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指点江山(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陈朝德不是没有和年轻人同席过。他官拜一方已经有许多年,每年全|国|两|会期间,他都会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出现先在人民大会堂的分组讨论会议席上。十几年来,他起码也见过十来个比秦风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而那些年轻人说话全都都很有分寸,规矩得让人觉得他们仿佛有着一颗不亚于某些老狐狸的奸猾的心。

    陈朝德不动声色地转头看了秦风一眼,旋即又摆回了正襟危坐的姿势,目不斜视,淡淡然地看着台下一大片脑袋不长毛的无聊风景。他毕竟还算有肚量,虽然并不觉得高兴,但也绝不至于当场把情绪表现出来。而秦风敏锐地注意到陈朝德的动作,转头过去想要跟对方来个眼神交流,却不料陈朝德根本不理会,假装没有看到——他不生气,却不代表会给面子。在陈朝德看来,秦风只不过是个打工的,单说今天能让他坐在这儿,也完全是看在侯聚义的面子上。别说是秦风,就算是南乐清来了,如果敢乱说话,他陈朝德也是这个态度。

    秦风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今天以后,自己怕是要长期夹着尾巴做人了……

    略微停顿,定了定神,秦风干脆豁出去了,直入正题道:“陈书记刚才说了两点,一点是这个光学材料研究基地,将成为东瓯市的新硅谷,为我们的经济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并且起到吸引人才的作用。第二点是借助这次的契机,中心区南部将得到新一轮的大规模开发,大学城、螺山镇、南部工业区还有车站大道以及火车站周边地区,将连接成一片新的城市经济高地。对于这两点,我当然是非常赞同的。”

    底下坐着的老爷们,几乎全都在心里冷笑。

    陈朝德说的话,轮得到你来赞同?

    秦风没有读心术,见下面的人一个两个笑容诡异,知道自己可能又说错了什么话,但这会儿一口唾沫一个钉的,说出的话根本收不回,便也只能按着自己的思路,不管不顾地继续往下说:“陈书记说的这两个点,是站在东瓯市全盘发展的角度来讲,非常高屋建瓴。但事实上,我们公司此次投资建设该项目,除了帮助建设家乡的目的之外,还有着基于产业转型的目的。”

    陈朝德的眼皮微微一抬,转头和朱明远对视了一眼。

    朱明远微微报以一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偌大的会议室里,依然只有秦风一个人的声音。

    “我想大家最近一两年来,一定听说过一个词,叫做信息产业。”秦风不自觉地望向东瓯电视台的摄影机镜头,为缓解紧张情绪,还和站在摄影机旁的赵和佳遥遥凝望了整整两秒钟。赵和佳今年年方二十七岁,正是喜欢小鲜肉的年纪,瞧秦风长相达到6分,自然给出正面反馈,嘴角微微上扬,左脸颊上一个淡淡的小酒窝随之浮现,然后就听秦风接着说了句让所有人都觉着猖狂的话,“但是恐怕在座的人当中,目前还没有一个人已经真正搞清楚,信息产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更别提如何发展信息产业。”

    秦建业远远看着秦风,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觉得自家这个侄子,怕是混不下去了。

    在这么多市领导面前装大尾巴狼,简直找死。

    “很遗憾,由于今天来之前,并没有做特别充分的发言准备,所以在这里,只能简单地跟大家说一说我的个别想法。现在我们对信息产业的理解比较杂乱,有的人说信息产业是工业之后的第三次产业革命的成果,有的说信息产业是工业产业的延续。我想这些说法,各位应该也听说过,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些概念性的理解,对我们的实际经济发展而言,一点用都没有。简单地掌握一个概念,简单地把信息产业和计算机技术等同起来,是非常幼稚、非常落后、非常没有前途的理解。”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秦风慢慢度过了紧张阶段,思路开始预热。

    “我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会问了,光学材料研发基地,和信息产业有什么关系。我的回答是,关系太大了。”秦风自己抛梗自己接,思维开始以飞散的形式扩散,“我从东瓯市目前的经济发展状况来展开说吧。我们东瓯市近两年的经济发展趋势是怎么样的呢?表面上看起来,我们的gdp依然位列全省前列,去年好像是全省第三,甚至超过了甬城,但我们的gdp是怎么来的?旧城改造,大量的现金滚入房地产,是硬生生用钢筋混凝土浇灌出来的。所以近一两年来,东瓯市除了城市面貌得到极大的改观之外,老百姓最大的收获就是大家的房子都涨价了。”

    底下发出一阵笑声。

    赵和佳盯着秦风,美目中多了一丝欣赏。

    不管秦风说的是对是错,能在这种会议中展现出一点幽默感的男人,这年头并不多见。

    秦风继续道:“其实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东瓯市的经济发展,目前正站在一个丁字路口上。一边是美好繁荣的未来,但另一边却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话说到这里,主席台上的三位大领导全都转过了头。

    秦风却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路中,加速作死地继续指点江山道:“城市建设,房地产开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我们带来最大的收益。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所有的钱,或者说绝大多数钱全都投进了楼市,东瓯市的经济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说的这些,和光学材料基地有什么关系吗?”《东瓯都市报》一个年轻的男记者,忍不住打断道。

    秦风立马用极其笃定的语气,飞快回答:“当然有关系,请让我先说完。”然后不等对方接茬,立即接着往下说道:“楼市过热会有什么后果,我给大家做个简短的分析。首先现在谁都知道房价会涨,至于为什么会涨,我想应该没什么人会真的去关心这个原因。所以毫无疑问,市场也不会关心,市场只会追逐利润。试想一下,现在有这么一个情况,你今天以每平方5000块的价钱买下100平方的房子,两个月之后,房价涨到了1万块一平方,你仅仅是买进卖出,跑去房产局过个户,平均个月就能赚到25万。

    各位,市场是没有理智的,这么容易赚钱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但凡是手里有点闲钱,或者胆子大的,都会把钱往这个坑里砸。所以房价升得越快,往里面投钱的人就会越多,大量的社会资本,会助长房价的二次、三次乃至四次、五次的抬升,到最后,东瓯市的平均房价,最高可能会被炒到每平方2万以上。大家想想看啊,到那个时候,一间普普通通的,毫无附加价值可言的60平方的老房子,它至少能卖到120万。但是……谁会买呢?”

    全场没人说话。

    秦风继续自言自语。

    “大家可能觉得我这是危言耸听了。但是我还有更危言耸听的。

    在以上我所说的这个过程中,投入资金最多的,很可能会是我们的民营企业。我们的企业完全有可能凭借自身信誉,从银行获得高额的贷款,然后拿来炒房。如果大家觉得不相信,等下了会,马上就可以去打听打听,现在是不是已经有企业在这么干了。一家企业这么做,当然没问题,追求利润嘛!但问题是,如果所有的企业都有这个苗头,那情况就严重了。

    就像刚才我说的,等房价高到一定的程度,谁会买呢?如果没有人接盘,企业的资金就会断在楼市里。一旦企业资金链条断掉,第一个倒霉的,不用说肯定就是企业自身。然后接下来第二个,也不用说,当然是银行。可第三个倒霉的,那就麻烦了,正是我们的政府。社会资本被楼市套牢,必然导致制造业整体萧条,政府收不上税,直接影响财政。

    而到时候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里。因为企业向银行贷款,必然会导致大量的担保关系产生,一家产能落后的企业死在楼市里,可能就需要一家甚至数家优质企业给它垫背。到时候,在政府财政已经无能为力的情况下,财政很可能还要反过来为企业输血,因为企业更不能倒,企业倒了,银行的坏账就永远都填不上。

    那么如果事情真发展到那一步,东瓯市的经济会变成什么样呢?首先是地产泡沫挤不掉,房价居高不下,并且带动物价升高;第二是地方财政吃紧,市政建设全面止步,gdp也会出现倒退;第三是老百姓赚的少、花的多,前期靠炒房发财的,早就去国外潇洒了,留下一群没钱的人来给他们擦屁股,穷的越穷,更加拖政府财政的后腿。”

    此时此刻,底下的领导们已经听懵|逼了。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觉得秦风的这套理论是歪理邪说,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这小屁孩的嘴皮子是真特么溜啊……

    “那照你这么说,我们搞城市建设还搞错了?”主席台上蒋鹏飞忽然开口。

    却见秦风微微一笑,说道:“搞城市建设,当然不会有错。我的意思是……我们集团之所以要投资光学材料研究基地这个项目,正是因为看到单纯的炒房,是镜中月水中花,如果地产项目缺少功能性,那么投进去的钱越多,对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就越不利。”

    蒋鹏飞也笑了,但笑得很硬,问了个让底下秦建业心头猛地一跳的问题:“那你觉得,怎么样发展,才叫正确的可持续发展呢?”

    分管经济的副市长,显然怒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