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最后一根稻草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搞黑材料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纵然秦风上辈子的公司文化中并不含有多少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元素,但在众多网络小说、历史电视剧以及民间口耳相传的运动经验来看,但凡一份举报材料涉及到了政治,那么结局必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这种前提下,招数不管多下作,显然都是不违背良心的。毕竟如果小命没了,留着良心也没什么意义。

    秦风很庆幸自己昨天没把车子拉去修,让他保留了一份极好的“螺山镇黑恶势力横行”的一手证据。从教学区出来,秦风回到宿舍区门口,自己那辆亲爱的suv正被人围观。他和苏糖快步走上前去,拿出手机就拍。先对着车盖上的“死全家”狂拍几十张,然后围着车身,把一道道刮痕全都拍得一清二楚。绕着车子走了一圈,秦风这才心满意足,掏出钥匙开了车门。

    旁人这才恍然大悟,感情特么这辆悲催大车的车主是同校同学。

    秦风和苏糖坐进车里,在一大群人的指指点点下飞驰而去。

    不多时,瓯医的小朋友们就以突破天际的脑洞在脑补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并经由最简单原始粗暴的口耳相传,让这个故事在校园中不胫而走。

    “听说了吗,我们学校有个新生,老牛逼了,抢了黑|社|会老大的女朋友,车被人刮得他妈都认不出来,那女的我看到了,****,换了我我也忍不住啊。那小子家里肯定有钱,不然怎么泡的到那种妞?不过代价也大啊,听说都被人家追杀了,跑得跟狗似的……”

    这么劲爆的消息,学校里头自然不会不知道。

    徐永佳今天难得没在外地搞学术交流,一收到风声,第一反应就是找分管学校治安的副校长问情况。可那副校长显然也在懵逼,只能一边跟徐永佳扯着蛋,一边赶紧让人下去了解情况。半个小时后,消息上来,说是秦风同学的suv被人用小刀片划成了艺术品,吓得小两口连课都不敢上了,公然逃课跑回了家。副校长把情况跟徐永佳一说,徐永佳当然就发了飚。

    开什么玩笑,连侯老板的人都敢碰,特么东瓯市的“黑恶势力”脑子里都进水了吗?

    论黑论恶,侯老板是你们爷爷的爷爷好不好!

    这跟冠西和悟空比谁家的铁棒粗有什么区别?

    徐永佳是实干派,赶紧先打电话过去慰问秦风,可惜秦风这会儿正在火急火燎地准备黑材料,为避免打扰,直接就把手机给关机了。徐永佳一看电话没人接,吓得差点没犯心脏病,赶紧又打电话给大学城的管委会,举报说瓯医学生收到死亡威胁,打完后想想还不过瘾,掏出市里的通讯录,直接打到东瓯市公安局局长徐毅光的手机上,完成了第二轮哭诉。

    正在市委大楼里开月度例会的徐毅光听完都傻逼了。

    侯老板的人遭到死亡威胁?

    东瓯市什么时候又出这么强力的过江猛龙了?

    公安战线的同志们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有鉴于事态严重,局长同志立马举手打断了陈朝德的讲话:“陈书记,我有紧急情况要反应。”

    陈朝德面不改色,沉声道:“请讲。”

    徐毅光当着一整桌东瓯市大佬的面,面色凝重道:“刚才瓯医徐校长打电话给我,说瓯医一位名叫秦风的同学,遭受到黑恶势力的死亡威胁,为防止意外,目前该学生已经逃离学校,现在去向不知。”

    陈朝德的脸色骤然一变。

    在座的人当中,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秦风是谁,可能让徐永佳亲自打电话的,想来也不是一般人物,再看桌面上排名靠前的几个领导全都面露凝重,大家伙儿立马心里就有数了。不等陈朝德定性,副市长们就纷纷开口,说这件事如何如何恶劣,必须马上处理,绝不能让这些黑恶份子破坏我大东瓯的和谐稳定。

    正七嘴八舌地嚷嚷着,房门忽然被人推开。

    狄晓迪径直走到陈朝德身边,微微弯下腰,将刚从打印机里出来的,还带着一点温度的材料交给了他,小声说道:“陈书记,这是秦风刚发过来的。”

    陈朝德终于松了口气。

    幸好秦风没出意外,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侯老板交代。

    “再多打印几份,人手一份。”陈朝德下了指示,打算让这件事公开了。

    狄晓迪点点头,马上就走。

    屋里的大部分领导们还没搞清楚狄晓迪这家伙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这边陈朝德已经拉下脸来,开始喷火:“同志们,看来咱们东瓯市的干部队伍,还是存在许多问题啊。”

    这话一出,屋子里个别人脸上的肌肉就忍不住抽抽。

    因为兴奋。

    陈朝德这次被派到东瓯市,说白了就是搞改革的。

    而搞改革的最大难题,无疑就是人事问题——你上头的政策指定得在特么牛逼,底下人不执行也干不成事儿。所以陈朝德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改组了东瓯市的四套领导班子。

    眼下市里的机构人员,能动基本上都已经动了,但底下的县乡镇,却一直没法有大动作。

    很不幸,某些县市区的一把手,是由省里头直管的,如果没有个由头,陈朝德根本办不了这群货。但现在,机会来了。

    黑恶势力啊,维稳啊,大局啊,这么一套东西压下来,他完全可以借机搞个覆盖全市的“整风运动”,到时候随便找个“工作不力”的理由,把底下所有关键部门的头头脑脑换上自己人,简直不要太轻松愉快。

    “明远,你看看,小小一个螺山镇,竟然也存在这么严重的*情况,老人协会成了地方一霸,镇里居然还明目张胆的支持,东瓯市到底还是不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地方了?这和土匪窝有什么区别?”陈朝德话说得够重。

    朱明远是知道真相的,那过那张薄薄的举报材料,完全不去计较上面数据的真假,随便扫了一眼,就立马拍桌表态道:“恶劣!太恶劣了!”

    全会议室的大佬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你懂我懂大家都懂。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