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抢食(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拿着课本往教室的方向走去,甚至连笔都没带。

    今天早上是连续三节马哲课,根本连划重点的必要都没有——反正全特么是重点。

    秦风的神情略显严肃,刚才拒绝了黄秋静的要求,让他多少有点不平静,虽然话没完全说死,可心里毕竟不好受。论起来,黄秋静应该才是他重新以来最贵的那个贵人,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现在八成还在苦恼店面房租的问题,更不用说到现在这人模狗样的程度。

    这钱啊,真是王八蛋啊……

    秦风唏嘘地摇了摇头。

    林手谈这货隔着四五米远吊在秦风身后,一边吃着秦风给他买的早点,一边还不仗义地跟隔壁宿舍的汪大冲调侃:“大葱,你看风哥跟你真是一对,你是葱,他是蒜,家有娇妻、爹妈有钱,还要摆那么忧郁的造型,做人简直毫无原则。换了是我,要能过上他这样的日子,就算哪天三级残废了也绝对每天都笑对人生!”

    汪大冲瞥了林手谈一眼,淡淡问道:“如果残废的部位在两腿之间呢?”

    “我艹!你个贱|人!”林手谈笑骂道。

    汪大冲却道:“我哪有你贱,管秦风就叫风哥,管我就叫大葱,你个嫌贫爱富的贱|人,做人有原则就叫我冲哥啊!”

    林手谈一脸老子早就看透一切的模样,说道:“我冲你大爷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汪大冲马上道:“盈盈,你不要害羞。”

    林手谈见汪大冲笑得猥琐,不禁觉得还是跟秦风一起走比较安全,赶紧快步跑上前,对秦风道:“风哥,大葱他觊觎我的美色,我该怎么办?”

    秦风平静地回答:“乖乖把屁|股洗干净就行。”

    林手谈脸色绝望,叼着肉饼口齿不清道:“我艹,到底是你们的取向不对劲,还是我的世界观有问题?”

    秦风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了句令林手谈摸不着头脑的话:“等再过几年,你就知道腐女的威力了……”

    一路扯着淡走到教学区,秦风和林手谈几个人分道而行。

    独自一人孤零零地走到同德楼的大教室,教室里的学渣区还未满员,秦风挑了个特别不起眼的位置坐下来,没一会儿,经管系的同学们就陆陆续续来了。

    王俊伟几个渣渣提着早饭投奔到秦风身边。

    寝室四个人,谢尚书、王俊伟、文佳斌还有另外一个秦风一直不知道他名字的哥们儿,依次坐下来,刚好占了靠边的一整排长桌。

    王俊伟打开塑料袋,用略微表演性质的动作,饥荒似的啃了一大口肉包子,然后满嘴气味地隔着谢尚书跟秦风打招呼道:“帅哥,你早饭吃过了啊?”

    秦风嗯了一声。

    王俊伟又问:“最近怎么都没带你女朋友过来蹭课?你们吵架啦?”

    秦风暗道一声真特么有病,淡淡回答:“她自己有课。”

    王俊伟再问:“她学什么的?”

    秦风道:“艺术。”

    “呵呵,那以后毕业了可以去当明星啊。”王俊伟随口道,心底里也很自然地认为这是一句客套用的废话——这自然和苏糖的先天条件没关系,主要是他觉得,秦风根本没有捧红一个人的能耐。想想看,拍一部电影或者拍一部电视剧,那得多少钱?

    秦风淡淡一笑,权当敷衍。

    王俊伟和秦风闲扯了几句,又和身边的谢尚书讨论系学生会的事情。

    谢尚书显然也投奔组织了,不过比起王俊伟,他要淡定得许多,说话间并不怎么声张。

    秦风听他们俩嘀咕了半天,大抵都是一些关于学校体育节和文艺演出的事情,反正就是变着法子可劲儿地糟蹋学校拨给各学院团委的财政款,美其名曰锻炼能力。

    又过了五六分钟,上课铃声响起。

    王俊伟一口把牛奶嘬干净,打出一个饱嗝,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肚子。

    谢尚书嫌厌地瘪了瘪嘴,转头跟秦风相视一笑,然后翻开了课本。

    秦风这下算看出来了,谢尚书这货家里起码是中产阶级,天生和王俊伟就不是一个路子。

    马哲这门课不好教,瓯医的社科部实力孱弱,自然也拿不出可以应付这种课的好老师。

    上课的年轻胖子站在讲台后头照本宣科地念着,ppt时不时一翻,跳出一行指明了是重点的文字。秦风就这么跟着教室里100来号人,昏昏欲睡地勉强撑着,偶尔在教材的某一页上折个角,提醒自己期末的时候就复习这一页,好不容易混过了第一节课。

    课间休息5分钟,秦风收到了苏糖的短信。

    丫头那边正在上令她极其头疼的英语课,跟秦风抱怨说那老师嫉妒她的美貌,一节课点了她三次名,然后顺理成章地让她丢了三次脸。

    秦风笑了笑,回了条:“晚上洗干净屁屁,让我来安慰你受伤的心灵。”

    苏糖很快回道:“安慰心灵为什么要洗干净屁屁?”

    秦风想了想,回道:“需要入口。”

    苏糖秒回:“老公,你好有才华。”

    秦风:“……”

    两个人就这么聊着,连上课铃响了都不知道。

    过了半天,秦风正在打字的时候,手机忽地响了起来。

    秦风手一抖,见号码显示是秦建业,奇怪地按下通话键,小声道:“小叔,我在上课呢……”

    “啊……上课啊?”秦建业这么说着,却没怎么当回事,问道,“方便出来一下吗?有件事要问你。”

    秦风反正也不听课,转身就从后门溜了出去,站在楼梯口说道:“什么事?”

    秦建业先是呵呵傻笑两声,然后问道:“听说你开了家修电脑的公司啊?”

    秦风顿时满脸黑线。

    虽不知秦建业到底是哪里来的消息,但可以肯定是,这消息绝对是二三手的,否则断不至于以讹传讹到这么lowb。

    “啊……是。”秦风没功夫解释,索性承认了。

    秦建业紧接着就问:“你那个公司准备招几个人啊?”

    “这个啊……还没计划好呢,看情况吧。”秦风不太确定道,对于it产业的具体操作,他属于渣渣中的渣渣。现在他只打算先把办公场地装修好,至于公司到底什么时候正式开业,还得等他找到合适的专业技术人员后再说。

    秦建业那边安静了片刻,“哦……这样。我本来还想给你介绍个人,对了,你开这个公司的钱是哪里来的?”

    秦风笑道:“小叔,你问这么细干嘛?”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秦建业道,“我刚才听你晓海叔说,你这公司注册资金有一千万,有点好奇嘛!哈哈哈……”

    秦风也跟着哈了哈。

    秦建业左闪右躲了半天,才终于耐不住了,说道:“你晓海叔有个外甥,去年大学刚毕业,学习也挺好的,现在想找份合适点的工作……”

    秦风马上问道:“他什么专业的?”

    “专业啊?”秦建业挠了挠头,“我回头给你问问。”

    秦风听得直摇头,连专业都没打听清楚就介绍工作,这不明摆着拿他当饭票了?

    正想着,秦建业居然下一句就跟着问道:“对了,你那边招人,待遇一般是怎么算的?”

    秦风淡淡道:“按市场价吧,该怎么给就怎么给。”

    秦建业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追问道:“那具体大概是多少?”

    秦风想了想,说道:“技术硬的话,入职每个月4000块,以后再看情况。”

    “只有工资吗?”秦建业道,“那些什么社保啊,医保啊,这些有没有?”

    秦风道:“做得久的话,肯定会弄起来。”

    “那餐补、交通补贴之类的呢?”

    秦风真心笑了,道:“小叔,我这里是私人企业啊,又不是公家单位。我现在一分钱都还没赚到手呢,搞这么多福利,我还过不过日子了?”

    秦建业那边又开始装傻充愣,呵呵呵了半天,说道:“那行了,就先这样吧。我去跟人家说说,你这边最好先给我留给空,今天你卖人家一个面子,以后人家卖你一个面子,大家互相关照,生意才能做得红火,你说是吧?昨天注册公司还是你晓海叔亲自带你去的呢!”

    秦风心说我是你大爷,就你这么一句话,老子每个月得多拿出起码5000块钱,真当私营企业的钱是风刮来的?

    “先面试吧,合适就留下,不合适我也没办法。”秦风淡淡地说了句,就挂了电话。

    秦建业没料到秦风会来这么一手,在那头傻了半天,摇摇头,不满道:“嘿……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理……”

    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放,背靠着椅子,伸直了胳膊,勉强用食指敲打着桌面。

    该怎么跟严晓海说,这是一个问题。

    正想得入神,办公桌上的电话倏然响起。

    秦建业被吓了一小跳,眉头一皱,拿起电话,语气略微不快道:“喂,谁啊?”

    “哟,秦书记,刚上任就这么大官威啊?”电话那头调笑道,然后说道,“我是区委陈明。”

    秦建业一听是区委秘书长,连忙坐直了身子,心肝儿发颤地笑道:“陈主任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碰上点堵心的事情……”

    “没事,我就是通知你一下,明天下午三点,市里、区里还有你,我们三方要跟东瓯投资集团公司做一个四方会谈,地点就定在市政府人民礼堂楼上的迎宾会议室。对了,市政府已经搬了,新地址你应该知道的吧?”陈明一口气说道。

    “知道,知道。”秦建业连连点头,又问,“东瓯投资集团公司是干什么的?我好像没听说过啊……”

    陈明笑道:“这事情挺复杂的,你明天过去再慢慢了解吧。”

    秦建业忙不迭地说好,挂了电话,却完全也没想着要准备一下明天的会。起身走出房间,就朝楼下严晓海的办公室走去。

    对秦建业而言,显然还是他这一亩三分地的事情比较重要。(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