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六十章 扬名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新建的东瓯市行政中心面积极大,总占地将近100亩,除四套领导班子各有**的大楼外,还建设有许多具备文化功能和接待功能的综合性大楼。人民礼堂位于行政中心东首偏外的位置,占地面积大概1500平方,虽然仅有两层,但分布其中的众多大型会议室,已经足够应付各种规格的接待会议,按照市里头自我吹嘘的话说,就是最上面的那位来了,也完全撑得住场面。

    礼堂二楼,此时正一片喧闹。

    由于是国庆节,今天来开会的人其实并不多,不过因为一把手和二把手都要出席,所以市委和市府的综合办还有秘书科就不得不全员到齐。刘可安不出意外地又来早了超过一个小时,里里外外关照着,规避着任何一丁点的小差错。

    今天的阵仗其实挺大。

    市里头的媒体,但凡是够资格过来的,完全没一个落下。再加上刘可安和李金农亲自电话联系的《曲江日报》也派了人过来,这场会议一下子就又升了半个格调。

    会场前方,东瓯市电视台已经架起了三脚架,今天晚上的《东瓯新闻》,头条显然已经有了着落。

    漂亮的女主播这会儿正拿着小镜子在补妆,一会儿等领导们发言完毕,还有一个现场问答的环节,身为东瓯市传媒界的一枝花,她主播必须注意上镜时的形象。

    刘可安再一次走进会场,这会儿离会议开始时间,就只剩下半个小时而已。

    会议时后来,陈朝德破天荒的已经到了,要知道,这位市一把手自空降以来,从来没有过一次活动,是提前半个小时就到场的。最早的一回,差不多也就是提前10分钟左右而已。

    “都安排得怎么样了?”朱明远忽然从刘可安身后出现。

    “朱市长。”刘可安先喊了一声,然后很镇定地回答,“差不多了,就等人过来了。”

    朱明远点了点头,又说:“刚才大学城管委会的晓来说他也要过来一下,你前面再加把椅子。”

    刘可安盯着朱明远看了看,心里虽然在骂娘,可脸上却丝毫没有波澜,轻轻点了点头:“好。”

    说着话,随手就抓过一只小科员,吩咐了一句。

    那小科员听完,立马就哀嚎道:“不是吧,座位都排得整整齐齐了,现在桌子来不及搬了啊!”

    “挪一张桌子到下一排就行!”朱明远没干过办公室的活,对这点细枝末节根本不计较。

    但那小科员却为难了,苦着脸说:“朱市长,那样一张桌子孤零零摆在最后面,会很难看的……”

    “怎么难看?让记者别拍进去就行了啊!”朱明远脑子还没转过来。

    却听刘可安笑着道:“朱市长,画面难看是一方面,主要是还是坐在后面的那个人……脸上不好看啊……”

    “哦……对对对!”朱明远这下恍然大悟,然后又问,“坐最后一个的是谁?”

    “螺山镇党委书记。”小科员回答道。

    “哦,秦建业。”托秦风的福,朱明远倒是记住这个名字了,他转过头问刘可安,“老刘,那怎么……变通一下?”

    刘可安不愧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油条,左右看了看,马上有了办法:“让每个报社电视台安排一个人坐在最后排,秦建业就和他们坐一起。”

    “行!”朱明远一口答应。

    这场会议规格这个高,放眼望去全都是厅级、副厅级,就连媒体,最次也都是副处级单位,他秦建业区区一个正科级的家伙,给他安排座位就算给面子了,哪还由得他挑三拣四?

    你特么敢表示委屈试试看?

    刘可安一挥手,整整6排的名牌全都往后挪了一位。

    最后排很快又摆好了一排桌子,铺上红布,摆好茶杯,隔壁办公室的打印机隆隆响起,新的名牌在5分钟内就搞定出炉,插入透明三脚架,放到了应该放的位置。

    刚刚荣升副主编的鲁健波,心怀激动地坐到最后一排的位置上,转头看了眼身边的空位,见上面写着秦建业三个字,心头一阵感慨。

    我艹,那小孩居然把他小叔扶上了这个位置。

    他一定是开了外挂了……

    主席台上,一个办事员最后一次挨个确认话筒的音量,搞定之后,终于在长长的主席桌上,依次摆上了名牌。

    最中间的位置,不用想,自然只能是陈朝德。

    然后按照左尊右卑的潜规则,陈朝德左手边是朱明远,右手边是徐永佳。

    再倒到左手边,是分管工业和发改委的常务副市长蒋鹏飞,最后排在最末位的,是个让所有媒体都感到陌生的名字。

    秦风。

    “谁啊?”

    “新来的领导吗?”

    “不对吧……我听说应该是南乐清啊……”

    十几家媒体的几十号记者在底下嘀咕起来。

    唯有鲁健波面带微笑,一脸本大爷早已洞悉一切的操性。

    ……

    秦风从车里出来后,很可耻地迷了路。

    出了停车场,秦风愣是没能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找到个可以问路的人,逛了好一大圈,才终于依靠着从风中传来的声音,找到了人民礼堂的大门。

    巧的是,秦建业也正好刚到。

    “你也来开会啊?”秦建业见到秦风,脸上满是意外。

    秦风呵呵笑道:“侯总让我过来。”

    “挺好的,多出来见识见识,开开眼界!”秦建业说道,又问秦风,“你现在就是帮侯总做生意对吧?”

    “对。”秦风道。

    “都做些什么啊?”秦建业问道,“做餐饮吗?”

    说着,他又顿了顿,改问道:“他上回办那个婚礼,叫你过去就是谈这件事吧?”

    “是。”秦风点了点头。

    秦建业情真意切地鼓励道:“好好做,人家这是在培养你,平时叫你跑动跑西的,你可别觉得烦。一般人想要这机会,还求都求不过来呢!”

    秦建业对侯总的事迹,其实也就是道听途说,所以他其实根本不明白那场婚礼的意义,只当秦风是走了****运被侯聚义看上,成了人家手下众多小马仔中的一员。

    秦风跟着秦建业快步往二楼走去。

    秦建业看了看表,显得有点匆忙:“差不多要开始了,你要上厕所赶紧去,等下和我坐一起就行了,今天这个会,我怕你连坐的地方都难找。”

    秦风嗯了一声。

    他觉得秦建业这个提醒确实还挺及时的,一场会下来少说也得一个多小时,今天这场合,中途出去放水确实不合适。

    秦风正想着,秦建业忽然又说道:“算了,咱们一起去好了,省得待会儿进进出出,搞得麻烦。”

    秦风无所谓。

    二人从会议室的大门外匆匆路过,径直朝着厕所的方面奔去。

    刘可安正巧见到,对站在身边的朱明远说道:“小秦来了。”

    “哦,时间刚好。”朱明远抬手看了眼表,然后左右看看,没找着人,问道,“他人呢?”

    刘可安道:“我看他往厕所去了。”

    朱明远笑了笑,朝着大门走去,一边说道:“我去等他进来。”

    刘可安嘴角一弯,觉得这市长大人真是可爱得紧,风格之潇洒,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可这种事情,当然不能真的让朱明远亲自去做。

    “朱市长,我来吧。”刘可安快步走到朱明远跟前。

    朱明远想想也是,笑了笑,返身走回主席台上,坐到了陈朝德身边。

    偌大的会议室上,一大群记者眼巴巴地就看着秦风那个位置,想瞧瞧到底是何方神圣。

    没一会儿,秦建业急匆匆地跑进会议室,见到站在门边的刘可安,连忙堆笑道:“刘秘书长。”

    刘可安点了点头,伸手一指秦建业的座位:“你坐那边。”

    秦建业见到自己的名牌,赶紧跑去坐下来,然后左右一看,发现没空位了,正奇怪秦风应该坐哪儿,然后一转头,就发现跟在他后头走进来的秦风,正在和刘可安亲切握手。

    会议室里,所有记者就跟猫闻到腥似的转过来。

    “小秦,今天咱们市里的大媒体都来了,你待会儿要有发言的心理准备啊。”刘可安跟秦风提了个醒,一边往前排走去。

    秦建业满头雾水地盯着跟在刘可安身旁的侄子,眼见秦风径直往最前排的方向走去,直到他走上主席台,秦建业远远地一瞧主席台上的名牌,在看清主席台最右手边的那两个字时,刹那间只觉脑子里轰的一声,头皮瞬间就麻了一大片。

    这特么什么情况?

    这特么怎么可能?!(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