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六十五章 捧杀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半个小时后,大老爷们鱼贯从会议室的大门出来。陈朝德完全出于侯聚义的面子,跟秦风握了握手,然后沿着和秦风相反的方向,眨眼工夫就消失在了四通八达的大楼深处。记者们则几乎全都被留在了里头。刚刚过去的记者问答环节,匆忙得任谁都能看得出是在走过场。现场举手的人不少,但拿到话筒的一共就三个人。年纪轻轻,提的问题简直是废话,朱明远和蒋鹏飞的回答更是官方得说了和没说一样。秦风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单靠想象力也猜得出来,那三问三答,绝逼是事先就安排好的。至于那些更多的,想向秦风提问的记者,自然很理所当然地半句发言权都没捞到。这让本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刷一下存在感的鲁健波同志非常郁闷。

    秦风从会场里出来的时候,宣传部的李金农已经走上主席台,占据了最中间的位置。

    关于今天的这场会议,主要还是得把重点放在东瓯市成立光学材料研究中心这个方向上,至于到底是谁投资,谁立项,谁掌舵,这些都特么不要紧。尤其对于东瓯投资集团公司这个主体,市里头一开始的想法就很明确——坚决不能摆到明面上做宣传。请不请侯老板的人是一回事,说不说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今天这场会议的报道尺度,必须跟这群记者们掰开了说清楚。政治敏感性之强,只叫秦风这只菜鸟叹服。

    许是为了避嫌,又或者根本是没把秦风当回事,市里的领导们全部都走得非常快。

    不一会儿,秦风身边就只剩下了秦建业一个人。

    “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学来的啊?一套一套的,改天上我家去,给阿淼也讲讲课。”秦建业现在是完全搞不清秦风到底是怎么个状况了,索性用和以往没什么区别的态度来对待。

    反正他不在乎秦风对他怎么看,就算翻了天,他也还是秦风的亲叔叔。

    更何况,他现在再不济也是螺山镇的党委书记,堂堂正科级干部,在东瓯市这么巴掌大的地方,他可以对个别人保持忌惮,但秦风绝不在这份“一见面就需要点头哈腰”的名单中。

    “随口说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还不就是高考的那点东西,活学活用嘛!”秦风很敷衍,然后拿出手机,给关彦平打了个电话。

    秦建业见状,也跟个小孩子似的要攀比,等秦风打完,他也来一个,声音说得震天响,生怕人家不知道他秦书记也有司机似的。

    秦风心道秦建业这辈子算是到头了。

    他显然已经成功地达到了人生的膨胀点,再胀下去,要么死,要么死,要么还是死……

    秦建业吼完没过几秒钟,两个人身后就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

    “秦风先生!”高跟鞋的鞋跟哐哐作响点着大理石地板。

    秦风和秦建业停下脚步,转身一看,就见两个ol打扮的中年女人飞快走上前来。

    安靖走到秦风跟前,递上来一张名片,说话的语速就跟机关枪似的:“秦先生你好,我是《曲江日报》的记者安靖,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

    秦风扫了名片一眼,见到上面高级记者四个字,立马起了敬重之心,忙客气地微笑道:“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我对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很有兴趣,不过总觉得你还有很多话没说完似的,我想给你做个专访,可以吗?”安靖问道。

    秦风先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安靖,以及站在她身旁的——应该是助手。

    安靖年纪大概在35岁左右,模样不算漂亮,气质上也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但至少看着不讨厌,按照他的给分标准,可以打5分。反倒是她的助手,年纪大概要比她小上10岁左右,青春靓丽,放在哪儿都是班花级别的存在,就算是秦风每天和苏糖待在一起,也觉得这姑娘长得挺可爱。

    用纯爷们儿的思维方式完成了最初的印象设定后,秦风才回答道:“刚才可以说的,基本上都已经说了,专访就没有必要了。”

    “那我能再问你几个简单的问题吗?”安靖没有要放过秦风的意思。

    秦风一边往前走,一边打着太极回答道:“你先问问看。”

    安靖不由多看了秦风一眼——刚才在会议厅里看他口无遮拦,还当很容易就能从他嘴里挖出东西来,可这会儿才出了门,这小子又莫名其妙就变成了一只老狐狸,频道换得太快,做人简直不讲原则。她在心里吐槽了一阵,然后笑道:“那我先问一个,你应该不需要隐瞒的问题吧!能请问一下你的年龄吗?”

    秦风忍不住微微一笑,反问道:“请问你问这个干嘛?”

    “就是好奇。”安靖道,“我目测你年纪应该不大,能当上这么大一个集团的高级顾问,应该是有某方面的特长吧?东瓯投资集团公司前几天在杭城成立时的发布会我也去了,我听说你们集团的实际控股人不是南先生,而是另一位姓关的女董事,请问是这样的吗?”

    秦风看出来了,这位大记者明显是有备而来。

    他笑了笑,回答道:“关于我们公司内部的构架,我其实也不怎么清楚。目前我在集团里的工作,就是提供一些理论上的支持。能做这份工作,也不是我水平高不高的问题,关键还在于老板的信任。”

    安靖马上问道:“你的老板是南总吗?”

    秦风答非所问地回答:“南总给我配了专车和司机。”

    安靖牙痒痒地心里直喊“阿西吧”。

    一路鬼扯着下了楼,从礼堂大门外高高的阶梯上走下去,秦建业和秦风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

    这时,一直装透明并且一路偷瞄安靖那个美女助手的秦建业,才拍了拍秦风的肩膀,天晓得是不是故意地说了句:“小风,我先走了,你有空来我家坐坐,你婶婶老念叨你呢。”

    秦风眉头一蹙。

    安靖立马反应过来,感情身边这个老男人,原来不是秦风的跟班!

    她一开始还当秦建业是东瓯投资集团公司给秦风安排的助理之类的人物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安靖果断缠上了秦建业。

    秦建业呵呵一笑:“我是他小叔。”

    “小叔?”饶是安靖从业经验丰富无比,也被这个诡异的答案弄傻了。

    在市政府开会,小叔陪着一起来?

    什么逻辑?

    东瓯市这种级别的会议,门槛什么时候变这么低了?居然还能带家属?

    可她正奇怪着,却听秦建业解释道:“我是螺山镇的镇党委书记,今天凑巧,也过来开会。”

    “哦……这么巧啊……”安靖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秦风一瞧这情况,就知道自己的底细是免不了要被秦建业捅出去了,干脆也不拦了,反正想来也不至于闹出什么幺蛾子,跟秦建业到了个别,径直就朝自己的大奔走过去。

    安靖这女人是绝对的目标导向,紧跟着秦建业,进了他的车。

    秦风坐回车里,看着秦建业的车子慢慢开远后,才对关彦平道:“走吧,回家了。”

    “好咧!”关彦平发动车子,把油门一踩,一边熟练地调转车头,一边问八卦道,“刚才你身边那人是谁啊?居然敢跟你勾肩搭背的。”

    秦风笑道:“我算哪根葱,人家干嘛不敢跟我勾肩搭背?”

    “唉,老板,这就不是我说你了。”关彦平满脸认真道,“做人哪,最怕的就是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另一种就是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你想想,咱们南总,怎么的也是和市领导一起吃饭喝酒"zhao xiao jie"的人物,你就算比南总低一级,那少说也是和区领导一个吃饭喝酒"zhao xiao jie"……”

    秦风很平静道:“滚。”

    关彦平呵呵傻乐,问道:“你没找过小姐啊?”

    秦风面部表情,懒得回答。

    关彦平点了点头,转入碎碎念模式:“也是,老板娘那么漂亮,再出去"zhao xiao jie"肯定得遭天打雷劈……”

    秦风仰头往后一靠,心想南乐清应该是打一开始就看他不爽了。

    先是把关彦平这货拉来给他当司机,且不说平哥的既往史有多敏感,光是他这张嘴,就能把人活活烦死。然后今天,又把他推到了媒体跟前。

    打算把我捧杀了吗?

    秦风脑子里飘过这么个念头,再仔细一琢磨,居然真的还觉得挺说得过去。

    “老板,我觉得你家的那个小区,是不是档次稍微低了点,跟你的身份不符啊。你们啊,就是做人太低调,有钱就花嘛!又不像我,我那是真买不起房子……”耳旁关彦平的魔音,完全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平哥,稍微让我安静一下可以吗?”秦风打着商量问道。

    “当然可以!”关彦平一口答应,然后毫无觉悟地放起了歌,“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秦风暗暗叹了口气,刚绝望地闭上眼睛,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

    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等它响了足足七八声,才慢慢接通。

    “请问是秦风先生吗?”

    “是我。”

    “你好,我叫张德佳,是中心区工商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我们想邀请你加入我们区工商联,请问方便抽空见个面吗?”

    秦风略表惊讶地眨了眨眼,脑子卡了2秒,然后回答道:“那就明天吧。”

    “行,那就不打扰了,明天见。”张德佳挂了电话。

    秦风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别说他刚才在会上有多牛逼,但事实上呢,他现在手头上一共就俩产业。

    一间烤串店,外加半间面馆,目前看来,秦建国还明摆着就要闹独|立了。

    可偏偏就这点资本,区工商联居然找上门来了,要说没人到处漏自己的底,秦风真是打死都不信。(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