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高管也没余粮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啪!啪!啪!啪!……

    一千响的鞭炮,打破了小区的宁静。

    王国富喜滋滋地站在不远处,心里头温温暖暖的。

    想起大半年前王安受伤住院的那天,他差点没晕过去。回想当时,他简直觉得天都要塌了。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那他家就相当于绝了后代。

    鞭炮响彻多时,等消停下来的时候,小区周边几乎所有的私家车都在乱叫。

    每一个看热闹的邻居们,耳朵里都嗡嗡作响,可脸上却又露着和善的微笑。

    “你儿子出院了啊?这都有半年了吧?”王国富从楼下往上走,爱打听的街坊四邻争相问道。

    “7个多月了!”王国富忍不住满心欢喜,站在楼梯口跟一个老太太攀谈起来。

    老太太一脸没理由的紧张道:“我看他刚才是拄着拐杖上去的,是腿断了还是怎么的?”

    “不是,不是,撞到头了。”王国富道,“不过医生说了,慢慢锻炼,再有两三个月就能好。”

    “那腿没事?”

    “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老太太笑着,又伸手在王国富胳膊上一搭,小声问道,“你女儿肚子里那个,是你新女婿的啊?”

    “你这话说的……”王国富直摇头,笑着反问,“你说还能是谁的啊?”

    “好,好,生了孩子才叫一家人呢!”老太太认真道,又说,“刚才还有个女的,也长得漂漂亮亮那个,我看扶着你儿子上楼的,那个是你儿子的女朋友啊?”

    “女朋友,是女朋友。”王国富呵呵直笑。

    老太太很关心地问:“她做什么的?”

    王国富很得意地回答:“当老师的!”

    老太太追问:“小学还是初中?”

    王国富道:“高中,在十八中教书。”

    “哦……高中啊!那是高级知识分子了!”老太太露出敬仰之情。

    王国富也不解释,很享受这种被人恭维的感觉。

    “爷爷!”楼梯上方,苏糖喊了一声。

    王国富和老太抬眼望去,就见苏糖迈着大长腿,袅袅婷婷地走下来,笑着说道:“我爸说中午出去吃。”

    “你爸?”王国富恍惚了一下,旋即马上反应过来,道,“去哪里吃?”

    “随便附近找个酒店吧。”苏糖一脸随意道。

    老太太眼睛发亮地看着苏糖,对王国富道:“你孙女越大越漂亮了,再过段时间,就该嫁人了吧?”

    苏糖眯起眼睛,大大方方地甜甜一笑。

    王国富却摆手道:“还早得很呢,今年才上大一。”

    “哟?上大学了啊?专科还是本科啊?”老太太问道。

    “本科。”苏糖回答道,“瓯大。”

    “哎哟哟,老王,你们家真是祖上风水好啊,孩子各个都争气,还都长得这么漂亮!”老太太发自肺腑地羡慕道。

    “爸,走了。”楼上这时下来一大群人,秦建国扶着王艳梅,小心翼翼地往下走。身后跟着王安,谢依涵和周春梅一边站一个,把狭窄的楼梯挤得越发显得危险。

    秦风走在最后面,慢慢挪到苏糖身边,苏糖马上挽住他的胳膊。

    那老太太奇怪地看了秦风一眼,王国富神秘兮兮地小声解释:“亲上亲,我女婿的儿子……”

    “亲上亲好,知根知底。”老太太点了点头,“这样等大学毕业,连找对象的功夫都省了,不像我家老大那个儿子,毕业两三年了都不想结婚的事情,愁都给他愁死了……”

    王国富在楼梯口跟那老太太唧唧歪歪了半天,等秦风几个人都上车了,才最后一个跑过来。

    四个人,两辆车。

    有驾照的秦建国今天总算逮到机会当了几回车主人,一行人直奔就近的华侨酒店而去。

    说起来,这就是有钱的好处了。

    不然要是自己做菜,这么一大桌人,等吃完午饭,估计就得到傍晚。

    现在忙得要死的秦风和秦建国爷儿俩,可经不起这么浪费时间。

    王艳梅和苏糖坐在车后排,心情愉快地摸着基本上不会再继续变大的肚子,心情要多好有多好。

    今天的检查结果一切良好,肚子里的小果儿发育情况完全正常,只要再等上10个星期,就能出来和家里人见面。

    “等你们两个放寒假,回来可就没屋子睡了啊。过几天我要把你们房间的床拆了,给妹妹当卧室。”王艳梅事先打招呼道。

    “干嘛要拆啊啊?”苏糖抗议道,“不是已经收拾出一个房间了吗?”

    “那个房间要留着当书房的,你都不知道你爸店里的生意有多好,每天晚上回来,还得办公到半夜呢!”王艳梅说道,“他整天坐在沙发上,靠着茶几写字,腰都要不行了!”

    “那可以把我的钢琴搬走嘛……反正也没用了。”苏糖道。

    “搬走?搬哪里去啊?”王艳梅白了她一眼,“你妹妹以后不能用啊?”

    苏糖吃醋地轻轻在王艳梅肚子上戳了两下,说道:“以后家里你最大了……”

    秦风笑了笑,问秦建国道:“爸,你晚上回家弄什么事情,弄到那么晚啊?”

    “没什么,也就是对一下帐,再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秦建国笑道,“以前看人家做生意,就觉得这也没什么难的。无非也就是进货再卖掉,现在自己做起来,才知道真是不容易啊,锅碗瓢盆、油盐酱醋,还有店里员工的工资,还有水电煤气,乱七八糟的事情,哪一样不用操心?”

    秦风笑道:“想轻松也有办法啊,你以后再开几家店,专门请几个店长、经理和会计,自己每天就出去和当官的喝喝酒,店里头抽空去看看就行。”

    “什么和当官的喝酒,乱说!”王艳梅道。

    “哎呀,妈,你不知道,生意做的大了,和当官的接触是免不了的。”苏糖给王艳梅科普道。

    “去去去,你们两个的生意才多大点啊?跟我说这个?”王艳梅对秦风在外面的发展情况丝毫不知,印象中——其实也不算印象中——秦风到目前为止,旗下的产业一共也就只有一家烤串店,除此之外,屁都没有。

    苏糖被亲妈说得那叫一个不服气啊,直喊道:“秦风,快跟妈说说,你现在有多厉害!”

    “嗯。”秦风转过身,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店里的账上现在一共还有6万多一点。”

    苏糖闻言一怔,道:“你不是当了那个什么高级顾问吗?”

    秦风双手一摊,耸肩道:“高级顾问,也不能贪污啊……”

    “什么高级顾问?”王艳梅好奇地问道。

    秦风随口解释了两句,就说某某超级大老板看他才华横溢,非得让自己去给他打工,月薪一万,相当合算。

    王艳梅听着完全不觉得有问题,还挺高兴道:“行啊,每个月只用去开开会,也不耽误学习!”说着,忽然又停顿了一下,担心地问道:“不会是骗子吧?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秦风响起现在身上那张还没兑现的支票,暗叹要真是骗子就好了,嘴上淡淡说道:“不会的,人家那间别墅就值至少几个亿,他骗我干嘛?”

    “也是……”王艳梅点点头,又提醒说,“你可得认真点给人家帮忙,一个月一万呢,这么高的工资……”

    秦建国也附和道:“就是说,这么多钱,不用自己开店也能过得不错了。”

    说着,忽然话锋一转:“诶,小风,要不你把你的店转让给你舅舅得了,他反正现在身上也有100来万,你要觉得不合适,合伙也行啊!”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