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高层动员(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侯聚义2001年年底从国外返瓯,市里一直对此秘而不宣,但不代表这件事不够轰动。

    当时的真正情况有多复杂,刘可安到现在想起来也浑身起鸡皮疙瘩。由某位中|央|委|员牵线,正部级领导亲自带队,曲江省及东瓯市高层全力配合,这才半哄半骗地把那位爷求回东瓯市。没法子,国家已经进入资本探路的时期,很多事情,要是没有强大的社会资本配合,单靠政府力量根本无法推动。

    但好在,侯老板终归还是念旧的。

    虽然没和东瓯市签订任何协议,但好歹大部分资金都回来了。

    钱到位了,就不怕他不投资。

    刘可安早就知道侯聚义有钱,根据内部流传的说法,侯聚义这些年来在国外开辟了一条三角贸易线——从金三角运送白色的粉末卖到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然后拿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的钱去西非的五大流|氓办事处进口ak和阿帕奇,然后再拿ak和阿帕奇去金三角半抢半买白色的粉末,如此循环往复,十几年下来,手底下养了一大群亡命之徒,赚的钱简直多到数不清。

    当然,这毕竟只是传说。

    真相到底如何,刘可安其实也搞不清楚。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侯聚义绝对很有钱。

    或许,甚至……这48个亿,也不过只是侯老板众多资产的冰山一角……

    刘可安一念至此,心头不由猛地一跳。

    那侯聚义的资产到底有多少?

    100个亿?

    200个亿?

    还是更多?

    “这份投资计划书,是今天早上侯先生经由发改委的同志,传到市政府办公室的。大家应该可以看的出来,侯先生对建设家乡的态度十分热忱。”陈朝德继续说道。

    刘可安回过神来,下意识地问道:“发改委的哪位同志?”

    陈朝德面无表情地抽出东欧投资集团的人员构架表,也就是那份董事会和理事会人员名单,沉声道:“理事会,政策及法规高级顾问,狄晓迪。”

    “狄晓迪……”组织部大老板龙建宇表示很有印象,微微点头道,“这孩子我记得,01年省考,笔试全省第一,今年提的干,啧啧,了不得啊,25岁的副科级……”

    陈朝德点了点头,继续道:“照理说呢,咱们公务员原则上是不应该再受聘于私营企业的,但狄晓迪同志这件事,属于特事特办,组织上应该给予理解和帮助。”

    这话看似是为狄晓迪着想,但在座的的人精全都清楚,关键还是为了东瓯市的大局。

    政府和资本之间,必须有一座桥梁。

    狄晓迪,显然已经是东瓯市最大的掮客。

    陈朝德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如果不出意外,东瓯投资集团公司,将是我们这届党委和政府任期内的最主要合作伙伴,对于这个企业的投资项目,我们理所应当要全力配合。刚刚不久之前,我向小狄同志咨询过东瓯投资集团今年的投资意向,小狄同志告诉我,今年年底之内,东瓯投资集团在咱们市区范围内,要启动两个比较大的项目。一个是要建设城市广场,帮助我们建设新的城市地标,目前选址还没定,需要我们国土、土地、规划、住建等部门的配合;另一个是要联合东瓯市医学院,建立全省乃至全国最大的光学材料研究中心,选址暂定于大学城旁的螺山镇。这两个项目,一个为东瓯市打造对外宣传窗口,用土话说,是长脸长面子的事情;一个是提高东瓯市的核心竞争力,这是长里子的事情。我个人认为,这两个项目不仅要支持,而且应该从速从快地大力支持。”

    朱明远马上道:“我下午马上安排各相关部门开论证会。”

    陈朝德道:“让小狄同志也去开会。”

    朱明远点了点头。

    陈朝德然后说道:“用地方面,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其他方面,我们也要注意。乃荣同志,我听小狄同志说,他昨天向你反映了螺山镇存在的一些问题是吧?”

    纪委书记林乃荣微微一笑,轻声慢语道:“是小狄同志转告,另外一位小同志……也不能说是同志……”他翻开东瓯投资集团公司的人员构架表,指着名单的最后一个名字道,表示稍微严肃起来:“是这位秦风,东瓯投资集团公司的市场营销高级顾问,他反应螺山镇的党委书记收受贿赂、纵容黑恶份子欺行霸市,侵占村民集体资产,扰乱螺山镇经济秩序。”

    “螺山镇这件事,昨天市委信息处也向我这边反映了。”一直没说话的宣传部部长李金农说道,“《东瓯日报》昨天的头版上,登了一条村民反映集体资产被侵占的报道,我已经让人去核实了,下午就能有结果。”

    陈朝德点点头,又问林乃荣:“有举报的书面材料吗?”

    林乃荣道:“目前没有,我已经跟小狄同志说过,随时可以让秦风把材料交上来,不需要有心理负担。”

    “好。”陈朝德道,又吩咐道,“这件事要尽快处理。侯聚义已经给出诚意,我们市里一定不能让别人寒了心。下午把这份东瓯投资集团公司的计划书再印几份,发给发改委和负责经济工作的几位同志,文件要注意保密。可安同志你负责一下,明天咱们再开个讨论会,看看能不能多为东瓯市争取几个项目。”

    刘可安一脸正色地点了点头。

    紧急会议只开了不到20分钟,刘可安留下没走,刚才被“赶出”会议室的头头脑脑又被叫了回来,例会还是得接着开。

    纪委不用凑这个热闹,林乃荣先一步出了会议中心,不等走下楼,在电梯里就给狄晓迪打了个电话,让他催促秦风,赶紧把举报赵晓洲的材料交上来。

    一直坐在办公室里等消息的狄晓迪,露出微微一笑,转念脑海中忽地又飘过苏糖那张脸,轻轻摇了摇头,心里嘀咕:“这小子,真是好命。”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