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五十章 鬼来电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从精神层面来看,人和人之间最大的差异不在学识,而在观念。

    秦建业半辈子都在学习怎么在复杂的社会关系中混得左右逢源,由此总结出的一套理论,就是宁可杀熟不能丢份。亲戚自然是熟中之熟,宰上一刀或者砍个两刀都不会影响血缘关系,尤其像秦风和秦建国这种有着极近的血缘关系的亲戚,那更应该能宰就宰。这也就不难想象,上辈子秦风家拆迁的时候,秦建业利用自己单位的内部消息,花极小的代价就吞掉了秦风家的一笔拆迁“奖励金”,之后面对他们父子俩,还能面不改色、谈笑风生。

    而今天的秦建业,在这一点上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在秦建业看来,秦风办公司,他理所当然就有资格提点小要求,谁让他是秦风的小叔呢?这点面子,秦风这个侄子还能不给?

    所以再退回来说,严晓海找他帮忙塞个人进秦风的公司——他们俩可是打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儿,又刚好碰上他秦建业的侄子开公司了,这点面子他秦建业能不给?

    在思维方式面前,所有所谓的智商、知识结构、伦理道德,全都要退到第二位。

    这就是为什么某些旁人眼中的聪明人却会干出蠢事,天才也会偶尔傻|逼一两次的原因。

    秦风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更得在一开始就把态度摆得无比鲜明和强硬,好让秦建业知难而退。

    轻手轻脚地回到教室,秦风刚一坐下,王俊伟就多嘴多舌地问道:“你女朋友啊?”

    “嗯。”秦风随口扯了个谎,反正也无所谓王俊伟是什么想法。

    王俊伟呵呵笑道:“最受不了你们这些谈恋爱的整天这么腻歪,有话发短信就行了嘛!”

    秦风:“呵呵。”

    “诶,不对啊,你女朋友她不是在上课吗?怎么还有空给你打电话?”王俊伟忽然又表示不理解。

    坐在他另一边的文佳斌听得不耐烦了,皱着眉头道:“你傻|逼啊,他女朋友那边课少,早点下课了不行吗?”

    王俊伟马上反驳:“怎么可能,现在的课都是至少连着两节的好不好?”

    文佳斌反问:“你学过艺术?你在瓯大待过?”

    吵架的声音有点响,四周全都看了过来。

    讲台上的胖子瞥了秦风他们这个方向一眼,语气不善地提醒道:“上课专心点啊,这门课4个学分呢,到时候考试不及格可别来找我哭。”

    王俊伟和文佳斌这下老实了。

    王俊伟立马缩成一只鹌鹑,低头翻书装无辜。

    文佳斌却是心有忿忿地轻轻冷哼一声——其实他对王俊伟的怨念挺大的,他在开学的前半个月里,几乎陪着王俊伟跑遍了所有能报名的学生组织,结果现在王俊伟同时加入了校学生会、校社团联和系学生会,他却连个屁都没捞到。现在好了,每天看着王俊伟在寝室里头装|逼,想揍他吧——又怕被人说嫉妒。憋了好些天,他觉得自己简直都到了得抑郁症的边缘了。

    “好,我们继续来讲这个实践和认识的关系……”

    “帅哥,接电话啦!帅哥,接电话啦!”

    讲台上的胖子好不容易把情绪稳定住,还没讲完半句话,又是同一个方向,秦风的手机又闹了。

    这下胖子直接就不淡定了,把书往桌上一扔,冲着秦风喝道:“上课老是打电话,不想上课你可以不来啊!”

    秦风也有点不好意思,连声跟胖子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一边说着,低头瞥了眼来电显示,见是校长徐永佳打来的,内心忽然涌上一股“哥真的只想安静地做一个美男子”的无力感。

    而另一头,讲课的胖子已经身轻如燕地飞奔而上,伸出手就问秦风要手机:“拿来,我看看是谁打来的。”

    “他女朋友。”王俊伟嘴贱地喊道。

    教室里立马发出一阵阵的感慨。

    说起来,苏糖上回来蹭过秦风的课之后,就在秦风他们专业出名了。

    “哎哟,这黏糊的,至于嘛……”

    “肯定得看紧点啊,秦风家这么有钱,跑了怎么办?”

    “你傻啊?他女朋友那么漂亮,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我看他们俩应该是互相盯着,谁对谁都不放心……”

    吃瓜子的八卦党们嗡嗡着,那胖子接过秦风的手机,看着上面的名字,却在发呆。

    他看看秦风,看看手机,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接。

    要说这名字吧,重名的人确实很多。

    可问题是秦风刚好就是瓯医的学生,瓯医和徐永佳这两个因素加起来,巧合的可能性最少见降低了一半。

    只是箭在弦上,脸在天上,这会儿连人家的手机都拿过来了,要是再哆哆嗦嗦地还回去,这以后可就没脸见人了。

    胖子挣扎了十几秒,急得额头上都开始冒汗。

    秦风看着不忍,小声提醒道:“老师,你的想法是正确的,就是你现在正在想的那个人。”

    胖子心里咯噔一声,颤颤道:“谁都一样。”

    说着,按下通话键,心里战战兢兢嘴上却强行镇定道:“喂,你好,这位同学现在正在上课呢,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我是徐永佳,有件事情要和秦风同学说一下,请把让他自己接电话。”

    “哦,好的。”胖子的心跳速度过了每分钟120次,却装得跟没事儿一样,把手机交还给秦风,语气却不由自主地变得极其和善,说道,“同学,你到外面去说吧。”

    “不好意思。”秦风把手机拿回来,起身出了门。

    见秦风这么容易就被放过了,班上所有人全都盯着胖子,目光中透着十万个“我艹”。

    胖子咳嗽一声,道:“不是女朋友,人家是家里有重要的事情,你们别乱嚼舌根啊,都大学生了还这么八卦,做人太没追求!”

    教室里发出了一阵轻笑。

    文佳斌逮住机会,戳了戳王俊伟,笑话道:“你做人没追求啊!”

    “滚,你从没追求。”王俊伟本能一般地使用了很低级的“反弹”。

    教室外头的楼梯口,秦风拿着手机,听那头的徐永佳心情很不错地笑着说道:“小秦,你这保密工作做得挺不错的嘛!什么时候都成高级市场顾问了?我跟你说,明天下午市里有个会,关于你们集团在螺山镇建光学材料研究基地的那个项目,咱们两个都得去,你的那封邀请函直接送到我办公室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