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二十一章 大棋局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长久以来,秦风一直对某个问题的答案感到困惑。

    像他这种学文史出身的人,免不了要在历史观上被祖国洗脑,从小学到大学,无数的语文课本、历史课本和政治课本,全都向他灌输了这么一个概念: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

    然而今天,秦风觉得或许应该稍微不那么马克思主义一下。

    因为他直观而深刻地看到,一座城市甚至一个国家的兴衰,确确实实是掌握在极少极少的一小撮人的手里。

    “这个广场你们看建在哪里比较好?京城?沪城?羊城?”侯老板面前摊着一张中国地图,手里拿着记号笔,低着头看自己的万里江山。

    “都不好,京城的地难批下来,沪城的地太贵而且地标已经足够多了,别说我们只投2个亿,就算10个亿也不见得能打出水花来,羊城的话……城市文化和我们的产业方向有种不兼容感,我觉得不太好。”关朝辉贴在侯老板身边,指着地图,秀眉微蹙。

    “那建在什么地方?”侯老板忽然抬起头来,“你们倒是给个建议啊!开会怎么这么不积极?”

    底下一群人开始无脑乱喊。

    “想那么多干嘛?建在东瓯本地就行嘛!”

    “杭城啊!总部都在杭城,第一个广场当然要建在杭城!”

    “我觉得二线城市比较有搞头,清岛、大联都不错。”

    “不行、不行,清岛、大联那边有万德集团了,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搞,你搞得过当地人吗?”

    会议室里立马变成菜市场。

    “小秦,你怎么看?”侯老板忽然问道。

    我?我坐着看行不行?

    秦风对这种大手笔的战略布局完全没经验,想了想,坦诚道:“具体哪个城市真的不好说,不过从成本和预期回报的角度来看,先从准一线和二线城市入手,应该不会错。”

    侯老板呵呵一笑,又问狄晓迪:“小狄,你说呢?”

    “杭城。”狄晓迪沉着脸,往地图上一指。

    侯老板问:“为什么?”

    狄晓迪就两个字:“稳妥。”

    “行,那就杭城一个。”侯老板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然后豪气干云地喊了声,“再来俩!”

    第二项议程的三座“东瓯广场”的选址,很快就定了下来。杭城,东瓯市,还有金陵,包括征地、公关、工程、项目引进和市场开拓开内,共计投资10个亿。

    在侯老板极富效率的指挥下,议程推进得飞快。

    第三项议程,对京东商城追加投资3亿,包括徐国庆目前掌握的25%的京东股份,预备再将持股比例提到高至少51%,收购成功后,关朝辉本人持股15%,侯开卷持股10%,由关朝辉代管至成年,徐国庆所持股份通过内部交易减少至10%,剩余16%由集团内部各董事再作自行认购,全票通过。

    第四项议程,在全国排名前15的超一线、一线及准一线城市,外加东瓯市本地,全面铺设物流渠道,包括政府公关、仓库建设、硬件配备、人员招纳、办公体系及运营体系建设在内,一期投资12个亿。经过一番扯皮,最后改为先在京城、沪城、羊城、深镇及杭城5座城市进行试运营,投资额为5个亿。

    第五项议程,开办特种玻璃研究实验室,选址螺山镇,并向包括东瓯市医学院、沪城交通大学、曲江大学、京华大学在内的4所高等院校发出结对邀请,聘请全国顶尖的光学专家为总工程师,包括实验室建设及科研人员招募在内,一期投资5个亿。经表决,超过半数同意通过。

    第六项议程,经秦风随口一说,侯老板拍板决定,派人赴美洽谈收购facebook的业务,预期收购额度为1亿5000万美元,按照06年汇率,折合人民币约11亿……

    秦风举手的时候,感觉全世界都变得玄幻了。

    Facebook啊!说收购就收购啊!!

    话说哥们儿去年这时候还在自力更生做烤串好不好?

    这辈子到底还要不要好好奋斗了……

    秦风放下手,脑子里嗡嗡作响。

    然而侯老板并不放过他,继续以极其残暴的方式,蹂躏着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在一口气规划好34个亿的投资方向后,发现账面上还剩14个亿的侯老板,很是大方地把钱全都砸进了房地产。狄晓迪对此表示十分同意,反正炒房归炒房,投资归投资,互不干扰。只是出于影响考虑,在狄晓迪的建议下,侯老板放弃了成立专门的地产投资公司的决定,打算以每个集团董事的个人身份,在全国各地作妖。

    而到了这一刻,秦风就算反应再特么迟钝,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到底碰上了什么鬼了。

    按照后世的说话,毫无疑问,侯老板这群蝗虫,显然就是传说中的东!瓯!炒!房!团!

    ……

    “鬼知道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傍晚6点出头,秦风神情亢奋而恍惚地从侯府大庄园里走出来,连呼吸都在颤抖。

    关朝辉本想留他吃顿晚饭,顺便再讨论一下,类似如果给他一个亿,他会怎么花这样的问题,但是秦风婉拒了。

    他怕心脏吃不消,会猝死在饭桌上。

    沿着湖岸,秦风独自漫步良久,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路口。

    不远处,他的那辆SUV静静地停着。

    秦风走上前,盯着车盖上的“死全家”看了几秒,忽然微微一笑,然后神经兮兮地自言自语道:“今天的我,已经不是昨天的我了,朋友,你准备好了吗?”

    说完,打开车门坐进去,拿出手机,给狄晓迪拨了个号。

    响了三声,狄晓迪接通了电话。

    秦风单刀直入道:“狄哥,我想请你帮个忙。”

    狄晓迪问道:“什么事?”

    “我想实名举报一个人。”

    “谁?”

    “螺山镇党委书记。”

    “……”狄晓迪沉默片刻,问道,“举报他什么?”

    秦风很顺溜道:“收受贿赂,纵容黑恶势力非法牟利,侵占集体资产,扰乱市场秩序。”

    狄晓迪问道:“信息来源是什么?”

    秦风回答:“我亲自查的。”

    “有证据吗?”

    “已经做成了书面材料,人证满街都是。”

    狄晓迪又安静了几秒,才回答道:“我给你报到市纪委去,不过能不能办成,我不保证。”

    秦风说了声谢谢。

    狄晓迪语气颇为冷淡地友情提示:“下回再有这种事,最好找你自己的接头人。”

    说完,就挂了电话。

    秦风拿着手机,听着里头的嘟嘟声,沉默了一会儿,放下手机。

    他发动车子,朝大学城的方向开去,心里默默嘀咕,黄秋静那种层次的人,居然只是个接头的……

    真的是呵呵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