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五十七章 名单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清水阁今天的生意不错,厕所里人来人往。

    黄秋静放完水出来,走到厕所外的僻静小竹林旁,对着水质清澈的池塘,掏出烟,默默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混合着从隔壁卫生间里传出的五谷轮回之气,鼻子里喷出两道笔直的青烟,无愧于老烟枪之名,吸烟的时候,浑然不惧恶劣的环境,敢于直面恶心的佐料。他站得笔直,儒雅的气质完全不受身后背景的影响,食指轻轻一抖,抖落少量烟灰,目光平静如水地瞥了眼池子里那些把嘴张得跟傻|逼似的金鱼,安静地听秦风用抱歉的口吻说道:“关阿姨给了我一千万,算是启动资金。这笔钱你也知道,说到底不是我的,甚至都不能完全算是侯总的。这是集团的钱,公共财物,到时候赚了钱怎么分,我说了不算;现在该怎么花,我勉强算是有点话语权。”

    黄秋静轻轻点头。

    秦风的话,他其实一开始就懂。

    说要参股,无非就是希望尽可能争取一下。

    毕竟是先期“实验性投资”的额度就高达一千万——他还听个别人说过,侯总承诺的其实是一个亿。反正不管多少,总之这个项目如果真的能铺开,到时候的收益绝对是相当可观的。

    而且秦风也没说假话。这看似是侯老板自己的投资,但本质上,还是集团的。

    因为这笔钱出自集团账户,而非侯老板的私人腰包。

    这是侯聚义一贯以来的做法——坚决不吃独食。

    所以所谓的股权,其实早就分好了。

    集团所有的项目,都是归董事会成员所有。

    包括不记名的侯聚义本人在内,包括侯开卷那个投胎分满分的小屁孩在内,包括关朝辉在内,共计28人。侯聚义一家三口,大概占55%左右的股份,剩下的45%,却也足够其他26个股东们喝汤喝到撑。

    只可惜,这份股东名单上,并没有他黄秋静的名字。

    甚至,本来出现在理事会名单上的他的名字,这次也没加上去。

    黄秋静心知肚明,侯聚义已经不需要他了。

    至少,不是非他不可。

    他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我给你看份东西。”黄秋静把烟头扔进池塘,从怀里掏出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a4纸,递给秦风。

    “这是什么?”秦风说着话,接过那张纸。

    打开一看,发现是东欧投资集团公司的人事构架。

    毫无疑问,这是之前在侯府大宅里开会时定下的东西,秦风大概知道有这么一份名单,但他自己却没有看过。

    名单由两部分组成。

    第一部分是集团董事会名单,也就是老板集团。

    董事长是南乐清,副董事长关朝辉,余下董事一共26人,最后一个居然是侯开卷,并且注明其集团股份及待遇,在成年前由关朝辉代管。这其中,没有侯聚义这个名字。

    第二部分是集团理事会名单,也就是高级打工仔名单。

    上面的人名很少,一共就8个人。

    排名第一的执行总裁依然是南乐清,后面的cfo、coo秦风全都不认识,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过,唯一熟悉的,就是姜文,职务是高级法务及政策顾问。

    秦风正奇怪这上面怎么没有自己,就马上听黄秋静道:“背面,你的名字在背面。”

    秦风马上翻过来,就看见了那孤零零的唯一一行字。

    高级市场营销顾问:秦风。

    秦风拿着这份名单,转头看了眼黄秋静,问道:“这说明什么?”

    “不知道。”黄秋静摇了摇头,“也许只是排版上的失误,反正侯总不会关心这种小事,但也有可能是故意的。你不觉得你的名字被这么单独拎出来,特别的显眼吗?”

    “不过放在背面,也会让人觉得集团对我不重视吧?”秦风反问道。

    黄秋静笑了笑:“再不重视,也是这份名单的一部分。这世上多少人削减了脑袋,就是想让侯总这么不重视一下呢!”

    秦风笑道:“我怎么忽然就想起了《笑傲江湖》。”

    黄秋静get不到这个梗,问道:“怎么说?”

    秦风解释道:“任我行说,这世上他佩服的人有三个半,不佩服的人有三个,他欺负余沧海的时候说,如果余沧海的功夫能再高那么一点,或许可以让不佩服一下。”

    黄秋静哈哈笑道:“那看来我在侯总眼里,也就是余沧海的程度了。”

    秦风悠悠道:“这世上其实还有很多人,努力了一辈子,也就是希望能让余沧海看得起一下。这做人啊,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黄秋静嘴角一咧,说:“你这都是哪儿想出来的词?”

    秦风谦虚道:“都是群众的智慧……”

    “行,你这水平,我还是挺服气的。”黄秋静摇了摇头,又感慨道,“只是可惜了我给侯总打工了半辈子,到这会儿眼看着要排排坐、分果果了,呵,结果居然没我的事儿了!唉……毕竟不是一开始就跟他从尸山血海里走过来的那一拨,他一开始就没拿我当自己人呐……”

    黄秋静唏嘘得快不行了,秦风感觉他简直是忍着不哭。

    沉默了片刻,秦风忽然道:“叔啊,还有我呢,我拿你当自己人。”

    黄秋静微微一怔,就听秦风接着说道:“我手头的这笔钱,我确实动不了,也不敢乱动,不过靠这笔钱赚来的钱,怎么用就是我的自由了。说句不该说的,侯总这么直接地在我自己的生意上插一脚,我心里也不是百分百的乐意。不管以后怎么合作,我还是希望能保住一点自留地,糖风这块招牌,我绝对不会交出去。咱们以后有的是合作的机会。”

    黄秋静听秦风说着,忽然觉得有点尴尬。

    对着一个小孩诉了半天苦,似乎有点丢份。

    “我记得我有跟你说过,搞不好我哪天得给你端茶倒水,结果这情况说来就来。看来这话真不能随便乱讲,以后得注意点。”黄秋静淡淡一笑,“回去吃饭吧,尿了十几分钟,她俩还当我们肾不好呢……”

    秦风欠抽道:“不会的,阿蜜她崇拜死我的肾功能了。”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