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抢食(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10月1日,国庆长假前倒数第二天。

    市政府搬迁完毕,秦建业就坐螺山镇第一把交椅。

    对某些人来说一切尘埃落定,对个别人而言一切才刚开始。

    次日早上清晨6点20分,秦风被一条短信的声音吵醒,眯着眼打开来一看,发现银行账上多了1万块,奇怪了半晌,才想起这是他的工资。他笑了笑,把手机放在一旁,然后侧回身子,搂住苏糖的芊芊细腰,小声催促道:“阿蜜,起床跑步了。”

    “嗯……”苏糖应了声,却半点没有要爬起来的意思。

    秦风果断掀开毯子,啪的一声在她屁股上一拍。

    “干嘛啊!”苏糖生着起床气,忿忿地把毯子拽回了身上。

    “别偷懒,别偷懒,说好的每天坚持跑步。”秦风略微费劲地把苏糖横抱起来,这妮子长的高,胸又大,要不是最近这些日子她们已经开始做形体训练,体重分分钟就能飙过110斤。

    “我不要跑……”苏糖不安生地圈住秦风的脖子,白嫩嫩地小腿在空气中踢啊踢的。

    秦风感觉双臂吃不消了,直接把苏糖扔回了床上。

    这么一折腾,苏糖算是彻底清醒了,她嘟着嘴,双腿绵软地贴坐在床上,看秦风的眼神那叫一个幽怨。

    秦风凑上去,在她额头上一亲,笑道:“别闹了,你昨晚上10点钟不到就睡着了,这都睡了8个多小时了,哪用睡这么久啊?”

    苏糖和秦风赖了五六分钟,终于还是乖乖洗漱去了。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从家里出来,苏糖的起床气已经跟着她的便便一起冲进了下水道,又变回了人前那个青春活泼的美少女。

    秦风骑着车,后面载着媳妇儿,一路虐狗来到瓯大校园。

    7点不到的瓯大操场上,已经有不少螺山镇的村民在溜达。

    秦风和苏糖没做热身,到了地方就马上围着跑道跑圈。

    标准的400米跑道,今天的目标是跑5圈。

    跑了好些天,两个人现在已经不再像前些日子那样一跑就累成狗,头两圈下来,基本上不怎么喘气。等跑到第三圈,小两口身后忽然就多了个跟班的。

    赵文迪这货对苏糖光明正大的贼心不死,大清早就厚着脸皮过来骚扰,相当不把秦风这个“富二代”放在眼里。

    “早啊!”赵文迪跑到秦风身边,露出八颗白牙。

    他穿得很专业,紧身的运动服,专门的跑步鞋,脖子上还装模作样地挂了条毛巾。

    秦风淡淡一笑,算打过招呼,毕竟长跑过程中说话,还是很费力的。

    赵文迪却像是故意显摆体力,没完没了道:“苏糖现在可是我的上级了,看来长得漂亮真是有好处啊。现在除了我们学生会的几个元老,也就属苏糖职务最高了。”

    秦风咧了咧嘴,心里充满了吐槽的冲动。

    撑死了也就4年的学生会职务,居然也有脸用“元老”这个词?

    小朋友的岁月观真是奇特……

    秦风根本不搭理,苏糖更是看都不看对方一眼,自顾自地调整呼吸往前奔。

    然则赵文迪这货不屈不挠,愣是跟着两个人不离开。

    秦风和苏糖坚持着跑完了剩下的圈数,一停下脚步,赵文迪马上也跟着停下来,问道:“你们这就不跑了啊?”说着话,小眼神偷偷往苏糖胸前瞄——其实刚才跑的时候他偷瞄的次数更多,那一起一伏的跳动感,简直让他欲罢不能。

    秦风不是没察觉这件事,但是有鉴于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另外他本身也缺少使用暴力的条件,一时半会儿的也就只能忍着。而且退一步说,这种事根本就是避免不了的,他总不能因为别的男人多看苏糖几眼,就永远不让媳妇儿出门吧?

    “不跑了。”秦风喘着气说道,脚步稍显沉重地就要往操场外头走去。

    苏糖拉住秦风的手,继续把赵文迪当空气。

    赵文迪盯着苏糖曼妙的背影,抿了抿嘴唇,大喊道:“苏糖,部长说下午下课后去2号食堂开例会,你不要忘了啊!”

    “知道啦——!”苏糖皱着眉头,烦躁地回答道。

    两个人手牵手走出去操场,苏糖终于忍不住跟秦风抱怨道:“这人好烦啊,老是跟着我。”

    秦风问道:“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

    “那到没有……”苏糖小声道,然后停顿了一下,又开脑洞问道,“秦风,我哪天要是被人强|奸了怎么办?”

    秦风嘴角抽抽,挺不放心地说:“要不我给你请个保镖?”

    苏糖道:“保镖说不定更危险啊,要强|奸的话我连逃跑都没机会。”

    秦风道:“那请个女保镖?”

    苏糖想了想,弱弱道:“有没有可能连主带仆一起被强|奸了?”

    秦风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糖道:“不想怎么样啊,就是随便说说嘛……”

    秦风:“……”

    7点出头,校园里的人逐渐变多。

    秦风和苏糖逛到食堂,趁着这里还不算人山人海,早早地先吃了早饭,顺便给苏糖的闺蜜们带了一份。秦风一路把苏糖送到她的寝室楼门口,这才独自返回停车场取车。说起来,现在他对瓯大的路简直熟得跟自己家似的,每天在瓯大学校里晃荡,还真有不少瓯大的学生以为秦风是“自己人”。

    十几分钟后,秦风回到瓯医自己的宿舍。

    林手谈他们这会儿都才刚刚起来,由于1号楼住的学生不多,所以即便是这会儿,也并不显得闹腾。秦风推开自己寝室的房门,林手谈正在厕所里撇大条,门都没关,搞得满屋子臭气熏天,恶心得秦风不要不要的。

    秦风把给林手谈带的肉饼往桌上一放,赶紧跑去把阳台的门窗开了。

    林手谈这贱|货还在厕所里哼哼,哭诉道:“妈的都被你看光了,老子的贞|操毁了,你要负责啊……”

    秦风走到阳台,抬手在鼻子前挥舞两下。

    正酝酿着回骂林手谈的情绪,手机忽然响起。

    是黄秋静打来的电话。

    秦风没敢怠慢,赶紧接通道:“黄律师,早上好啊。”

    “早上好。”黄秋静温温润润道,“你去年报的‘糖风’那个商标已经批下来了,可以正式使用了,回头你记得找个人,把注册标记加到招牌上去。”

    “好,真是麻烦你了。”秦风客套道。

    黄秋静淡淡一笑,又问道:“听说你最近打算弄一个科技公司是吗?”

    秦风稍稍一怔,旋即笑道:“黄律师消息灵通啊。”

    黄秋静却不废话,开门见山问道:“方便让我掺一股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