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号五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各种空虚冷冷冷,吹起吹起风里梦……”

    温暖的车厢内,这首九十年代的老歌已经单曲循环了十几分钟,而换来的,则是秦风的片刻宁静。秦风感谢关彦平他八辈祖宗,这话唠终于消停了。

    国庆节假期的第一天,东瓯市意外迎来了一股冷空气。

    气温在一夜之间骤降了十来度,秦风装着一身西服正装,居然刚好不冷不热。

    整座城市显得阴沉沉的,天上没什么乌云,但也见不到阳光。

    风很大,可显然又不会下雨。

    秦风听着这歌,竟有种情景相织的奇怪感触,从修辞上来分析,这属于高级的通感手法,就好比一个厌恶臭豆腐的人,在看见街边小贩卖那玩意儿的时候,想起了公共厕所。

    一念及此,秦风刚要发作的文青情绪,果断消失了……

    顺带说一句,痛恨臭豆腐的人,更适合从事城管这个行业,因为干活的时候,有热情属性加成。

    “换一首吧。”秦风听得腻了,向关彦平提出了要求。

    关彦平很麻利地切了歌,换成了陈百祥的《一生何求》。

    秦风揉了揉脸,无奈道:“大哥,换一首欢快点的可以吗?你不要老是留恋九十年代啊,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一点都跟不上潮流?”

    “老板,你这话就不对了,你赶你的潮流,我追我的经典,咱们只是审美不一样,你不能因为我喜欢的歌你恰好不喜欢,就否定我与时俱进的思想觉悟!俗话说得好,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八零后九零后不该内斗,诶,老板,你是八零后还是九零后?”关彦平说一句顶万句,顶得秦风很想高呼顶你个肺。

    秦风一瞬间就被关彦平毫无章法的思维逻辑被喷得懵|逼了。

    怔了足有半分钟,才缓过神来,问道:“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被部队开除的?”

    “怎么可能!”关彦平喊冤道,“我们领导可喜欢我了,我要退伍的时候,他还不让走呢!”

    秦风爆了粗口道:“妈的,老子不信!”

    “我骗你干嘛?”关彦平道,“我当了12年兵呢!三级士官退伍,本来领导看我表现好,还给我安排了个事业编制的单位。”

    秦风听关彦平说得这么言之凿凿,总算信了,不过又奇怪道:“当了12年的兵……你今年到底几岁啊?”

    关彦平露出八颗白牙,笑嘻嘻道:“我当兵早,初中一毕业就入伍了。”

    秦风轻轻点头,又问:“那你好端端的事业单位不干了,跑来给我开车算什么意思?”

    “这事儿啊……说起来挺巧。”关彦平道,“我那工作说是安排了,可一时半会儿也没个单位能腾出空来,我没办法,就只能再家里待着啊,每个月什么事情都不干,白领工资。一开始还觉得挺惬意了,可瞎混了三四个月,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了。刚好上个月,我不是看南总的公司招司机嘛,心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去报名了。结果南总公司里的那个领导,哎呀,那做人真是没话说,连面试都没试,看了我的简历,直接就要我了!”

    秦风问道:“你简历写什么了?”

    关彦平道:“也没写什么,就是把在部队里立的功、干的活随随便便写一下。”

    “你还立功了?”秦风笑道。

    “那是,好歹12年呢,咱也不是在部队里吃白饭的!”关彦平挺得意道,“集体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3次,不错吧?”

    “二等功……应该挺难搞的吧?”秦风有点好奇了。

    关彦平道:“是难搞,我不是海军嘛,有半年就被派到护航舰上执行护航任务,路线我就不说了,反正就是沿非洲东岸靠红海的那一圈,虽说没碰上海盗,不过也挺辛苦的。那半年,晒得我都脱了一层皮!”

    秦风听着,不由眼睛一亮,他倒是真没想到关彦平还有这种经历——回想某个时段,索马里海盗军人事部送人字拖和ak的网络段子,他到现在还挺记忆犹新的。

    “牛逼……”秦风感叹道。

    关彦平摇头道:“也没什么,就是跟着去溜了一圈儿,我那把枪连保险都没开过。”

    “那也够牛逼了。”秦风对关彦平给予了应有的崇敬,又问,“那你除了那半年外出执行任务,剩下的时间都在干嘛?”

    “这个啊,怎么说呢。”关彦平虽然话痨,但真要说正事了,这语言组织能力又稍微有点跟不上,大眼珠子瞪着前方,慢慢回忆道,“头两年,反正就是当大头兵嘛,后来考上了士官,就被送去学开车了,学好了之后,就给一级一级的领导开车,反正就是我升一级,就换个领导……”

    秦风打趣道:“你这顺序不对啊,应该是换个领导,再升一级才对啊。”

    关彦平忙道:“不是,不是,我情况特殊。我是跟一个领导,不出几年,那领导就升官了,跟一个领导,那领导就升官了。后来那些领导都抢着要我,我从非洲那边回来,就被派去给我们司令员开车了。”

    啥?

    秦风差点没摔过去。

    “你在部队给你们司令开车?”秦风颤抖了。

    “是啊!”关彦平笑得那叫一个天真无邪,继续道,“我们司令说了,我是可造之才啊,要不是文化水平太低,他还想推荐我去考军校的。”

    “尼玛……”虽然暂时想不出有什么猫腻在里头,可秦风忽然觉得南乐清这是在坑他。

    关彦平这种货色,给侯王爷当司机还差不多吧?

    深知自己斤两的秦风,真心不觉得自己能hold得住这家伙。

    “那你那个事业编制……”秦风打听道。

    “一次性买断了。”关彦平没心没肺的样子道,“货币安置,一口价18万,以后坚决不麻烦政府。”

    秦风问道:“不觉得可惜啊?”

    “有什么可惜的?”关彦平道,“我在部队的时候,一个月拿到手是5300多,转到地方,一个月拿到手听说只有4000多块。可是给你们干,我一个月能拿6000块,还不用自己缴税,社保医保也都有,就是少了个公积金。可那点公积金有什么用啊,你看现在咱们市区的房价,全都涨到1万来块了,我听人说,以后还会涨。等我结婚的时候,没个一百万,根本买不起婚房,靠那点公积金,我要攒到什么时候才能娶老婆?所以还不如趁着现在年轻,多赚点工资,等我30来岁了,还能自己开家店,怎么算来钱都比在单位上班要快!”

    “好,有想法……”秦风随口奉承道。

    对于关彦平这种情况,他倒真不知该说些什么。

    两个人扯着闲篇,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新城。

    不远处的前方,东瓯市市政府的崭新大楼就伫立在那儿。

    关彦平稳稳地把车开到大门前,马上就有荷枪实弹的警卫人员跑上前核实身份。

    秦风从窗户里递出邀请函。

    那肩上两杠两星的中年警察检查过后,居然向秦风敬了个礼,然后朝岗亭点了点头。

    护栏缓缓升起,关彦平轻踩油门,大奔缓缓驶入政府大院。

    跟在秦风身后,徐永佳的车子刚好也到了。

    他分明见到秦风坐在前面的车子里,不由微微一笑,对自己的司机道:“我18岁的时候,还连个屁都不知道,前面那个小孩,18岁就进市政府跟市领导一起开会了,这人和人哪,真是没法比。”

    司机很机灵道:“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他路还长着呢,以后能有您一半,就算他成功了。”

    徐永佳哈哈大笑。

    这马屁拍得……有觉悟!(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