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王安的心思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王安早在很久之前,就跟秦风透露过要入股烤串店的心思。

    当时秦风拒绝了,理由是这家烤串店打算拿来传家,是要当镇家之宝的。

    可是过了几个月,秦风的心思倒是真有点松动了。

    计划毕竟赶不上变化,谁能想得到,短短几个月时间,他肩上的担子就重了这么多。

    眼下来说,他首先要尽快让外卖网站这个项目启动,一边还得劳心劳力地盯着烤串店的生意,另外学校的课虽然无所谓,但半个月内旷了至少七八天的课,这节奏怎么看都像是在挑战教育厅的权威——瓯医可以不计较,可万一有人不爽,直接举报了呢?

    片刻之后,两辆车驶入华侨酒店的大门。

    包厢已经提前定好,8个人进了房间,秦风却一直闭口不谈王安入股的事情。

    他还得再好好考虑考虑。

    今天并非什么大日子,酒店的客人不是很多。

    服务员们很快就把几个冷盘上齐,向来在外腼腆的秦建国,口袋里有了钱,举手投足间也自信了许多,吆喝着让服务员拿了一瓶白的和一瓶红的,加起来少说也得五六百,但愣是看不出有半点肉疼。

    王艳梅嗔怪着让他省着点钱,秦建国憨厚地笑道:“今天是大喜日子,就不要算钱了,钱赚来不就是花的嘛!”

    “姐……姐夫。”谢依涵略显局促地喊了一声,脸颊微微发红道,“医生说了,王安这几个月最好先不要喝酒,影响神经的。”

    “啊……这样啊?”秦建国微微一怔,旋即又马上笑道,“没事,还有我们呢,还有谁不能喝的?”

    “我肯定不能喝啊。”王艳梅很宝贝地摸了摸肚子,选择性失忆地忘了她昨晚上就喝过。

    “我也不能喝。”秦风道,“吃完要开车回学校的。”

    周春梅跟着摆了摆手,笑道:“我不会喝。”

    “爸,那就剩我们两个了。”秦建国举着瓶子对岳父道。

    “我喝,我喝啊!我替秦风喝!”苏糖忙不迭地刷存在感。

    秦建国用眼神请示了一下王艳梅。

    王艳梅点点头:“喝吧,都上大学了,平时这两个背着我们喝了多少,咱们都不知道呢!”

    苏糖嘻嘻一笑。

    谢依涵也微笑着,轻声说道:“那我就替王安喝吧。”

    王艳梅双重标准得一塌糊涂,马上转头问道:“你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啊……”谢依涵看看王安,“他都没表示过!”

    “你也没说啊!”王安喊冤道,“你要早点说,我早就去买戒指了!”

    “笨啊,这种事情还有让人家女孩子先说的?”王艳梅道。

    “那……今天去买戒指?”王安问谢依涵道。

    谢依涵叹了口气,委屈道:“这么浪费的事情,被你一说,一点心情都没了。”

    一整桌人哈哈大笑。

    王国富忽然来了句:“戒指倒是无所谓,先买房子才是啊!”

    “对,对,买房子要紧。”王艳梅道。

    王安有点犹豫道:“现在房子不便宜吧,去年市中心这片,就涨到1万多了,等降价了再买吧……”

    “不会降价的,今年开始,房价只升不降,舅舅,你信我。”秦风说道,“你想买房得趁早,大不了先贷款,现在你手头也不是没钱,可以直接买间120平方,有了孩子也不怕挤。装修稍微弄得好一点,贷个十来万,三五年就能还清。而且谢老师不是有公积金嘛,正好能派上用场啊!”

    这一大家子,也就谢依涵一个人是吃公家饭,秦风这一提,几个人才想起这茬来。

    可谢依涵也是菜鸟一只,不确定道:“我上班还不到2年呢,那点公积金不知道够不够。”

    秦风对这一块也不太了解,又随口道:“反正我的意思就是,买房要趁早,越晚越吃亏。”

    谢依涵被秦风说得有点慌了,看看王安,征求意见。

    王安想了想,却说了句让人挺意外的话:“一百万拿来买房子,不如拿来做生意,我想还是拿去做生意好了。房子稍微晚点买,价钱应该也高不到哪里去……”

    “创什么业啊!万一亏本了呢?”周春梅泼冷水道,“你就老老实实先买房子,安心。”

    王安在病床上躺了大半年,但事实上没并有多大长进,听老妈这么一说,立马牛脾气上来,愤愤道:“我都还没做呢,你怎么就知道我会亏本?”

    谢依涵赶紧在桌底下拉了拉王安的手。

    秦建国见气氛不对,连忙打圆场道:“慢慢说,慢慢说,现在还在养病呢,这些事等身体完全好了再说也不迟。”

    “就是,走路都还不利索,想那么远干嘛?”王国富也是老油条一根,帮着转移话题道,“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先把腿弄好,等你能跑能跳了,干什么我都不拦着你!”

    王安被两个人三两句哄住,终于消停了。

    只是没吃一会儿,王安忽然又问秦建国道:“姐夫,要不咱们俩合伙吧。”

    “我们合什么伙?”秦建国一脸迷茫道。

    “面馆啊!”王安兴奋道,“我观察过,现在做面馆生意其实很赚钱,我们可以学学雍和豆浆,做个品牌连锁的面馆嘛!”

    “雍和豆浆?”秦建国从一脸迷茫变成了一脸懵|逼。

    王安解释道:“就是好像是从台|湾过来的,现在路边不是挺多的嘛,我刚才回来的路上就看到了!”

    “哦……哦!有印象!”秦建国恍然大悟。

    王安接着竹筒倒豆子一般道:“他们卖的东西,其实就是点心啊,早餐啊,跟我们没什么两样。也就是装修做得好一点,店里的服务员看起来正规一点。说起来,也就比我们多个牌子,可人家一碗牛肉面卖多少钱?21块啊!咱们呢?现在才卖14块。还有我们加一个蛋,顶多一块钱吧?那边的荷包蛋单卖,一个蛋3块。所以凭什么人家能卖这么贵,我们就不能卖这么贵?说到底,很简单,就是包装!”

    秦风在心里大喊:我的舅哦,这事情才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咧……

    可实在又不好意思跟王安唱反调。

    “姐夫,怎么样,我投你一百万,咱们自己弄个餐饮公司,搞个品牌出来!”王安眉飞色舞地问秦建国。

    可秦建国却被一百万这个数目吓死了。

    这要是赚了钱,自然什么问题都没有,可万一亏了呢?

    他的店现在每天大概能净赚600块到700块,一个月净利润撑死了也就2万出头。

    按照这个速度来算,100万他得花上50个月才能赚回来。

    那可是足足4年时间啊!

    他今年贵庚四十有五,可没几个四年好折腾了。

    秦建国一时沉默,颇有些为难。

    王艳梅见状,赶紧出声解围道:“再说吧,再说吧,这么大的事情,不得认真想想啊!”

    王安看这场面,不由叹了口气。

    心说我不过就是想做做生意,怎么就那么难呢?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