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煎熬的秦建业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建业早上起来就听到窗外有喜鹊在叫。

    他这几天精神相当亢奋,不知是从哪儿传出的消息,他即将要被调去螺山镇任职,至于到底是平调,还是当镇长,甚至是镇党委书记,各种说法都有。

    但是秦建业觉得都不错。

    工商局他已经呆腻了,有职无权的日子,简直难熬至极。

    早上到了局里,秦建业不紧不慢地走到食堂。

    8点出头,这会儿还在吃饭的就剩下几个迟到的小年轻,和寥寥几个在局里养老的老科员。

    秦建业刚端着热腾腾的腰花鸡蛋面坐下,就有一个今年贵庚五十九的老家伙凑过来,笑嘻嘻道:“听说你要升官啦?”

    “唉,外面乱讲的,我自己都没听说!”秦建业笑着摆摆手,然后低头呼哧呼哧地撸面条。

    那老货不三不四,指着碗里的猪腰子道:“年纪轻轻,吃什么腰子啊?你肾亏啊?”

    秦建业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更有副局长的光环护身,丝毫不怵,以污治污道:“我跟你可不一样,我晚上还能出工出力的,当然得补补身子!”

    “你个家伙……”老货笑着摇了摇头,看秦建业的目光颇为羡慕。

    他比秦建业大了将近快20岁,秦建业刚参加工作时,两个人就有过交道,这十几年来,可以说是看着秦建业长大的。然后一转眼,自己老了,秦建业却升官了。

    “建业,你是大专文凭吧?”老货问道。

    秦建业笑着点点头,谦虚道:“破大专,夜校读过来的。”

    “唉……有文凭就是好啊,我那时候就是没这么想法,结果混着混着,就混到退休了。现在只能看儿子的咯……”老货唏嘘道。

    “你不错了啊!好歹有个主任科员了,多少人还不如你呢!”秦建业呼噜呼噜喝汤。

    老货问道:“你儿子今年几岁?”

    “上初二。”秦建业夹了一块腰子仍进嘴里,吧唧吧唧地吃着,笑眯眯道,“外国语上学。”

    “哟?成绩这么好啊!外国语都进得去?”老货很惊讶道。

    秦建业笑了笑,心里很得意。

    老货接着说道:“你儿子这命可好,现在你有这高度了,你家那个又会赚钱,等他大学毕业了,干什么都行,这辈子不愁吃喝啊!”

    “还得看他自己努力,我可不帮他。”秦建业口是心非道。

    老货呵呵一笑。

    两个人扯了十几分钟,一直聊到秦建业吃完,老货才下楼找别人聊天去。

    秦建业填饱肚子,回到自己办公室。

    照例第一件事,是先泡一杯茶,然后拿份报纸,开始关心国家大事。

    说起来,秦建业其实并不是真的没有事情可以干。

    根据局党组会议的分工,他主要负责两条线,一是分管局办公室和局工会的工作,二是负责和招商局以及区里作重点项目对接。只是局办公室的主任是局长的人,办公室的大事情他根本插不上手,至于小事情呢,他又懒得去做。而说到那几个重点项目,秦建业由于水平不济,目前已经被排出了决策层,只负责日常招待工作。

    这样一来,秦建业就有点不爽了。

    老子是谁啊?

    堂堂副局长啊!

    居然让老子招待一群中心区土老板!

    那种身家才一两千万的,需要老子亲自招待?

    开什么宇宙级玩笑!

    如是一来,秦建业不想干活,也没人敢催他。

    局里的一二把手更是乐得开心,少了个秦建业,他们办事反倒更顺畅。

    秦建业悠哉游哉地看了一个早上的报纸,喝了半个早上的茶。中间除了江耀华跑来让他签了个字,再没有别人打扰。

    到了中午饭点时分,秦建业提前15分钟就去了食堂。

    早上没消耗,肚子也不觉得饿,秦建业没什么胃口,草草吃了半碗饭,等吃中午饭的大队人马上楼,秦建业已经端着餐盘往外走了。

    “建业!”走到食堂门口,混在人群中的局长叶光荣,忽然叫住了他。

    叶光荣快步走到秦建业跟前,相比以往要热情好几倍地说道:“找了你半天,你怎么这么早就来吃饭了?”

    秦建业微笑着问道:“找我什么事情?”

    “没什么,就是有个消息想跟你说一下。”叶光荣拉着秦建业,走一旁,神秘兮兮地说道,“早上市里头开会,我们区里有几个领导也过去了,听说赵晓洲被免职已经通过了。”

    秦建业心头微微一跳,脸上却强装无所谓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有说和你有关系吗?”叶光荣笑得那叫一个老奸巨猾。

    秦建业怔了怔,然后跟着呵呵装傻道:“你们这群坏人啊,到处编故事。”

    “是不是故事,今天就知道了。”叶光荣拍了拍秦建业的肩膀。

    官场上的消息,很少有空穴来风的。

    虽说谁也不知道秦建业要调去螺山镇的消息是从哪儿走漏的,但叶光荣至少能猜得出来,秦建业恐怕是攀上大靠山了。

    秦建业回到办公室,依然没从懵|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如果对一件事情没有什么念想,自然就无所谓。

    可一旦有了念想,那心态就不容易摆正了。

    秦建业中午没回自己的小休息室睡觉,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盯着墙上的时钟,一秒一秒地等待时间过去,好不容易才等下下午上班。

    正午2点,秦建业爬起来洗了把脸。

    然后闲得蛋疼地开始收拾办公室,各种鸡零狗碎的事情干了一遍,一看时间,很好,过去了15分钟……

    秦建业磨了磨牙,只觉得今天的时间过得格外地慢。想了想,又走到办公室,开始指手画脚各种闲杂事情,把办公室里的临时工逼得简直想跳楼自杀。

    折磨了人家将近一个小时,秦建业才回到自己屋子。

    内心极不平静地干坐了半天,他拿出手机,开始翻通讯录。

    几分钟后,他忽然停下来,盯着秦风的那个新号码,很犹豫要不要打过去——他并不知道秦风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他觉得,秦风或许能知道些什么。

    秦风给他的那份关于螺山镇的调研稿,实在太蹊跷诡异。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