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三十五章 命数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贵人时忙,三位学界大咖来去匆匆,不到下午3点就走了个干净。林丙俨要回市政府上班,姜教授似乎是在给侯老板做某个大项目的总监,洛少夫就稍微悠闲一点,瓯医的社科部目前就是个摆设,他的工作量不大,主要还是忙活自己的学术任务以及相关的行政工作。关朝辉亲自把三位教授送出门,礼数很周到地送了点小礼物,一人一瓶颇有些年头的红酒,不至于让人家白跑一趟。秦风原本打算先给小猴子把英语课上完再走,不成想姜教授还有话要跟他私底下聊,直截了当地就截了关朝辉的胡,让秦风上了他的车。

    坐进姜文的大奔,老教授很是谨小慎微地先让秦风把安全带系上,让长期无证驾驶的秦风很是无地自容。秦风老老实实地照做,姜教授看了他一眼,淡淡笑道:“去年黄秋静找到我,给了我一份关于你那家小烤串店的资料,问我有什么看法。”

    秦风头一回听说这件事,不由微微一怔。

    姜教授车速开得很慢,说话的语速更慢,细细地从他海量的各类记忆中,回忆有关秦风的那部分:“当时我看了你的情况,说实话,心里还是挺不当回事的。说句不好听的,你虽然干得不错,但是全国范围内,在你这个年纪,能干出那样的成绩的,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但是黄秋静对你很欣赏,千方百计让我向侯总推荐你。侯总的情况,黄秋静应该跟你讲得听明白的吧?”

    秦风点了点头。

    姜教授道:“其实侯总自己心里还是挺没底的,说是现在回国了,可一年到头,还有是一大半时间在国外,那个民兵团团长的头衔,算是他和政府之间互相的妥协结果,照理说,这个职务必须是党内人士担任,像侯总这样的,我估计全国也就三两例,搞不好侯总是独一份也说不定。”

    姜教授说着,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问道:“知道侯总现在在培养你吗?”

    秦风想了想,反问道:“我们应该是合作关系才对吧?”

    姜教授呵呵笑了,问:“你觉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能和侯总合作?”

    秦风蛋疼地闭上了嘴。

    姜教授继续说道:“人脉和眼界的培养,要比能力的培养更重要。侯总给你的人脉,你现在所处的平台,这些东西,靠你自己的话,或许得花上一辈子时间才能获得。”

    秦风沉默不语。

    姜教授教书多年留下的习惯很明显,又自问自答地说道:“那么侯总为什么要找你呢?因为他需要代理人。”

    秦风开口道:“我知道,借壳生蛋。”

    姜教授却摇了摇头,缓缓道:“远比借壳生蛋的关系更加紧密,侯总是希望,当哪天他的身影完全消失的时候,你能代替他说话,甚至代替他思考,做出决策。”

    秦风不由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你这话听着,怎么像是侯总要……屎了?”

    “哈哈哈……”姜教授一阵开怀大笑,笑过之后,接着往下说,“侯总回来,是出于形势,哪天离开,肯定也是形势。中|国的国运十年一转,谁能知道下一届上来谁死谁活,像侯总这种规模的摊子,哪个不是今天要为后天做打算。”

    秦风觉得这话好高大上,内心翻滚地点了点头。

    姜教授又把话题转移回秦风身上,“选择让你来做以后的事情,侯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观察了你整整一年的时间,你有耐心,有执行力,有想法,而且最关键的是,做人厚道。侯总甚至找了个高人,一个老道士。那道士给你算了命,说你的命格天生富贵,福泽深厚,而且还有不能说的天机。我虽然不信这套,但侯总他信命啊……”

    姜教授说到这里,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秦风却是冷汗都差点出来了。

    这个世界好危险,真是什么人都有……

    “我估计那天侯总办婚礼,他见了你的小女朋友,就认定是你了。”姜教授开玩笑似的道,“小小年纪就有这种艳福,确实是一流的好命了。”

    秦风不知该做何表情地抬了一下眉毛。

    姜教授继续道:“其实我一直都挺看不上黄秋静的一些做法,不过这回,我倒是有点服气了。你今天的表现,让我感觉挺惊喜的。电商能赚钱,这一点不说所有人知道,但绝大多数人,包括那些坐办公室的小白领们,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可到底这钱该怎么赚,这中间的道理是什么,具体的策略该怎么制定,未来的发展预期是怎么样的,这些东西,现在却没几个人能说明白。能像你这样,把这些掰开了、揉碎了讲清楚的,我想现在全国也找不出几百个人。所以这就是你的本事了,我们学问再深,这一点也比不上你。而恰好,这就是侯老板最需要的东西。原本侯老板定的人选是狄晓迪,但是现在,只能是你了。”

    秦风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好在姜教授的话足够多,根本不用他当捧哏,自顾自地接着说:“你的思路很清楚,执行力也足够强,接下来,就该给我们看成果了。关总给你的钱,你放心去用,这笔钱不是你的,赔了不用你负责,赚了起码对半分。侯总夫妻俩用人不疑,你不要给自己压力。”

    “嗯。”秦风认真地应了一声。

    车子一时间变得很安静。

    过了半天,姜教授忽然道:“你要是有时间,把今天说的东西写篇文章出来,我帮你拿去发了。”

    “发哪里?”秦风奇怪道。

    “专业期刊。”姜教授道。

    “有什么用吗?”秦风继续奇怪道。

    姜教授笑了笑,道:“人的名树的影,在各个圈子里多点影响力,对个人前景来说,只好不坏。虽然你以后未必需要这些虚名,但在成功之前,把履历装饰得漂亮一些,还是有会帮助的。”

    秦风问道:“这些东西公开发表没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姜教授反问道,“你看过《国富论》就能操控市场了吗?《资本论》出来一百年了,你见哪个国家建成**了?”

    秦风:“……”(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