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王安出院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姜教授把秦风送到车行,秦风提前取了车,回家的路上心神略微有点恍惚。

    他感到压力了。

    一种被人盯着逼着催着捧着干活的压力。

    生活的节奏和轨迹,显然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握。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一路沉默着回到小区,秦风停好车子,精神疲惫地走上楼。

    推门进屋,客厅里正响着张无忌和赵敏的对话。

    苏糖和王艳梅窝在沙发里,小日子舒心得不得了,秦风脱了鞋子进去,随口问道:“爸呢?”

    “店里。”娘儿俩异口同声。

    然后苏糖接着又道:“妈明天早上要去医院做产检,顺便去接舅舅出院。”

    秦风脸上一喜,问道:“舅舅能走了?”

    “医生说差不多了,最多再康复锻炼两三个月,应该就能完全康复了。”王艳梅道,“不过我是觉得,再在医院里住几个月比较好。现在还要用拐杖呢!”

    “你占着床位不打针,人家医院要亏死的啊!”秦风笑道,走到茶几边,坐在了另一张小沙发上,“早点出来也好,早点来店里帮忙,我现在正缺人手呢!”

    “呀,残疾人的劳动力你也要剥削!”苏糖大喊道。

    “怎么说话的!你舅舅什么时候残疾了?”王艳梅不客气地给了苏糖一下。

    “好凶恶的婆婆……”苏糖这个梗用得很欢乐,小嘴一瘪,跳起来扑到秦风身上,秀恩爱给亲妈看,“老公,你妈打我……”

    “这丫头,不三不四的……”王艳梅忍不住笑道。

    秦风拍了拍苏糖的屁股,赶紧让她下来。

    好歹是一米七的大妞,跟他一起挤在这么小的沙发上,简直虐待沙发。

    王艳梅的注意力从电视剧里出来了,又跟秦风说起了老秦同志的生意。

    面馆的生意十分不错,越来越忙不过了,每天总有客人投诉外卖太慢,但即便如此,流水还是一个劲地往上涨,店里头每天客满为患。

    王艳梅似乎是在抱怨,但脸上却笑意十足。

    秦风听她说着,似乎抓到了些什么,可一时间又抓不住。

    陪着母女俩看了一会儿电视,到了5点左右,秦建国打电话来说不回家吃饭了,秦风也没心情做饭,就去菜市场卖了点卤味熟食,又买了瓶红酒,随随便便吃完了事。

    晚饭过后,秦风稍事休息,就开车去了东门街。

    走了半个月,必须得回来看看了,不然老板不在,天晓得那群家伙会闹成什么样子。

    烤串店的生意热闹依旧,秦风到店里的时候,正是晚饭的高峰期。

    静静依然上夜校,不在岗,王浩又被降职成了勤杂工,而资格最老的小赵则不得不在厨房里忙活,所以现在负责收银的做帐的,是阎伍豪。

    “老板!”阎伍豪当了半个月的代理店长,管理者的气质隐隐已经成型。

    有天赋的人就是这样,只要能有一个好的平台,分分钟都能爆发出能量。

    秦风走进前台,先问了句废话:“店里头没出什么事情吧?”

    阎伍豪笑眯眯道:“有事情我早就打你电话了!”

    秦风点点头,走到电脑前,看了眼账目。

    他没心思查细账,见数字和上个月同期基本对牢,基本也就放心了。要知道上个月可是暑假,人流量要比平时多很多,现在数目对得上,且不说生意好坏,但至少能反应阎伍豪没做假账。

    “王浩现在不闹情绪了吧?”秦风打听道。

    “唉,怎么说呢……”阎伍豪道,“他现在不是不闹情绪,是根本没情绪啊!惠琴说他每天早上过来都磨磨唧唧的,送外卖也是很认真,前天还把自己给丢了,说是送东西上楼的时候被偷了,我本来想再买辆新车,可你猜他怎么着?那小子居然把他爸的车给开出来了,这两天每天都开车出去送外卖,拉风得要死呢!”

    “这么任性……”秦风嘟囔道,又拍拍阎伍豪的肩膀,安慰道,“你要淡定,等你以后有钱了也可以这么干,我支持你。”

    阎伍豪哭穷道:“我估计是等不到那天了,老板,要不你再买辆车,我们集体开车送外卖好了。”

    秦风呵呵一笑:“你付油钱我就买。”

    阎伍豪嘴角抽抽。

    在店里走了一圈,跟领导视察似的跟一群工人们问过好,秦风临走前又交给阎伍豪一个任务,让他再多招一个外卖小哥。看店里的情况,确实是人不够用了。

    ……

    第二天早上8点多,秦风一家子早早地就送王艳梅去了医院。

    王国富和周春梅去得更早,秦风和苏糖跟二老问过好,就把挺着大肚子的国宝老妈移交给他们,自己两个人就直奔王安的病区,去给他办出院手续。

    到了病房,王安已经换上了平时穿的衣服,所有的行李也都已经收拾好——其实也没多少东西,只有牙刷脸盆和几条内|裤而已,其他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早就拿回家去了。

    “舅舅,没事走两步!”苏糖上了半个月大学,就已经被思思和慧慧带成了逗逼。

    亏得这会儿病房里没人,王安不至于尴尬。

    他转过头,用询问的目光看了看秦风。

    秦风叹了口气,解释道:“她最近几天肾亏,伤脑了。”

    然后换来苏糖一记软绵绵的粉拳。

    办出院手续没费多大功夫,等医生过来查房完毕,没一会儿,就有实习生拿着出院单和出院记录过来,就算搞定了。

    至于住院费——公家单位,收钱这件事情,永远是在盖章之前的……

    谢依涵很及时地赶到,陪着王安一起出院。

    秦风给秦建国打了个电话,听他说王艳梅还在排队,干脆就先送王安回家。

    “唉……总算出院了,躺了7个多月啊……”王安坐进车里,感慨万千。

    秦风随口问道:“现在自己上厕所方便吗?”

    “还需要扶着把手。”王安道。

    谢依涵马上道:“家里的卫生间,已经装了扶手了,要是觉得不行,你就叫我。我已经跟学校请了2个月的假,这2个月先住你家里。”

    苏糖眨了眨眼,转过身问谢依涵道:“那个……我现在是叫你老师好,还是叫舅妈好?”

    “你说呢?”谢依涵笑着问身旁的王安。

    王安傲娇地把脸扭到一边,“随便。”

    “舅舅,人家都给你擦屁股了,你还不给名分!哪有你这样的啊!”苏糖大声道。

    谢依涵笑了笑,可笑着笑着,忽然就鼻子一酸,眼泪哗哗地就往下掉。

    这7个月,她过得太不容易了……

    她的父母、朋友、同事,多少人曾经劝过她,让她放弃王安,可她终于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诶,干嘛啊,大喜的日子……”王安胡乱地用着词,把谢依涵抱在怀里,满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微笑。(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