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熟人好办事(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9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秦风的生活变得无比规律。

    早上起床后先去瓯大的操场跑步,跑得不算厉害,多则六七圈,少则四五圈,锻炼不算系统,全看把苏糖从床上拉起来得花多少时间。

    小妮子终于尝到了被人管教的滋味,跟秦风约法三章后,规定每个星期最多啪啪三次,可以积累起来一次爽个彻底,也可以按一三五的频率按时解决生理需要。目前唯一的缺憾在于,这套制度在执行上并不算非常给力,往往就是小两口在家里吃着吃着就情到深处,然后坏掉规矩临时加一发。但好处也不是完全没有,因为啪啪的时间普遍提早了,所以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早睡早起。

    中午的时候,秦风一般会特地骑车去瓯大跟苏糖一起吃食堂,或者苏糖下课比较早,过来瓯医找他。她的几个漂亮闺蜜,基本上都会一起跟着,组成大学城路上的一道风景。晚上要么回家啪啪,要么看电影,要么心血来潮地找个教室自习。

    总而言之,就是秦风再也没旷课了。

    连续5天,秦风变成了像前世那样的好好学习的乖宝宝,每天不迟到、不早退,让赖佳佳紧张地以为秦风这是打算把班长的职务拿回去。

    然而,秦风最终还是没能守住一周满勤的成果。

    周六下午,他请假去了市区。

    05年的国庆节放假,是从10月3日开始。

    跟所有地方一样,秦风和苏糖他们全都得连续上7天的课。实际上毫无压力可言的大一新生们,一个两个全都无病呻|吟地表示就要学死在学校里。

    秦风独自开着车,拿着一份厚厚的稿件去找姜文。

    见面地点约在市政府附近的一家上岛咖啡。

    经过一整个星期的添加删改,秦风愣是把这份吹牛逼的稿件写成了互联网产业对世界经济发展的主要影响,从理论概念一直写到具体操作,足足50来页,拿来当硕士毕业论文也够了。

    秦风先到,坐下后点了杯他不太喜欢的泡沫咖啡,然后给姜文打了个电话。

    大概15分钟后,姜文进了店门,见到秦风的第一句话就是道歉,说刚刚在某某路口碰上俩傻逼撞车堵路,不得不绕了个大弯过来。

    秦风表示没事,很干脆地拿出文稿,客气地表示请姜教授指正。

    姜教授笑了笑,坐到秦风对面,现场就翻看起来。才看到第二页就开始点头,然后一直点个不停,让秦风很担心等他看完这份东西,会得急性的颈椎病。

    但这也怨不了姜文,秦风的这份东西,压根儿就是14年前后举全球智慧总结出的互联网产业理论精华,也亏得秦风文科功底扎实,换了一般的货色,纵然知道很多东西,也绝对无法写得这么系统。

    姜文看得入迷,过了差不多40分钟,等他看完第一部分,才总算回过神来,歉然一笑,说道:“哎呀,不知不觉的就看了这么多。你这东西写得好!这水平跟我以前带过的几个博士生有的比了。”

    姜文毫不吝惜溢美之词。

    秦风也不瞎客套,直截了当地问道:“能发吗?”

    “嗯……发是肯定能发的,不过这篇文章发到一般的期刊上挺可惜。这样吧,我先拿回家看,如果有需要改动的地方,我就帮你改了,争取往国内核心期刊上发。”姜教授显得挺高兴,起身道,“你要是我学生就好了,带你肯定省心不费力。”

    送走姜文,秦风没急着回学校,而是开车去了江滨街道。

    作为中心区的第一片由政府规划出的cbd,江滨街道的写字楼数量目前算是全区之最。

    秦风打算现在就去把房子租下来——美团和微信这两个项目,也是时候可以启动了。

    租写字楼不比找出租房,想找个便宜又合适的,少不了熟人帮忙。

    秦风径直开到江滨街道办事处,办事处管理森严,秦风在门口做了登记,才被允许进去。

    找到综治办的办公室,秦风敲了敲门,办公室里几个正在忙活的工作人员转头看过来,秦风微笑问道:“请问严晓海主任在吗?”

    “他在楼上开会,你有什么事情吗?”坐在最外头的青年人,很是文质彬彬地微笑问道。

    秦风道:“私事,想请他帮个忙。”

    “哦……那你先坐吧。”青年人指了指边上的沙发。

    其他几个工作人员,则事不关己地把头转了回去。

    秦风话不多,安安静静往沙发上一坐,先给严晓海发了条短信,然后耐心地等待。

    过了一会儿,坐在最靠里面的一个女孩子忽然说道:“你现在来找我们主任,估计用处不大了,我们主任明天就要调走了,今天是最后一天在这里上班。”

    “调走?”秦风笑了笑,“调去哪里?”

    女科员道:“螺山镇,他要调去当副镇长了。”

    “升官了啊!”秦风乐了。

    想来这应该是秦建业的手笔,或者说是区里愿意卖他这个面子。不过想想也是,秦建业要去工作,多少得有点嫡系人马。严晓海私底下和秦建业关系极好,明面上又是江滨街道的人,这下调去螺山镇,秦建业也不会被人拿住把柄。

    “那得恭喜一下严主任了。”秦风笑了笑,心里已经在想着,要不要先去把苏糖接回来,晚上再在市区找家酒店,请严晓海吃顿饭。毕竟人家现在也是副科级的领导干部了,现在多花点银子,日后才好相处。

    女科员看了看秦风,她本意其实是想让秦风知难而退,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就又安静了下来。

    最外面的男青年给秦风倒了杯茶,笑眯眯地问道:“你找他什么事情?严主任是你亲戚还是什么……”

    “算拐着弯的长辈吧。”秦风捧着纸杯,没什么好隐瞒的,微笑道,“他和我小叔是朋友,我这几天正打算注册一家公司,地点就打算放在江滨路的写字楼,想找他给我介绍个好点的房屋中介。”

    “注册公司?有钱人啊!”年轻人笑道,“你今年几岁?看你感觉还像学生似的。”

    “大一。”秦风道。

    “哎哟,厉害!厉害!”年轻人很真诚道,“大一就出来开公司。”

    “就是,哪像你,三十岁还在当临时工。”稍微靠里面一点的胖子调侃道。

    “本哥,外人面前咱们稍微收着点行不行?给我点面子啊。”年轻人并不生气,笑着说道。

    刚才的女科员这时也开口道:“阿本,你别说别人好不好,你自己也当了好几年的临时工了。”

    “我工作早,你有意见啊?”胖子笑道。

    年轻人呵呵道:“本哥,不要跟青青姐吵架,青青姐是公务员,我们应该像爱护花花草草那样爱护她。”

    “恩情,你差不多就行了啊,恶心死了!”女孩子笑着说。

    秦风看着他们互相吐槽,没一会儿,楼道里忽然传来一阵飞快的脚步声。

    严晓海跑进来,一见到秦风,就笑着大声说道:“你直接给我打电话啊,在这里傻等干嘛?走走走,去我办公室说!”热情得不得了。

    “这里不是你办公室啊?”秦风奇怪道。

    “我另外有自己的办公室的。”严晓海说着,就要拉着秦风往外走。

    秦风忙道:“等一下。”

    严晓海奇怪地看了秦风一眼,然后就见秦风打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两盒名片,分辨了一下,然后抽出一张印着糖风餐饮有限公司的名片,递给了那个年轻人,说道:“我店里现在缺个店长,月薪4000块,包吃两顿,有五险、有年休,你要是有兴趣,可以打电话给我。”

    年轻人怔怔地接过名片,脑子有点发懵。

    他在街道上班这么些年了,还是头一回遇上这种事情。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