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三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现在的信息渠道,要比秦建业来得更加靠谱。

    几天之前他就已经收到风声,中心区的各要害机关要有巨大的人事变动,一方面是为了配合东瓯投资集团公司下步的动作,市里打算把土地、规划、住建这些部门的头头脑脑全都换成陈朝德和朱明远的嫡系,甚至连发改委的主任,朱明远都已经亲自接任。所以秦建业一说要给市委交作业,秦风差不多就能肯定,小叔这是要升官了。而且说起来,秦建业这回能升官,完全是拜他这个侄子所赐。

    领着秦建业去了趟公寓的出租房,秦建业拿到文稿,立马屁颠屁颠地就往市工商局跑。

    发电子邮件固然方便,可又怎么能比得上亲自送上门去?

    秦建业一走,秦风也懒得回去上课了,反正体育课有没有签到也无所谓,就算真的被扣点分数,秦风也完全不会在意。

    大学上了半个月,秦风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自己来这儿,纯粹就是镀金兼照顾苏糖。

    至于投资什么的,全都是顺手的事儿,权当进一步积累投资经验了。

    没地方可去,秦风干脆就去找苏糖。

    苏糖她们的军训到明天才结束,今天是倒数第二天。

    由于车子拉去店里修了,秦风只能选择骑自行车。

    秦风觉得骑自行车其实也挺好,用不着找停车位,方便实用还环保,最关键的是,还能锻炼一下身体,以免英年早肥。

    秦风熟门熟路地把车子停进音乐学院附近的停车场,然后悠哉悠哉地向大操场走去。

    所经之处,到处都是穿着军装被教官训得欲|仙|欲|死的苦逼大一娃,秦风看着感慨,很是怀念自己当初上大学时的感觉。可惜那种感觉再也找不回来了,一个心理年龄奔四的男人,身体再嫩也没办法让思维变得青春年少。

    到了大操场,秦风大大咧咧地就直奔看台上去。

    操场上的那好几百人都已经认识秦风了,用他们的话来说,秦风就是“拐了我们校花的那个王八蛋”。

    苏糖连续请了4天假,今天才总算回来执勤。

    只是这种去而复返的感觉并不美好,纵然离开了集体好几天,她此时依然觉得军训十分无聊。

    见到秦风走上讲台,苏糖立马眼睛放光,开心道:“你放学了?”

    “嗯,没课了。”秦风也不嫌看台上万年没人打扫的座位脏,直接坐到了苏糖身边。

    苏糖习惯性把脑袋往秦风肩膀上一靠,操场上几百只单身狗见状,立马躁动了。

    “吵什么吵!”军衔最高的那个大头兵一声怒吼,然后扭头就指着秦风咆哮,“你女朋友现在是我们的医务兵,你给我下来,不要打扰我们正常训练!”

    苏糖这丫头疯了,教官话音刚落,她就一把抱住秦风,喊道:“不要拆散我们!”

    秦风感觉好羞耻,轻轻捂住了脸。

    底下仨教官更是集体懵逼,没见过这么秀恩爱的啊……

    闹腾了三五分钟,秦风终于下来,顺便把苏糖这妮子提溜过去,跟教官道了个歉。

    大头兵们不傻,早看出来秦风和苏糖都是不能得罪的人,随便训斥了几句,就放过了秦风和苏糖。而这么一搞,苏糖基本也呆不下去了。

    教官很干脆地告诉苏糖,明天的军训成果汇演,她可以不用过来。

    苏糖乐得清闲,跟教官们白了个白,便和秦风手牵手,在几百双充满愤恨情绪的目光中,走出了操场。

    “唉,他们两个这样也太高调了啊……”人群之中,思思很郁闷道,“要是我有个这么厉害的男朋友就好了,我感觉自己都要晒成非洲人了……”

    慧慧道:“你晒成非洲人算什么,我都要晒成非洲猩猩了。”

    郑洋洋想了想,说:“我不怕,我天生丽质,晒不黑。”

    思思和慧慧给她甩了两道白眼。

    思思道:“你已经跟秦风学坏了。”

    慧慧道:“可惜学得再像秦风,秦风依然是苏糖的……”

    “你们几个!不要说话!”教官径直冲向了这仨。

    秦风的小闺蜜们吓得连忙闭嘴,噤若寒蝉,然后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暗暗腹诽,这些大头兵真是双重标准,有胆子就去弄秦风啊!

    谁不知道你们这些雄性牲口,一个两个早就对秦风眼红得不行了。

    秦风和苏糖沿着瓯大的人工湖湖岸往回走,湖里的荷花这些天刚刚凋零不久,一眼望去满是残缺美。苏糖大幅度地甩着秦风的胳膊,走了一段路后,常规性地问道:“晚上吃什么?”

    秦风反问:“你想吃什么?”

    苏糖道:“随便。”

    秦风笑了笑,道:“我打算在学子广场开间餐厅,招牌菜就叫随便套餐,专治各种随便。”

    苏糖挽住秦风的手,往他身上一贴。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赵文迪像一条猎狗似的,飞快朝两个人跑去。

    他盯着两个人的背影,看着明显比秦风高出一丝的身高,内心深处滋味复杂。

    赵文迪觉得,自己已经深深地不可自拔地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苏糖,可苏糖却喜欢那个矮子,这简直特么的没有天理!

    “苏糖!”赵文迪隔着100多米跑过来,然后装出一副偶遇的样子,笑着说道,“真巧啊,又碰到你们了。”

    秦风低头看了眼脚下的木板栈桥,心说老子隔着几百米都听见木板被你踩得咯吱咯吱响,这么远跑来,居然有脸说“好巧”?

    秦风笑了笑,看破不说破,淡淡道:“嗯,好巧。”

    苏糖不说话。

    赵文迪挠了挠头,搜肠刮肚地找话题道:“诶,苏糖,你真的不来学生会啊?我们主席现在可是瞄上你了,说只要你过来,我们学生会的办事效率肯定能提高两倍。”

    苏糖挺糟心地看了赵文迪一眼,暗骂这死电灯泡破坏自己和秦风的二人世界,语气相当冷淡:“哦。”

    赵文迪却装傻充愣,就像看不懂苏糖的脸色一样,继续道:“下个月大学城要办新生杯篮球赛了,你能不能来给我们当啦啦队?”

    苏糖很果断道:“不能。”

    秦风则是有点好奇,多嘴了一句:“怎么新生杯这么多?”

    赵文迪马上道:“你们瓯医也有是吧?这是大学城的老传统了,三所学校每年决出冠军,再加上你们学校下面的仁济学院,四支队伍再打两场比赛,赢了就是东瓯市第一。不过打校际比赛的时候,一般都是派校队出来,性质就有点不一样了。咱们东瓯市这几年一直想打进cuba的决赛阶段,可惜我们的体育特招生还是差了点……”

    赵文迪越说越跑题,秦风却忽然来了点兴趣,问道:“最后那个比赛,看的人多吗?”

    “多啊!肯定多啊,最后总决赛的时候,体育馆都坐不下。裁判都是请的专业裁判,还有记者过来采访呢!”赵文迪说得很兴奋,好像去打比赛的人是他。

    秦风微微点头,“你们这个比赛,具体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学校是10月中旬,你们学校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差不多!”赵文迪回答道,又问,“你打算来看比赛吗?”

    秦风笑了笑,“到时候再说吧,看情况。”

    赵文迪跟着两个人一路走到停车场,等苏糖坐上了后座,才总算离开。

    “你打听篮球赛干嘛?”苏糖抱着秦风的腰,奇怪地问道,“你打听篮球赛干嘛?你不是不喜欢吗?”

    “不喜欢不代表用不着啊。”秦风蹬着脚踏板,随口说道,“要是时间赶得及,我想在新生杯上打个广告,糖风杯东瓯市大学生新生篮球赛,听起来怎么样?”

    苏糖嘴角一样,脑袋一歪,脸颊贴上了秦风的背。(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