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三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叮咚~”

    苏糖站在家门口,满脸兴奋地按响了门铃。

    从小到大,她头一回和妈妈分开这么久——嗯,整整13天。

    秦建国打开门,见到苏糖袅袅婷婷地站在门口,边上则是明显没睡好的秦风。

    “爸!”苏糖大喊了一声。

    秦建国呵呵笑道:“回来啦。”

    苏糖嗯了一声,进屋脱鞋。

    王艳梅坐在沙发上,体型似乎又圆润了一圈,她转过头,看了苏糖一眼,然后相当冷淡地又转了回去,继续看电视剧。

    苏糖把拖鞋踩得啪啪作响,跑到王艳梅跟前,笑嘻嘻地弯腰摸了摸王艳梅的大肚子,说道:“小果儿,你怎么还不出来,姐姐想死你了。”

    “诶诶诶,你让开,挡着我了!”王艳梅推开苏糖的脑袋。

    苏糖嘟嘟嘴,不满地撒娇道:“妈~我这么久才回来一次,你怎么这样啊?有了小的就不要我了啊?”

    “我早就不要你了。”王艳梅盯着电视机,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你自己这么有能耐,都把自己嫁出去了,我还要你干嘛?”

    苏糖转头对正在和秦建国说话的秦风道:“老公,婆婆欺负我!”

    王艳梅这下有动静了,一招亢龙有悔直接拍在苏糖脑袋上。

    “唉,别闹了。”秦风走到苏糖身边,把她抱进怀里,“乖乖地在家待着,我要出去了。”

    “怎么刚回来就走?”王艳梅抬头看女婿,问道,“去哪儿?”

    秦风微笑道:“给人当家教。”

    “当家教?”王艳梅立马想起余晴芳那个小姑娘,奇怪道,“你干嘛费这时间啊,最近店里缺钱吗?”

    “不是钱的事情。”秦风摇摇头。

    苏糖嚷嚷着解释道:“妈,秦风现在可了不得了,你知道他是给谁去做家教吗?东瓯市首富的儿子啊!”

    “全市首富?”王艳梅有点发愣。

    秦建国则是好奇地问道:“就是上次你们两个去吃人家喜酒的那个大老板吗?”

    “对,就是那个。”秦风松开苏糖,拿出手机看了眼,“8点半了,我要过去了,不然那孩子又得有话说。”

    秦建国点点头。

    王艳梅却是小算计着,问道:“诶,小风,那他给你多少钱啊?”

    秦风走到门口,一边穿鞋一边回答:“每个月1万。”

    王艳梅压根儿没去考虑每个月能拿1万的家教应该是什么水平,还当是人家看中了秦风“全校文科状元”的头衔,点头道:“这倒是挺不错的……”

    秦建国瞥了王艳梅一眼,摇了摇头。

    典型的孕傻。

    秦风穿好鞋子站起身,苏糖又跑到他跟前,没事找事地帮他整了整衣领,然后很不害臊地当着爸妈的面,腻歪地在秦风嘴上亲了一下,“早点回来。”

    王艳梅斜视苏糖,想吐槽两句,可想了想,还是忍了。

    ……

    秦风从家里出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昨晚上和大姨妈刚走的苏糖恩爱到12点多才睡,早上为了赶公交车,又是早早地6点多就起床。

    明明是周末,却比平时上课更累。

    好在大清早从大学城往市区开的车子不多,路况良好,不然真得活活郁闷死。

    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秦风直奔市政府的方向去。

    到了侯老板家,时间刚好9点。

    小猴子很操蛋地居然才刚刚起床,还嫌秦风来得太早,然后就被关朝辉赏了个爆栗。

    等小猴子磨磨蹭蹭吃完早饭,时间已经过了9点半。

    小伙子打着哈欠,一副“时刻准备好成为学渣”的嘴脸,动作慢吞吞地从书包里往外掏课本和作业。秦风算是看出来了,这货也就是三分钟热度,上个周末装过一遍认真学习的好孩子,这周就懒得再装了,现出了原形。

    早上照旧是数学课。

    秦风还是老样子,一边消化小猴子课本上的概念,一边给他讲自己的做题思路。

    小猴子听了半个小时,总算慢慢回过魂来,开始和秦风扯淡:“风哥,听说你上个礼拜很牛逼啊,我爸回来都夸你了,说你水平高,看得远,说你胸怀世界,格局比狄晓迪都要大。”

    秦风点点头,不动声色,心里暗爽。

    小猴子瞥了秦风一眼,“想笑就笑啊。”

    秦风一本正经道:“我就不笑。”

    “嘁!”小猴子满脸鄙视,安静了两秒,又把话题转到秦淼身上,“秦淼最近越来越傻|逼了,在学校里跳得很,我看他早晚要被人弄死。”

    秦风挺感兴趣的,问道:“他怎么了?”

    “就是装呗!”小猴子道,“他爸现在不是什么什么副局长嘛,反正他现在就是觉得自己牛逼死了,整天端个破少爷的架子,唉,受不了了,我要和他断绝关系,不然早晚被他害死。”

    秦风扬了扬眉毛。

    话说前世秦建业一直到50多岁也还是个副主任科员,家里更是手握经济大权的叶晓琴说了算,父子俩长期生活在叶晓琴的淫威之下,秦淼那小子简直乖得跟自闭症少年似的。不过看现在的样子,秦淼这厮那会儿原来不是自闭,而是闷|骚啊!

    这历史的轨迹拐得有点厉害,秦风说道:“我找机会教育教育他。”

    “用不着!”小猴子道,“我爸说了,一个人有多大出息,就得看他什么时候膨胀,到了膨胀的点,那基本上也就完了。秦淼已经完了,不管你怎么教育,反正他就是完了!”

    秦风见小猴子生气的样子,问道:“他惹你啦?”

    “那倒没有。”小猴子道,“就是纯粹的看不惯。”

    秦风笑了笑,不说了。

    秦淼也好,秦建业也好,他们以后会怎么样,其实跟他关系都不大。

    正如他的前世,混得好,混得不好,秦建业对自己的关心都相当有限。

    两家人其实谁也不欠谁的,所以谁也犯不着为谁劳心劳力。

    如果不是因为有利益上需要,秦风打从一开始,就不会把秦建业绑上自己的船。

    现在的情况嘛,只能说挺意外的。

    至于以后,一切看情况吧……

    如果非要设立一条人际关系底线的话——其实做一家没什么大的瓜葛的清水亲戚,就挺好的。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