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早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嗯……啊……老公……”

    紧闭的窗帘将清晨六点出头的朝阳完完全全隔绝在外,封闭的房间里一片漆黑,只能隐约看见一具美妙的|胴|体,跨坐在大床中间起起伏伏,乌黑柔顺的秀发,随着身体的摆动,在冷气的吹拂下飘散摇曳,迷人的身体曲线,足以让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发狂。

    大姨妈来临之前的苏糖热情如火,昨天晚上做了两次,大清早醒来,硬是又把秦风舔得醒过来。

    苏糖亢奋而愉快地骑了秦风十几分钟,终于坚持不住,浑身发软趴在了秦风身上。

    秦风早被她撩得出火,哪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双手一伸,抱住苏糖滚圆的屁屁,就是一阵强悍的冲杀。

    不过片刻功夫,就杀得苏糖彻底崩溃。

    苏糖一口摇在秦风肩上,死死楼住秦风,腰部以下剧烈地颤抖起来,秦风腰眼一麻,紧跟着弹尽粮绝。

    “呼……呼……”

    两个人紧紧相拥着,在喘气的同时,不忘继续交换口水延续一下激情。

    秦风抱着苏糖侧了个身,顺便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时间:“6点半了,该起床了。”

    “等……等一下。”苏糖抱着秦风不撒开,依然保持着负15厘米的亲密接触距离,娇娇弱弱地呢喃道,“我还没好……”

    “还没缓过来啊?”秦风紧贴着苏糖,轻轻揉了揉她的小白兔。

    苏糖身子微微一抖,赶紧抓住秦风作怪的手,哭声道:“我现在腰软腿软,好想请假……”

    秦风问道:“军训也能请假吗?”

    苏糖哭腔道:“不知道啊……”

    赖了半天床,磨磨蹭蹭的两个人终于爬了起来。

    苏糖挂在秦风身上,让他抱着进了浴室。

    早上军训的开始时间是7点半,分开洗澡肯定是赶不及了,只能鸳鸯浴提高效率。

    然后,半分钟后,浴室里响起了充满欢乐的叫声:“老公,你看我的大姨妈来得好及时!今天真的可以请假了!”

    秦风:“……”

    7点出头,两个人退了房。

    开车回大学城的路上,苏糖给她的辅导员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后,她的辅导员很干脆地就答应了。眼下苏糖是瓯大校长关系户的这件事,在瓯大音乐学院内部可以说是人尽皆知,辅导员自然也只能哄着这位大小姐。

    苏糖请假成功,不由嘻嘻一笑,然后跟秦风比划了一个“二”。

    秦风摇了摇头,无语道:“那你今天不去军训,一个人待在宿舍啊?”

    “嗯……我能不能去你那边啊?”苏糖想了想问道,“去听一下你们的课。”

    秦风微微一笑:“也行。”

    既然不用去瓯大了,秦风就径直把车开向瓯医。

    今天是星期一,瓯医正式上课的第一天,路上到处都是瓯医的学生。

    秦风把车停在食堂门口,先带媳妇儿去吃了早饭,排队的时候,苏糖难免又引发了围观。

    不过瓯医的男生显然要比瓯大的腼腆许多,只敢偷瞄,没胆子搭讪。

    两个人不急不忙地吃过早餐,秦风又回到宿舍,把课本拿了下来。

    大学的第一节课是公共课,大学语文。

    学中文出身的秦风同学,对此深表期待。

    ……

    当秦风和苏糖踏进瓯医教学区大门的时候,向西直线1公里外,一辆公务用车恰好稳稳地开进螺山镇政府大院的大门。

    车子微微一顿,司机打开车门跑出来,恭恭敬敬地先把车后门打开。赵晓洲拎着老土的公文包跨出车子,随手整理了一下衣裤,然后气场十足地昂首挺胸走进了大楼。

    赵晓洲调到螺山镇工作已经有12年了,一开始只是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后来慢慢地一步一步升到镇长、镇党委书记,平均每6年进步一下,对于基层来说,这已经算很快的进步速度。

    12年来,赵晓洲牢牢地把根扎在了螺山镇。他在这里买了房子,在这里结婚生子,如果不是为了孩子的学区房,他甚至都想把户口从五龙街道迁到这里来。

    赵晓洲脚步轻快地走上楼梯,一路上遇见刚吃过早饭下来的同事们,每个人都向他报以充满尊敬的早安问候。

    赵晓洲心情不错,微笑着一一点头答应,然后不带喘气地一直走到了楼顶的食堂。

    按理说,早上8点过后,机关食堂是应该暂时关火的,不过这种规矩,对领导来说当然不适用。

    螺山镇丁点大的地方,平时基本上没什么事情,赵晓洲没当上一把手之前,每天没办法只能勤勤恳恳早起上班,可自打升了镇党委书记,生物钟就彻底解放了。

    他早上不喜欢热闹,所以就养成了8点出头过来吃早饭的习惯。

    食堂的师傅们自然尽心伺候,往往要为赵晓洲一个人留出很多东西——反正都是公家花的钱,赵晓洲挑剩下的东西,拿去倒掉也不怕浪费。

    跟往常一样,赵晓洲挨个看了遍食堂窗口里的东西,然后要了碗面条,加两个荷包蛋,外带一大勺子的豌豆炒虾仁。这么一碗面条,放在十年后少说也得25块钱一碗,而即便是在05年,放在东瓯市市区,价格也不会低于15元,市价估计到20块。但赵晓洲觉得,这样的早饭已经足够节省了。

    螺山镇的财政情况向来不佳,工作人员的待遇也比同级的乡镇街道差了一截,身为当家人,赵晓洲觉得要是再在吃饭的问题上抠门儿,这工作就真的没法做了。

    呼哧呼哧地解决掉早饭,赵晓洲的起床气才算完全过去。

    他的办公室就在食堂下面一层,晃晃悠悠走下楼,赵晓洲一边想着,今天应该干些什么——

    上周五市里发了学习上级领导精神的文件,今天可以拿出来开个会学习一下。

    人口普查工作就快开始了,可以提前让社会事务办准备准备,把去年的台帐拿出来做做参考什么的。

    区消防局和安监局的人过些天要来检查工作,得让综治办的临时工们赶紧下去排查登记。

    还有……是不是该去别的街道学习交流一下?再联系几个大老板,做一做招商引资工作,顺道把晚饭也解决了?

    赵晓洲这么一圈子想下来,真心觉得自己简直是日理万机。

    走到办公室门前,掏出钥匙推门进去,办公室里的空气一片清新。

    显然是刚拖过没几分钟的地面,还有几处没有干透,周五离开时满是烟灰的桌面,这会儿已经干净发亮,烟灰缸里的烟头都倒掉了,热水也已经烧好。

    赵晓洲放下公文包,往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一坐。

    怔怔出神了半分钟后,终于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赵晓洲拿过放在桌角的,叠放得整整齐齐的《东瓯日报》,先看了眼头版头条的大标题。

    周一的新闻通常比较重要,他认认真真地从头到尾把那篇有关省人大副主任视察东瓯市旧城改造工作的文章看了一遍,然后点了点头,拿起笔在报纸上写了几个字,提醒自己这个月开班子例会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提一提这件事,虽说螺山镇这破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等到拆迁,可至少得让上头知晓,自己是心向领导拥护大政方针的。毕竟现在市里刚刚换届完毕,很快就要轮到县一级和乡镇一级的人员调整,他可不想辛辛苦苦在螺山镇耕耘多年,然后被人揪住小辫发配去清水衙门。

    看完周一的头版头条,赵晓洲又拿过昨天的。

    周日的头条一般就没什么好看的,赵晓洲一眼扫过去,看了个标题就算。

    但正想把报纸收起来,他忽然又瞟到一个熟悉的字眼。

    赵晓洲仔细一瞧那小角落里的新闻标题,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螺山镇村民反应集体土地遭违规侵占》……

    有人想搞我?

    到底是谁……(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