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二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瓯大的三号食堂灯火通明,还不到7点半,今天的第一批宵夜就已经上了橱窗。这几天学校军训,新生们的食量不是一般的大,所以必须早点准备。不过虽然这会儿还没到宵夜的饭点,食堂里却也坐了不少人,基本上都是学校各个学生会,又或者是某某社团的成员。和几乎所有的高校一样,纵然瓯大的教学楼已经足够多,但学生们要开会,依然总是缺地方,如此一来,食堂广阔的空间难免要被挪作他用。

    吱呀一声,身穿军装的苏糖推开玻璃门,离着入口较近的几波男男女女不约而同地看了过来。

    跟在苏糖身后,郑洋洋、思思和慧慧三个人很淡然地走进来,四个人完全没把这些学生官僚当回事,径直朝着卖皮蛋瘦肉粥的窗口走去。

    打饭的阿姨很是稀奇地看了眼苏糖,在惊诧于这妮子的无敌美貌的同时,开口问道:“你刚才是不是吃过了?怎么这么快就饿了?”

    “哎呀,怀孕的女人当然容易饿啦!”思思很作妖地大声喊道。

    四周围原本在偷瞄苏糖的雄性牲口,这下子看她的姿势立马正大光明起来。

    见打饭的大妈满脸黑线,苏糖直摆手道:“不是,不是,我没有!我帮别人打的!”

    雄性牲口们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齐刷刷松了口气。

    结果慧慧下一句补上来,这些牲口们就阵亡了大半:“给他男朋友打的!”

    “这么早就交男朋友,不怕耽误学习啊?”打饭的大妈很是有点看不上苏糖的意思。

    苏糖呵呵笑着敷衍了一下,然后扭头用威胁的目光看了眼身边的两个逗逼,思思和慧慧赶紧闭上了嘴。

    打了一大碗的皮蛋瘦肉粥,又买了两个鸡蛋饼和一小份的千层饼,苏糖端着托盘,左找右找地终于找到一个空位子,身旁前后左右全都是开会的家伙。

    坐下来之后,苏糖拿出手机,给秦风打了电话。

    等了约莫四五分钟,秦风就到了,然后在一大群好事者的目光注视下,大步走到了苏糖身旁。

    “你们怎么也来了?”见到郑洋洋几个人,秦风笑着说道。

    郑洋洋微笑道:“怎么,嫌我们三个人碍事,打扰你们俩的二人世界啊?”

    苏糖已经被调|戏得麻木了,连哼哼一下的心情都没有,转而问秦风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路上塞车了,工业区那边简直不给活路啊!”秦风还处在兴奋之中,说话的声音略微有些大。

    “我去,有钱人呐!”坐在边上的一个男生侧着身子,大喊了一声,仿佛是在跟秦风说话,可却又没看着秦风。

    秦风瞥了他一眼,没搭理,他指了指桌上的粥和饼,问苏糖道:“就这些?”

    苏糖点了点头,又弱弱地问道:“不够吗?”

    “不知道,每次感觉肚子饿的时候,总以为自己能吃下一整只烤乳猪。”秦风笑着从边上拉过一张空椅子,挨着苏糖坐下来,然后拿起装在塑料袋里的鸡蛋饼就啃。他中午吃得不算多,下午开会又费精力,挺到现在差不多快7个小时,肚子早就饿得失去感觉了。

    秦风一口饼、一口粥,狼吞虎咽地吃得非常专注。

    苏糖盯着他发花痴,心里嘀咕我家老公连吃饭的样子都这么帅,真是好幸福好幸福。

    郑洋洋三个大灯泡完全没有要离场的自觉,就这么坐着,看看苏糖,再看看秦风,然后互相之间用眼神交换信息。

    “真受不了他们两个啊……”

    “就是说,腻死人了啊……”

    “看得我也好想找个人谈恋爱……”

    “诶,这么巧,你们也在这里?”赵文迪穿过重重人群,来到秦风身边,微笑着向苏糖问道。

    苏糖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赵文迪有点尴尬,看了正在埋头大吃的秦风一眼,明知故问道:“他是你男朋友?”

    秦风这下终于抬起头了,随意地打量了赵文迪一眼。

    赵文迪故作风度地向秦风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赵文迪。”

    “我叫秦风。”秦风说着,举起手里的千层饼,表示了一下。

    赵文迪却没有要走的意思,问苏糖道:“诶,苏糖,你要不要来校学生会面试一下,他们这几天正在招人,我认识他们的副主席,可以帮你牵个线。”

    苏糖眨了眨眼,问秦风道:“你说我要不要去?”

    “随便啊~”秦风唏律律地喝了口粥,说道,“你有兴趣就去,没兴趣就别去,反正没什么用处。”

    “诶,这话可就不对了啊!”赵文迪抽了张椅子,坐下来道,“在学生会里锻炼过的,和没做过学生工作,可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秦风淡淡一笑:“呵呵。”

    赵文迪还当秦风是在装逼,然后仗着不知从哪儿来的优越感,叹气道:“唉,信不信随你吧,等过两年你自己就清楚了。”说着,又继续勾搭苏糖:“苏糖,你来不来,以你的条件,学生会肯定会要你的。”

    苏糖有点犹豫,这边郑洋洋几个人,却是叽叽喳喳起来。

    “诶诶,你们在哪里面试啊?”

    “今天没时间了,电影票都买好了,你们明天还找人吗?”

    “听说进学生会比较容易入党,是不是真的啊?”

    赵文迪虽然自己也是个菜鸟,可还是装得很内行的样子,跟郑洋洋几个人掰扯着,顺便自我吹嘘:“其实只要稍微有点能力,升职的机会还是很大的,你比方说像我,昨天刚进的学生会,今天正好有个学长说退出,大家的位置挪了一下,辅导员看我还算不错,就让我当了宿管会生活部的副部长,等这个学期结束,如果下学期还有人员变动,我应该就是部长了。这样一年进一级,不说当上主席、副主席吧,升到宿管会的主任还是很有希望的。”

    赵文迪这么说着,边上正在开会的一大群学生官僚立马坐不住了。

    刚才冲秦风喊“有钱人”的那个哥们儿,站起身来走到赵文迪身后,伸手搭住他的肩膀,那口气要多装逼有多装逼,说道:“同学,这话你可说早了,我混了这么些年,到现在也就是个院学生会的副主席,校学生会哪有你想象得这么好混。”

    “哦?是吗?”赵文迪转过身,目光炯炯地看着那位副主席,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我想这个关键还得看能力吧!”

    秦风坐在一旁,看得蛋都疼了。

    什么学生会啊,大学版超现实家家酒好不好……

    他三两口赶紧把剩下的几口粥喝完,拿过纸巾随便一擦,“吃好了,走吧。”

    苏糖没有二话,夫唱妇随赶紧跟上。

    赵文迪一看苏糖要跑,忙喊道:“苏糖,你再考虑一下,机会难得啊!”

    苏糖转头呵呵两声。

    郑洋洋她们仨挥着手跟赵文迪说再见,然后快步赶上了前头的两个人。

    秦风一行人一走,食堂里的说话声就轻了很多。

    原本都挺亢奋的男生们,集体开启了沉默模式。

    赵文迪望着苏糖的背影,遥遥叹了口气:“可惜了,找了这么个男朋友。”

    那胖子副主席骨子里仇富道:“人家有钱啊!”

    ……

    从食堂出来,五个人朝着校园深处慢慢步行过去。

    苏糖她们几个人这几天的生活很规律,每天晚餐过后,必定要去学院的放映厅看一场电影——当然不是那种大银幕的,而是部分学生向学校申请一个大教室,然后用大教室的投影仪当屏幕,每人收费2块钱,跟学校的相关办公室对半分账,作为勤工俭学的一部分。个别比较有商业头脑的学生,这时候就会在教室门口摆个临时的小摊子,卖点饮料、零食之类的,总而言之,要比虚头巴脑的学生会务实的多,至少在秦风看来,这些利用学校资源搞商业活动的学生,好歹是在创造价值。

    今天因为秦风的原因,几个人到场的时候,第一部电影已经差不多要到尾声。

    不过秦风反正无所谓,掏钱买了票,就为能和苏糖多待一会儿。

    走进教室,挑了个最后排的位置,苏糖把脑袋往秦风肩上一靠,两口子安安静静地进入了观影状态,郑洋洋三个丫头也不好意思在这地方喧哗,几个人认认真真地从头到尾把04年上映的《功夫》看了一遍,等到散场,时间已经到了晚上9点半。

    教室的大灯一开,秦风他们几个坐在最后排的,先一步走出了教室。

    室外已经有了冷风,秦风拉着苏糖的手走在前头,苏糖紧紧地依偎着秦风,带着一丝小害羞和小期待,跟他小声耳语道:“我们晚上一起回家吧,人家那个快来了……”

    “家里现在不安全啊,要不……螺山宾馆?”秦风憋了好些天,心里也有点意动。

    苏糖微红着脸,嗯了一声,然后转过头,对郑洋洋她们道:“你们先回去吧,我今晚不住学校了。”

    “咦~”

    “哟~”

    思思和慧慧立马起哄。

    然则,在荷尔蒙支配下的苏糖姑娘,表示根本不在乎。

    走到教学区和住宿区的交界处,两拨人挥手道别。

    终于只剩下两个人,秦风呼出一口气,疲惫道:“这两天好累。”

    苏糖:“啊?”

    秦风笑道:“放心,不影响待会儿的*运动。”

    苏糖锤了他一拳,又问道:“你这几天在干嘛?找人告状了吗?”

    “那些流|氓倒是小事情。”秦风摇了摇头,“这几天干的事,怎么说呢……搞不好直接影响东瓯市未来的经济发展趋势了吧,侯老板那边……动作挺大的。”

    苏糖轻轻点头。

    如果她没和秦风一起去参加侯老板的“二婚”婚礼,这会儿她或许会觉得秦风是在吹牛逼。

    但现在,苏糖百分之百相信秦风所说的话。

    “哈哈!”苏糖忽然一乐,说道,“刚才那个让我去学生的家伙,还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呢!”

    秦风有点好奇道:“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们不认识啊!”苏糖一脸无辜道,“就是前几天,他军训的时候假装晕倒,我不是负责送药的嘛,就跟他随便聊了几句。我连他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赵文迪。”秦风倒是记住了。

    苏糖无所谓道:“随便吧,反正也不打算认识,他都不是我们学院的。”

    秦风淡淡一笑。

    一路聊着,到了学校门口,坐上车,没一会儿两个人就到了螺山宾馆。

    宾馆里的服务员还是原来那几位。

    秦风和苏糖难得以大炮为目的出来开房,秦风自然不能委屈媳妇儿,直接开了间螺山宾馆最好的400块一晚上的高级大床上,大大方方手牵手上了楼。

    进了屋,苏糖先去洗澡。

    秦风打开空调,把身上的衣服一脱,然后闲着没事,左右看了看,发现桌上有一份今天的《东瓯日报》,就随手拿起来看了看。他扫了眼头版的大标题,看到最角落位置上《螺山镇村民反应集体土地遭违规侵占》这条,不由得微微一怔。

    秦风万万没想到,鲁健波居然能把标题起得这么触目惊心。

    “为了2000块钱的烟酒就和螺山镇撕破脸,健波同志真是蛮拼的啊……”秦风嘀咕着,不由得笑出声来。

    他飞快地把这块只有小豆干大小的报道看完,然后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想了想,给鲁健波打了过去。

    鲁健波还没睡,接到秦风的电话,说话的语气显得有点兴奋,大声道:“小秦老板,我等你这电话都等了一天了,怎么样,看到了吧?”

    “嗯,看到了,这件事真是太谢谢你了。”秦风道,“等过几天,我得再上门跟你道谢!”

    “客气了,客气了,这也是我们当记者的本分嘛!”鲁健波哈哈笑道。

    秦风不明白为什么短短2天之内,鲁健波对这件的态度会转变得这么快,但他起码清楚,鲁健波心情这么好,说明他并不怕受到牵连。

    寒暄了几句,秦风挂断了电话,心里也算是放下块石头。

    媒体报道、实名举报外加尚有可能送上去的秦建业的变相小报告,这么多明枪暗箭加起来,螺山镇的那群王八蛋,想不死应该也难了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