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跷课不需要理由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一阵狂躁刺耳且奔放的警笛声,打破了螺山小镇的宁静。

    瓯大里头正在军训的学生们首先收到风声,说是有装甲车进校,而瓯职的说法则是消防演习,反倒是瓯医作为当事一方,因为地理位置比较靠里头的原因,学生们丝毫不知镇上发生了什么。

    车子在螺山镇和大学城的交叉口停下。

    第二辆车的车门打开,下来一个肩扛两杠三星的五十来岁的大叔,神色严肃地望向远方。

    他是东瓯市公安局的政委,白南。

    跟在后头的十几辆警车依次开门,跳下来几十号握手微冲的特警,领导的大头兵小跑到大叔跟前,啪的一个立正,大声吼道:“市特警一大队一中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白南从容地回了一礼,沉声道:“依照计划部署,第一小组包围前山村老人协会,第二小组包围山村老人协会,抓捕所有21名黑恶份子。”

    “是!”一大队队长大声敬礼。

    螺山镇的土著们哪儿见过这种阵仗,路过的路过甲乙丙丁一时间各个连喘气都带着抖音,不远处一个三轮车夫,愣是吓得一个屁分三次才放完,生怕自己因为刚开学这几天多宰了几个新生好几十块钱而被抓进去。

    两个精干小组的人马上散开,分别往两个老人协会的方向跑去。

    白南看着他们渐渐跑远,又转头朝着大学城的方向看了一眼,深深地叹出了一口气。

    身在局中,虽看不清大势,却能看清这水有多混、有多深。

    你是厅级,我是部级,他是千万级,还有另一个他身家过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妻儿老小,一大群人混在一块儿,谁都觉得自己牛逼,谁都不知别人更牛逼,而就算你牛逼死了,到头来却也只是另一群人眼中的一只蚂蚁。天晓得哪个看门大爷的背后通着省部级,又有鬼能猜到,某个扫大街的仁兄七拐八拐能通到中|南|海。

    低调,做人一定要低调啊。

    不然谁知道自己哪天莫名其妙就死了。

    白南拿出手机,拨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不一会儿,秦风就带着苏糖来到了他面前。

    “白局长,劳烦您亲自跑一趟。”秦风相当上道,和白南重重地握了握手。

    白南出发之前就调查过秦风的底细,开了两家不起眼的小店,他爸是今年刚办了离职手续的工人,后妈原本在菜市场卖菜,至于那个姐姐……嗯,应该就是眼前这个美得冒泡的小姑娘,很好,下手很快,近水楼台直接发展成媳妇儿了……

    天知道就这么一个今年刚考上大学的小鬼头,是怎么搭上侯老板那艘航空母舰的。

    可既然他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白南就不能以对待一般小孩的态度对待他。

    白南笑容灿烂,紧紧握着秦风的手说:“应该的,应该的,让小秦先生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说起来还是我们的失职啊!”

    秦风和白南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吹捧了半天,然后没一会儿,徐永佳就带着王果因跑来了。

    一个副厅级和两个正处级高官,就这么陪着俩学生,站在路口谈笑风生。

    半个小时后,伴随着一阵惊呼,两队特警拘着一群混混,从远处缓缓走来。

    前山村的混子们被串成一列,走在最前头的,正是4天前威胁秦风的那个老混子。

    老混子被领到秦风几个人跟前,抬头一瞧,脑子瞬间就宕机了。

    等回过神来,张口就嚎:“同学!同学我错了啊,我有眼无珠!我有眼不识泰山啊!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你行行好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啦,求求你放过我啊……”

    秦风没想到这货这么外强中干软骨头,鼻涕眼泪说来就来。

    他嫌恶心地往后退了一步。

    老混子见状,连忙就要往前扑,打算抱住秦风的大腿。

    可刚有动作,脑袋上就挨了警察一枪托,惨叫一声扑了街。

    秦风心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还害我多干掉一个镇党委书记,简直损阴德。

    苏糖看得眉头直皱,忍不住道:“你不是说螺山镇你说了算的吗?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白南闻言,立马道:“同学,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以后螺山镇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祸害!”

    苏糖点了点头,很想冲上去给那老混子一脚,可看在这里人比较多,还是忍住了。

    乱糟糟的情况持续了大概十来分钟,等到第二队把后山村的流|氓也一网打尽,特警们把这些流|氓押上车,很快便离开了现场。

    白南没走,又和徐永佳等了十来分钟,终于等来了市委的人。

    刘可安从车里下来,依次和徐永佳、白南还有王果因握手,然后才把视线转到秦风身上,满脸凝重道:“小秦同学,你受委屈了。”

    白南忙向秦风介绍道:“这位是市委刘可安秘书长。”

    秦风多少是懂点政府构架的,一听这种级别的老爷居然都下来了,赶紧装起孙子:“不委屈,不委屈,就是被划了一辆车而已。”

    刘可安见秦风上道,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偷偷地多瞄了苏糖一眼,沉声道:“走吧,大家一起去镇政府看一下,说明一下情况。”

    ……

    一辆市委的车子,和一辆市公安局的车子,稳稳开进了螺山镇政府大院。

    暂时主持工作的董希伯吓得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

    一大群人匆匆跑到楼下,董希伯见到秦风,很是诧异地怔了怔,旋即下一秒就马上想到了关键点。虽然不知道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董希伯知道,扎根螺山镇12年的赵晓洲,应该就是被这个小孩干死的。

    就这么不声不响的……

    这官帽丢得冤啊……

    刘可安其实没什么话可说的,主要就是带秦风过来亮个相,好让螺山镇的这群人把眼珠子睁大点儿,别再闹出什么幺蛾子。

    随便鬼扯了两句,刘可安不想浪费时间,就先行离开了。

    白南却被徐永佳硬拉着,留下来吃中午饭。

    秦风继续上道,说为了答谢领导们,中午必须回市区吃顿好的。

    徐永佳点头称是,然后王果因默默拿出手机,跟社科部知会了一声——秦风同学情况特殊,以后上课考勤这种小事,就不要当回事了。顺便,今天下午,秦风也不打算上课了。

    理由?

    呵呵,跟校长喝酒算不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