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指点江山(中)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蒋鹏飞隔着中间三个席位,语气充满质疑,眼神更是犀利到可以抛开词义本身地用虎视眈眈来形容。而陈朝德和朱明远,此时也有意无意地多看了秦风几眼。

    东瓯市这一届领导班子的政治任务很明确,概括起来总共就一个字:拆。东瓯市的旧城改造已然进入到收尾阶段,城市再想进一步发展,就不得不继续往四周扩展,南向的新城建设计划,往西的乡镇转升街道,光是中心区一地,东瓯市就制定了极为凶猛的建设任务。所以东瓯市今年以来的诸如什么五年规划、重点项目,其实全都是围绕拆迁在干活,而套在这个拆迁大战略上的名目,自然就是房地产。

    秦风一番话,几乎是正对着这一届领导班子的脸,来了一整套的降龙十八掌外加一遍全国第八套广播体操。换在古代,丫这会儿估计已经被关进小黑屋,然后等着知府大人上报朝廷说此地有人妖言惑众、扰乱朝纲,然后上头接报后分分钟下旨给他来个押解上京秋后斩首示众。

    但是好还,秦风生在现代。

    而现代人最特么喜欢玩言|论|自|由这套立牌坊的把戏了。

    现场媒体记者太多,虽然都是官媒,但也不能真把人家当鹰犬,更何况,这会儿省里的媒体也来了俩,陈朝德就更加心有顾忌。

    秦风就没这么多想法,尚不知自己已经动了全市十几万吃皇粮的人的蛋糕的他,继续以一种侃大山的姿态,正儿八经地回答蒋鹏飞的问题,滔滔不绝道:“事实上,我们东瓯投资集团公司最初的战略方向,也是以投资性房地产为主,但在经过充分的论证后,我们发现这条路势必会越走越难,越走越窄,因为房地产泡沫这个因素,不是个别企业力量和政府力量可以控制的。等到泡沫被戳破的那天,所有人都是输家。而这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丁字路口一侧,看似繁花似锦,实则万丈深渊的那条路。”

    秦风说着,稍微停顿了一下。

    他的心里其实还有后半句——这条路当然可以走,以东欧投资集团的立场,完全可以利用庞大的资金流,先赚它一笔快钱,然后马上退市。至于后面跟进的傻|逼,死不死其实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不过这种话,当然是不能说的。

    蒋鹏飞眼珠不自觉地转动了两下,他好歹做了这么多年经济工作,起码的业务素质和理论水平还是绝对够高的。秦风的话,不能说全对,但某些个点,确实值得思考。而唯一让他觉得不爽的,其实也就是那句“经过充分的论证后”——说得好像是市里的论证水平不行,他们当领导的各个都是吃白饭的似的。

    可就在这时,秦风忽然话锋一转,很诡异地似乎又和市里的建设思路走到了同一条道上。

    “我们姑且这条充满危险和诱惑的路,看作左边的路,这条路的名字就叫做投资性房地产。我们放弃了这条左边的路,而选择了右边的路。那么右边的路叫什么呢?”秦风很来劲地竖起了一个指头,自嗨得不亦乐乎,“这条路叫产业型地产。什么叫产业型地产,很简单,投资性地产通过出租和售卖盈利,就是建完之后,甩手扔给别人,价高者得。产业型地产,就是建完之后握在自己手里,利用空间土地资源和市场品牌资源,持续输出价值,通俗的讲,就是办工厂、办养殖场,搞实业……”

    “在市区搞养殖?”坐在底下的市发改委主任莫泰冲表示不能忍了,粗暴地喊出声来,并十分认真地用看傻|逼的目光看着秦风。

    许多人也都跟着互相嘀咕起来。

    秦风却微微一笑,马上附和道:“莫主任说得很对,市中心,是搞不了这些的。所以我们的战略方向,就不得不跟着转个弯。”

    莫泰冲暂时收声,但依然直勾勾地盯着秦风。

    秦风朗声道:“正如大家所想的,我们现有的城区面积和城市规划方向,注定了市中心的产业型地产,不可能再像几十年前那样,通过经营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来实现发展。所以——东瓯投资集团公司,将目光锁定在了第三产业和新兴产业。我们的产业型地产战略,将以发展娱乐文化产业、休闲旅游产业为主,同时通过进军科技行业,在地产实业的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总部经济和楼宇经济,也就是大家近年来一直说的那个词,cbd,城市经济中心。”

    秦风说到这里,忽然转过头来,朝着自己左手边的三位大领导从容一笑:“所以,东瓯投资集团公司,将会以最大的力度,支持我们东瓯市的城市开发,市中心扩展到哪里,我们的广场和总部,就会修到哪里。”

    这牛逼吹得响,陈朝德听得眼睛一亮,脑子里瞬间脑补出一幅东瓯市修满高楼大厦时的俯瞰景观图,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笔钱还不用财政来出,甚至通过工程项目,市里的财政收入还能提高一大截,至于gdp,绝对高得飞起啊!

    “好。”陈朝德一看原来侯老板这么给面子,立马就不管什么狗屁的投资型还是产业型了,直接拍了拍手,沉声打断道,“秦顾问刚才说的这些话,让我感觉很有收获,既提到了社会盲目追求房地产利润可能造成的影响,也为东瓯市的建设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秦顾问说得很对,民营资本只有顺着党和政府的工作方向,顾全大局,放眼长远,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底下一大片人脑子又死机了。

    搞什么?

    分分钟三两句话就逆转形势,一张嘴说死一座城啊?

    《曲江日报》的安靖饶有兴趣地来回在秦风和陈朝德之间看了看,嘴角微微上扬。

    都说东瓯市是风水宝地、人杰地灵,可这些年来,却愣是没见出过几个能名噪天下的人才,不过眼前这位,倒是有点意思。

    陈朝德一番话说完,秦风还以为自己的发言可以就此打住了,却不想老大居然又给了他一次接着扯淡的机会,淡淡道:“秦顾问,你继续讲。”

    秦风颇为错愕,旋即连忙点头道:“好。”(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