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主客易位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多了个司机在车里,苏糖比平时安静了许多。心理上不习惯是一方面,不过更多的还是因为和关彦平不熟悉。反过来,关彦平这家伙就要神经大条得多。一路上叨逼叨个不停,让秦风很怀疑他其实是被部队领导开除的,而不是因为服役时间到了不得不退伍。

    听这小子天南海北地一路吹到某间餐馆门口,秦风很客气地让他先消失几个小时再回来——或者干脆就不要回来了,反正有出租车,再不济还能蹭客人的车回家。关彦平有一说一,乐得晚上不用加班,嘿嘿一笑,踩着油门就飞驰回去。

    “这人是不是……”苏糖郁闷地看着秦风,用食指在太阳穴的位置上画圈圈,以示对关彦平精神状态的不信任。

    秦风叹了口气,道:“要不我叫公司给换个司机吧。”

    苏糖想了想,却是很为秦风考虑道:“算了吧,忍忍就好了,反正你再过几个月就能去考驾照了。”

    “也是。”秦风点头道。

    说起来,这辈子终于要年满18岁了,这日子真是过得有够……慢的……

    一身学生打扮,秦风和苏糖背着书包进了餐馆。

    走到前台,秦风说了预定好的包间,马上就有人上前带两个人进去。

    这家餐馆名叫清水阁,就是几个月前黄秋静和金明月设宴请秦风和苏糖的地方。

    然则谁也没料到秦风发迹的速度比坐火箭还神速,三个月河东,三个月河西,转眼主客易座,就成了秦风请客。穿过蜿蜒曲折的池塘长桥,走进竹林掩映的雅致包厢,秦风按照自己和苏糖的口味点好了菜,没一会儿,黄秋静和金明月夫妇俩就到了。

    “时间刚好,我刚要下班,你电话就打过来了。省得我们晚上回家做饭。”金明月大大方方说着,坐到苏糖身旁。她这些天明显累坏了,因为区政府搬家的关系,她这位刚刚履新的区府办副主任,不得不前前后后大大小小的事情全程跟着跑。不过累归累,却不影响颜值和气质,依然风姿不减。

    “听说你们俩订婚啦?怎么都没给我们发喜糖?”金明月坐下来,笑容婉约地问苏糖道。

    苏糖在成熟大姐姐面前还是没气场,傻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秦风挺身护妻道:“暂时不想搞得那么热闹,等结婚的时候一起发也不晚。”

    金明月笑道:“那我可就记着了啊,到时候可别嫌我们俩档次不够,装作不认识。”

    “哪儿能啊!”秦风大声道,然后看了眼黄秋静。

    想必今天早上自己拒绝了黄秋静入股,黄秋静已经把事情告诉金明月了。

    “明月姐,你可别吓我,你们俩可是我家的贵人,要不是黄律师,我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儿穿串呢!”秦风说道。

    黄秋静略显阴沉的面色,稍微舒展开了一些。

    金明月转头看了丈夫一眼,嘴角上扬,笑道:“你干嘛呢,半天不说话?”

    黄秋静卖着萌地左右动了动嘴角,道:“看阿蜜越变越漂亮,迷住了。”

    “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当我和小风是摆设呢?”金明月笑着踢了黄秋静一脚,在他那条不便宜的西裤上留下一个淡淡的印子。

    黄秋静却甘之如饴地呵呵一笑,这才坐到老婆身旁,说道:“别乱踢,医生前天才说过,叫你别做大动作。”

    秦风马上问道:“明月姐怀孕啦?”

    “嗯。”金明月抬起头来,满脸母性的光辉,喜滋滋道,“刚2个月。”

    “那今天这顿饭真是巧了,恭喜恭喜!”秦风连声说道。

    金明月笑笑,又拉起苏糖的手说:“你们两个也要加油啊,生孩子要趁早,年纪大了就生不动了,这可是我身为过来人的经验。”

    “我们还早得很呢……”苏糖小声说道。

    那头黄秋静却是装聋作哑地不吭声。

    什么叫生不动?纯属污蔑好不好!爷每天晚上不知道有多龙精虎猛!

    黄秋静在心里为自己辩解着,好在秦风的语言思路并不主攻下三路,也没继续在这个令男人尴尬的问题上做文章。

    寒暄一阵,气氛终于慢慢变得融洽。

    过了一会儿等菜上齐,四个人边吃边聊,随意地说着些各自身边的琐碎事情。

    金明月的话明显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多了,一直在跟秦风讲着区里头最近的风向,她告诉秦风,接下来这一年时间,区里的主要任务就是改造螺山镇。什么奠基仪式之类的工作先抛开不谈,光是征地和拆迁这两件事,就足够忙活上起码小半年。

    “政府的工作也不容易啊,就算上下左右都支持,可总会有几个坐地起价不愿意搬的,等明天项目启动仪式一搞,接下来全市的注意力就全都盯在螺山镇,到时候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出点小篓子,我们区里头从上到下一个都别想好过。”金明月颇为无奈道。

    秦风听明白了。

    感情这回侯老板的御用拆迁队是没法派上用场了,声势太大,做起工作反而束手束脚。

    “那就花钱消灾呗,再狮子大开口,又能花多少钱?”秦风道。

    黄秋静却笑了,说道:“小秦,你是不知道那些农民有多黑。你要是肯给一个人抬价,另外那些已经签了字的,分分钟就能毁约。螺山镇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算起来一千来户人家,要是每家人都管你要一千万,钱再多也填不上这个窟窿。”

    秦风一听,怔住了。

    我擦,这什么情况?

    钱还没赚到手就先站到人民的对立面去了,说好的征地有理、拆迁无罪呢?

    秦风和黄秋静夫妇三个人说了半天拆迁,苏糖听得眼睛一眨一眨的,这会儿只觉得学生会的工作简直太lowb。跟政府的真刀真枪相比,她们干的事情根本就是扮家家酒好不好?

    菜过五味,黄秋静说得烟瘾犯了,找借口尿遁往厕所去。

    秦风见机起身,一起跟了过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这餐馆的院子里绕着,黄秋静忽然呵呵一笑。

    他们俩没回来这里吃饭,每次说正事都要去厕所,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