合适的?这个顾问呢,别的事情没有,就是每个月过来开一次会,一般时间都是放在周末,跟你上学不冲突。”关朝辉解释道。

    秦风想了想,很干脆道:“行!”

    反正都已经上了贼船了,签不签这份用人合同,对生活的区别已经不大了。

    秦风左右看了看,从书中的笔筒上取过一支签字笔,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在乙方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一式两份,麻溜儿地花不到半分钟时间搞定。

    关朝辉拿回一份合约,对秦风说道:“孩子,以后碰上什么麻烦,只要是自己处理不了的,甭管大事小事,尽管跟阿姨说,别不好意思,知道吧?”

    “啊好。”秦风有点受宠若惊地点了点头,可看着关朝辉那热心的样子,反倒不好意思把被一群小混混搞得连家都不敢回的事情说出来。

    麻痹的,简直太给组织丢脸了好不好,真心难以启齿啊

    关朝辉做事风风火火,办完正事就出了门,前后还不到5分钟时间,半个字废话都没有。

    门一关,秦风坐到椅子上,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螺山镇的那摊子烂事,他还是想自己处理,拿原子弹打苍蝇,怎么看都不协调。

    安静了一会儿,秦风这才仔细地翻看起合同来。

    合同很薄,一共就5页,而且字体超级大,侯老板的诚意可见一斑。

    跳过前面一部分挺冠冕的废话,秦风翻到待遇的部分,随便扫了一眼,立马倒吸了一口冷气。

    主要待遇有三条:第一,可调用集团董事级别以下的各类后勤资源,主要包括外出食宿、交通工具、人力资源,只要该地区存在东瓯投资集团的分支机构,刀枪棍棒、笔墨纸砚、飞机轮船随便用。相当于把之前侯总送给他的那张黑卡的档次又提了一个级别。第二,对集团旗下的各产业项目的原始股拥有优先购买权。按照秦风的理解,侯老板夫妇这差不多就是拿他当自己人看了。至于剩下的第三条,倒是可有可无,每个月税后月薪1万元,外加五险

    秦风放下合同,内心颇感复杂且茫然。

    话说上辈子要能签下这么一份合同,让老子重生变成韦小宝都不干啊!

    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工作?每个月只用过来开一次会就有这么多好处,简直比**还**好不好?

    秦风在心里泪流满面,却故意忽略了一个事实如果他哪天对侯老板没用了,这份合同肯定是要失效的。毕竟合同上也白纸黑字写明了,是2年一签。

    小心翼翼地折叠好合同,放回裤兜,秦风兴奋地来回走了几圈,然后就听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秦风露出一抹微笑。

    “你在干嘛呢?”苏糖查岗来了。

    “在想你。”秦风很上道。

    小姑娘满意了,开始和秦风扯闲篇。

    秦风耐心地听苏糖说着学校里的事情,电话粥一直煲了半个小时,苏糖才挂了电话。

    这么一阵劳心劳力下来,秦风终于困了。

    往床上一趟,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2点25分,秦风被狄晓迪的催命电话叫醒,匆匆洗了把脸,就朝会议室跑去。

    他最后一个进门,本想坐到徐国庆那边去,却被关朝辉拉住,坐到了她的身边。

    侯老板随意地看了秦风一眼,然后很直接地开场道:“人到齐了,那就开始吧!第一件事,成立东瓯投资集团公司,总部设在杭城,董事长就挂我家阿辉的名字,下面部门怎么安排,你们再和阿辉商量商量,同意的举手。”

    众人互相看了看,齐齐举手。

    全票通过。未完待续。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