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抢食(中)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螺山镇政府大楼前年刚装修过,但由于占地面积实在太小,房间和房间全都紧挨着,没半点空间格局可言,所以即便花了不少钱,却依然透着一股子村委会的气息。秦建业昨天来报到——应该说是来上任的时候,就对自己的办公室面积颇为不满意,不过这会儿坐在顶楼的大会议室里,倒是稍微舒心了一些。毕竟是拿整层楼来用,这会议室一眼望去百来个平方,自己坐在主席台的正中间位置,这感觉何止一个爽字也么哥。

    早上8点出头,螺山镇政府大楼顶曾会议室人头攒动。

    镇里的所有领导班子成员全都到齐,各科室负责人还有底下直属站所、企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不管是在编的还是临时的,满满当当几乎全都来了。

    严晓海坐在主席台比较靠边但又不是最靠边的位置,盯着底下那些人头,大大咧咧地抽着烟,表情除了傻笑还是傻笑。

    台底下比较靠前排的位置,江耀华坐在第一个座位上。

    他现在的职务是螺山镇党政办主任,还差临门一脚,就能迈入干部序列。

    中间隔着一位,坐科室三把手位置的人是陆博,秦建业的这位老哥们儿因为学历问题当了半辈子的副主任科员,一直连个正股级职务都没混上,可这会儿也是莫名其妙地就升了半级,到这里当起了城建办主任。

    至于原来这些岗位上的人,要么调职,要么腾退,总而言之,区里头算是最大程度地给秦建业卖了面子,就指望着他能把下一步的全镇拆迁工作干好。

    秦建业抬手看了眼时间,距离正式上班时间还有十来分钟。

    他端起跟前的瓷杯,呷了一小口茶,轻轻放在桌上,转头小声问坐在左手边的董希伯:“会标打了吧?”

    董希伯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一万个不爽,

    按理说赵晓洲被干掉之后,应该是他顶替上去才对,可天晓得怎么就忽然冒出个秦建业,而且看着架势,还不是来镀金的,貌似是要长期扎根在这里了。

    这么一来,他董希伯猴年马月才能升上去?

    秦建业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董希伯笑脸下的情绪,他拍了拍话筒,会场四周砰砰的响声,让底下的闹哄声瞬间就沉寂了下来。

    “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吧,那咱们就不等了,早点开始,早点结束。”秦建业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就翻开自己昨儿个准备了一整天的发言稿,低着头,很没水平地开始往下读,“我先向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鄙人秦建业,从今往后,就是咱们镇的党委书记,希望在今后的工作过程中,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帮助……”

    董希伯听得直想翻白眼,这特么什么写作水平,东瓯市也真是毁了,居然派这么个草包下来。

    秦建业水平不高,但其实也识货。他心里完全明白,自己写的东西根本拿不出手,只是这两天实在时间太紧,镇里又没有专职的文秘,他纵然想找人代笔,一时半会儿也不知到哪里去找,至于花钱请人临时写一份吧,可那些个代笔馆的王八蛋开口就要三五千,秦建业舍不得花这个冤枉钱,思来想去,还是宁可自己动笔,各种大白话往上套-——如果真有人敢笑话他,后果你们都懂的……

    磕磕巴巴把开场白念完,秦建业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汗。

    纯粹害臊的。

    好在这段开场白并不长,秦建业轻咳一声,终于进入了正题:“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咱们螺山镇最近的人事变动比较大,除了我之外,各分管领导的岗位也有所调动。现在请董主任来宣读一下螺山镇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和各科室负责人的名单。”

    “啪啪啪啪……”台底下的百来只僵尸粉们机械地鼓掌。

    董希伯将跟前的话筒架稍微移近一些,然后拿起一份红头文件,从标题开始往下读:“《关于调整螺山镇领导班子及各主要科室负责人的决定》。经中心区区委、中心区区政府研究决定,免除赵晓洲螺山镇党委书记职务,螺山镇党委、螺山镇政府、螺山镇人大各领导岗位予以调整。新一届领导班子名单如下:镇党委书记,秦建业,全面负责主持螺山镇各项工作;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董希伯,主持负责螺山镇政府日常工作,协调镇政府各科室工作,全面配合镇党委工作……”

    董希伯说一个,台底下的人就刷刷在笔记本上写着。

    科室领导们基本都很奔放,随便写几个字就ok,在编科员们稍微勤快点,能多补充一两个点,把每个领导的分管工作写清楚;临时工们最认真,恨不能把整份红头文件录下来,个别年轻孩子还要在某个地方画个圈,以示重点。然而这一切根本没什么卵用,因为董希伯说的事情,几乎和他们没半毛钱关系。

    严晓海听得很认真,董希伯读了半天,终于轮到他身上:“专职委员:严晓海,分管镇团委、镇妇联、镇青联工作,协调联系与大学城管委会相关工作……”

    大学城管委会是副厅级编制,别说是严晓海,就算是秦建业自己也没资格直接和人家协调什么工作。所以说白了,严晓海这职务,纯属占着位置领工资,顺便在镇党委表决的时候给秦建业站队,因此他在镇里的主要作用就是投票,而投票的方式,就是举手。论工作强度而言,乃是正宗的“举手之劳”。对于这样的安排,严晓海内心深处表示非常满意。

    归功于秦建业垃圾至极的口才,这场领导见面会仅仅只开了1个小时出头就散了场——如果不是董希伯撑着,或许还能再节约一点时间。

    全镇的工作人员们稀稀拉拉地往外走,头头脑脑地就稍微慢点,挨个跟秦建业打过招呼,才满脸堆笑地离开。

    等人差不多走光了,严晓海最后跟在秦建业身后,两个人慢慢往楼下走,严晓海小声问道:“建业,你家小风开了间电脑公司你知道吗?”

    “是吗?”秦建业有点小惊讶道,“他什么时候开的?”

    “就昨天,他没跟你说过啊?”严晓海道。

    秦建业摇了摇头,奇怪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严晓海笑道:“这不是凑巧嘛,他昨天去我们街道……江滨街道注册,我刚好还没走……”

    严晓海添油加醋地把秦风注册科技公司的事情说了一遍,秦建业听完,却是愣住了。

    “一千万?”秦建业眉头微锁。

    严晓海笑眯眯道:“你这个侄子,真是了不得啊,咱们干死干活一辈子,一年到头全都加起来也就十几二十万,他倒是厉害,一张嘴就是这个数!”

    秦建业缓过神来,心想这钱恐怕不是秦风的,却没想跟严晓海细说,淡淡笑道:“又不是开在螺山镇,钱再多也跟我们没关系啊。”

    “那话也不是这么说的……”严晓海露出一副犹豫的神色,笑道,“建业,你有空问一下小风,我有个外甥,去年大学刚毕业,到现在都没出去上班。让他去街道当临时工吧,又嫌工资太低……”

    秦建业这下听懂了,笑眯眯道:“那我等下给你问问,看看小风还招不招人。”

    严晓海等的就是这句话,呵呵笑道:“这孩子的工作问题要是能给他解决了,我心里也少件事,整天被我妹催,催得我头都大了!”

    秦建业却道:“不过我可不敢保证待遇啊,小风那边也不是我说了算。”

    严晓海心说注册资金一千万的企业,待遇再差能差到哪里去,嘴上却笑着说道:“稍微比街道高点就行,他要不去,我也没办法。咱们也算尽力了不是?”(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