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风声(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局!秦局!”江耀华疯了似的跑到秦建业的办公室,他扒着门,满脸的油都在发光。

    等了整整一下午消息的秦建业,见到江耀华这副模样,心里隐隐已经有了底,可越到这会儿,愣是越能装出没事儿人的样子,微微一笑,淡淡然道:“干嘛啊?这么火急火燎的。”

    “秦局,你升了啊!”江耀华走进办公室,显得比秦建业还要激动。

    秦建业笑道:“我生什么了?我儿子今年都十几岁了,我再生那可是要犯错误的。”

    “秦局,你别说笑了,区里那边有消息了,组织部已经通过,让你下个月就去螺山镇报到!”江耀华道。

    “哦,这样啊。”秦建业终于忍不住咧开了嘴,然后强忍着不去问自己到底是成了二把手还是一把手,一脸装模作样的憨厚表情道,“行啊,去地方上办点实事,总比每天坐在这里喝茶要好。”

    正说着,局里的叶光荣和另外几个副局长全都进来了。

    “秦书记,恭喜恭喜啊!”叶光荣还没露脸,就先在屋外喊起来。

    秦建业心跳陡然加快。

    他叫我什么?

    书记?

    虽然也有想过,但秦建业总觉得可能性不大。

    理论上,一把手和二把手都是正科级,可在基层,这一步没个四五年,一般人可是怎么都迈不过去的。

    难道老子不是不一般人?

    秦建业心里暗爽着,就见走进屋里的叶光荣,向他伸出了手。

    到了这一步,秦建业终于和叶光荣平起平坐了。

    两个人都握得很用力,还使劲地上下甩了甩。

    叶光荣完事儿,接下来二把手、四把手、老五、老六依次上来。

    一番客套完毕,叶光荣这才注意到站在一边傻乐的江耀华,笑着说道:“耀华这几个月为秦书记服务辛苦了啊。”

    “应该的,应该的……”江耀华说着,看了看秦建业。

    秦建业虽然水平有限,但官场的套路却摸得很清,马上对叶光荣道:“光荣,我问你件事情,你看成不成。”

    “这叫什么话,你给局里做了这么大的贡献,有什么成不成的。你尽管说!”叶光荣一脸“不要拿公家资源当干粮、你想要就只管拿”的架势,豪气干云道。

    秦建业呵呵笑道:“我一个人去螺山镇,怕工作开展不开,你要不把耀华借我用用?”

    “我无所谓啊!”叶光荣大笑道,“关键是耀华他同不同意啊!”

    江耀华一听,差点要跪下抱秦建业的腿,赶紧道:“我服从组织安排!”

    ……

    叶光荣几个人在秦建业的办公室里坐了半个小时,期间秦建业的手机一直在响,过去规划局的老同事,还有区里的个别领导,要么发来短信,要么打开电话,全都是恭喜的。按道理讲,组织部的红头文件没下来之前,这种事是不应该这么公开化的,但秦建业显然是个特例。站在大局来看,这个位置确实非他不可。

    螺山镇的综合性大工程,牵扯到的三方,有着一个很明显的交叉点。

    这个交叉点就是秦风。

    东瓯投资集团公司、东瓯市医学院还有螺山镇,只要有秦风的存在,基本上就不会存在沟通问题。让秦建业去螺山镇当一把手,陈朝德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理由足够可笑,但古往今来,比这更可笑的理由多了去了。

    下午5点半,消息灵通的叶晓琴终于给秦建业打去了电话。

    她开口就问:“是不是真的?”

    “真的,真的。”秦建业此时心神笃定,说话的口气也不同了,透着一股“上位者”的从容。

    叶晓琴风风火火,马上道:“晚上摆酒,能叫的全都叫上,摆他个10桌!”

    “不用,不用,搞得这么热闹干嘛?要让人说闲话的!”秦建业关上办公室的门,转身走到窗前,看着楼下院子里下班往外走的同事们,笑眯眯道,“随便摆个三五桌就行,亲戚、朋友叫上几个,东西也不用太好,七八百一桌的就够了。”

    “哟!就你的钱值钱!现在哪还有七八百块的一桌!”叶晓琴笑道,“那我现在去定桌子,人你自己叫啊!”

    “你也叫几个,家里的,我……那个……建国他们一家,还有我妈,建华她家,这些你叫一下,乡下的随便叫不叫都行。我的朋友我自己叫。”秦建业道。

    “行!行!行!”叶晓琴也是憋不住了,急吼吼地挂了电话。

    老公升官了啊!

    镇党委书记啊!

    正科级啊!

    横着走啊!

    秦建业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喜滋滋地掏出电话,开始数人头。

    江耀华肯定是要过去的,第二个是发小好友严晓海,然后是区卫计局的老友陆博……

    一个一个地发去短信,全都是很快就收到回音,基本都是“ok”、“好的”、“什么时候?”这样的。秦建业真正能谈得上朋友的人不算多,二十来个人,一会儿就发完。

    想了想,他又给秦风打了个电话。

    过了半天,秦风才接通,不等秦建业开口,就笑着说道:“小叔,升官了要请吃饭啊!”

    秦建业稍感惊讶,笑着问道:“连你都知道了?”

    秦风呵呵一笑,道:“这么天大的事情,我人都在螺山镇,怎么会不知道。”

    秦建业才不信这屁话。

    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区别,可不是地域问题。

    “晚上吃饭,你婶婶已经叫了你爸妈了,你赶紧赶来。”秦建业道。

    “今晚就请客?”秦风被秦建业的神速给吓到了,这官帽都还没戴上呢,庆祝得也太早了吧?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小叔,我已经在吃了,东西都点好了。”

    “点好了可以退嘛!”秦建业道。

    秦风无奈道:“我这边……带着阿蜜的几个同学在外面吃呢,实在走不开啊……”

    “这样啊……”秦建业皱了皱眉头,觉得这电话打得挺晦气的,人人都说开门红,他被秦风一拒绝,心里就觉得不舒服,道,“要不你跟你们说说?”

    “还是算了吧,我这边大晚上的来来回回的也不方便,明天还要上课的。”旷课狂魔恬不知耻,随口应付道,“你们好好吃。”

    秦建业挂了电话,脸色有点不爽。

    抬起头,见天色差不多暗了,秦建业把窗户一关,提起从进来后就没打开过的公文包,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办公室外,他的司机赶紧站起来,谄笑着问道:“秦书记,要走了吗?”

    “什么秦书记?”秦建业也不知哪里来的无名火,没好气道,“我还没调走呢!”

    那司机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再多说半个字,亦步亦趋跟在秦建业身后,朝着略显昏暗的楼道走去。(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