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基层工作好刺激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不一会儿,狄晓迪拿着一摞材料进来,挨个发了一份。

    陈朝德耐着性子让大家先看了5分钟,接着缓缓说道:“这件事性质恶劣,已经严重影响到螺山镇广大村民和大学城数万师生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我建议马上启动紧急预案,同意的请举手。”

    所有人齐刷刷放下材料,步调一致地举起了右手。

    徐毅光不等陈朝德安排,紧接着就站起身来,“陈书记,我马上回去布置工作,今天天黑之前,一定给广大市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陈朝德点了点头,又当场拿出手机,打通了市纪委林乃荣的电话:“乃荣同志,螺山镇赵晓洲同志的问题,请你尽快调查清楚。可以,先暂时免职吧,由镇里的其他同志暂代主持工作。”

    ……

    秦风感觉自己的脑髓都被抽空了。

    这个星期以来,他似乎一直是在连轴转,脑子几乎没有停下来过的时候。

    刚才的那份黑材料,所有的数据都是他瞎掰的,但瞎掰也不容易,至少得符合基本逻辑。比方说赵晓洲的受贿数额,秦风大致是这么计算的:螺山镇周边的无证小店数量大概在300家左右,平均以每家每年2万元的租金来算,一年就是至少600万元。赵晓洲就算只拿二十分之一,每年的最低受贿数额少说也有30万。相比于巨贪们动辄以千万、亿来计算的成果,这笔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而赵晓洲也堪称官场良心,然则,如果上面真要追究,这30万也足以断送掉他的政治生涯。

    秦风和赵晓洲无怨无仇,照理说这么心狠手黑的事情,不应该由他来做。

    但这世道,凡事都是逼的,要不是有老混子那档子破事儿,秦风也不会蠢到要弄出这么一份黑材料。而现在,他算是彻底回不了头了。

    赵晓洲只能怪自己命不好,妥妥的间接性意外致死……

    能做的事情,秦风都已经做完了。

    他疲惫地站起来,走到沙发边坐下,身子一倒,把头靠在了苏糖的大腿上。

    苏糖摸着他的头,轻声问道:“很累吗?”

    秦风点着头,在苏糖的腿上蹭了蹭,有点不忍道:“我刚才害了一个人。”

    苏糖问道:“谁啊?”

    秦风内心挺伤感道:“不知道,我不认识他,他只是躺着中枪了。”

    苏糖又问:“那他会怎么样?”

    秦风道:“轻的话就是换一份工作,重的话可能要坐牢吧……”

    “啊?”苏糖惊呼了一声。

    秦风叹气道:“唉,人和人为什么要这么互相伤害呢,为了那么丁点钱,再多的钱也可以赚啊,可生命却只有一次(这话从重生者的嘴里说出来真是蛋疼),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不懂呢……”

    苏糖想了想,真相了一回:“也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有本事,说赚钱就能赚到钱。”

    秦风笑了笑,忽然从苏糖腿上爬起来,抱住她亲了一口。

    苏糖甜蜜蜜地问道:“你干嘛?”

    秦风没头没脑地回答:“我爱你。”

    ……

    赵晓洲的眼皮一直在跳。

    他是个老江湖了,不可能不知道《东瓯日报》上的这么一篇报道,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损害。

    放下报纸,赵晓洲立马托区里宣传部的关系,向《东瓯日报》旁敲侧击这是什么情况。

    然而好几个电话打出去,结果却全都石沉大海,根本没有实质性的回复。

    赵晓洲有点慌了,赶紧打电话回家,让老婆把他那张“受贿存折”上的钱给螺山镇两个村的老人协会打回去。他老婆并非坑夫的类型,一听这话就知道大事不妙,立马跟单位领导请了假,急匆匆就开车回家。赵晓洲打完这个电话,又亲戚联系了一下两个村的老人协会,让他们尽快把账本烧了,将一切证据毁尸灭迹。然而混子们终归靠不住,嘴上满口答应着,却根本没当回事。

    烧账本?

    开什么玩笑!

    烧了还凭什么分赃?会搞出内讧的好不好!

    这个傻|逼镇长,真是不懂江湖规矩……

    老混子如是想道。

    赵晓洲自然料不到千里江堤毁于蚁穴,这边自以为擦干净了屁股,又忙着跑到楼下综治办的办公室,让所有人立马加班把工作台账造出来——具体的事情干没干不要紧,关键在于有文字记录,证明螺山镇一直以来都有认真关注市场秩序,《东瓯日报》上登的内容,统统都是诬告!至于说没有照片和数据,呵呵,照片可以现在去拍啊~数据可以随便造嘛!反正基层的东西,多一点少一点,哪个神仙知道呢?谁让那些小摊贩做生意不留底的,数据这东西,完全死无对证,除了镇里的一面之词,上头还能听谁的?

    赵晓洲一张嘴,往日里悠闲无比的螺山镇政府立马跟抽风似的运转起来。

    可怜他们综治办那群货,连哀嚎的机会都没有,因为赵晓洲直接就赖在综治办的办公室里不走,盯着他们写无中生有的工作报告,顺便给直接给予业务指导,端的基层工作经验丰富。

    20分钟后,打印机开始工作。

    一页接着一页的工作计划、工作记录、会议记录、宣传记录、工作总结、下步计划林林总总一大串,不要钱似的从机器里飘出来。

    镇工商所的人也被临时叫过来赶工,跟楼上党政办的人合伙做做假账,费力地把各种还没存档的工作经费支出移来移去,哆哆嗦嗦地生怕算错一毛两毛。

    赵晓洲自觉局面已经得到控制,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哪方面有点欠缺,然后一拍脑袋,把分管青团妇、组宣统、文体卫的一大片分管领导喊起来,要开一个临时的廉政会议,办公室里已经快被逼疯的主任和副主任,不得不暂时先放下手里的活,叫人把会议室布置起来……

    一番忙碌过后,赵晓洲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终于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他拿起茶杯喝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同志们,反腐廉政,是我们一贯以来的重要工作……”

    底下一群人蛋疼地看着赵晓洲,心里全都已经骂开了花。

    天晓得这家伙今天是抽的哪门子风,你自己没事情,不代表别人也清闲啊!

    基层工作很忙的好不好!

    赵晓洲把茶杯一放,正要接着说,会议室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

    区纪委两个科员面无表情地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份红头文件,张口就道:“赵晓洲同志,你被免职了!”

    会议室里一群人目瞪口呆。

    书记说死就死,基层工作太特么刺激了……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